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又摘葡萄红(小说)  

2008-12-16 23:10:2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又摘葡萄红

                                                                           飘零公子

 

                                                                            (一)

                                                                         酸涩的记忆

 

大概,没有人不爱葡萄,故世上才有了“吃不到葡萄……”的名句来。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自小淘气,偷摘幼儿园葡萄廊上未熟的葡萄让园工发现,免不了被告状到周末来接送的爹妈处。至今,还留下他在广东吃青葡萄的那份酸涩的记忆。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

                                                                     阳台上的那架葡萄

 

日本的旧木屋是以榻榻米的帖数来计量面积的大小的。

东京的榻榻米比日本关西地方的更小,一张大概也只有一点七平方米左右。洪军从三帖半的窝居搬到了现在大了一倍,多了个阳台的洋式寓所后,略感到能转过些身子来了。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不过,也仅此而已。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数年前,他在阳台上栽下了一架葡萄,还养了几对金鱼,外带一只手心般大的巴西龟,几盆花花草草,加上时不时溜进来的蚊子、塘蝞、草蜢什么的,毅然也算是个陆、海、空三军的“洪总司令”了。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在工作和研究之余摆弄牠们一下,回味儿时的痴爱,也权当作是心情调剂之物用。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因为,“文革”前后的那个年代,洪军书没好好地读多少,先是“红小兵”,后是“红卫兵”,一会儿是“主义兵”阵营;一会儿是“思想兵”阵营,常常流着两行鼻涕跟着那时时变换的大王旗净瞎闹腾。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其后,“文革”不再“大串联”,不再“文攻武斗”了,他又去捣腾些什么:花鸟鱼虫呀啊捞鱼摸虾呀啊掏雀窝斗蟀子呀啊拚纸鸢赢烟盒呀啊赌铜铝打鸟射棋呀啊,乃至打架斗殴等等,可谓是无所不事,无所不敬……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三)

                                                                    捞起的尸首便埋入根下

 

葡萄的苗幼,买来时仅挂着一串青果。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是广东出来的。老广好食,正因为有了那串挂果,才撩起了他对来年果满枝头的憧憬。一个贪吃“摇果树”的念想,促使洪军花大价钱把她抱回了家。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自然是精心呵护--施肥除虫,祛鸦赶雀。

每次的疾风暴雨过后,恒例是修枝固架,总是见他不亦忙乎。

洪军自小养金鱼就常死。这回,每每捞起一尸便埋入葡萄根下,然后再上宠物店去按公母配对补上一尾。一年下来,他少说也埋没了十条八条的金鱼儿。牠们全都安息在洪军自家的葡萄藤下。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四)

                                                              那年的收成被糟踏得一塌糊涂

 

第二年,葡萄抽穗扬花,结出一小粒儿一小粒儿的小蛋蛋、青豆豆似的串串儿来。洪军甭提那高兴劲儿了。

他孩提时也栽过葡萄,不知是因为环境,抑或是爱心不够,总之,从来没结过果。今个儿看得见摸得着的青青果子,实在令他心动不已和喜出望外。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葡萄一天天见长。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蝴蝶儿来了――留下一条条胖乎乎、肥哝哝、花斑斑的肉虫儿,嚼你洪军的嫩叶没商量。

黄蜂来了――蜇你葡萄,在枝秆上撒卵不用看你洪军的脸色。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乌鸦麻雀来了――不熟的不叼。一只撒野还不够,还班来全员家族,边啄边还吱哇乱叫。你来牠遁,你走牠再,偏跟洪军你丫过不去。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哎,这美国也有乌鸦,那是些小而乖巧,畏畏缩缩躲你远远的黑鸟。殊不知这狗日的日本乌鸦比那老美的乌鸦更黑,更凶暴,更奸诈!”洪军心想。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住的这一带有两万多羽乌鸦。牠们岂止只会填石饮水这么简单,还会将抢到的美食先寄存在他人找不着的阳台上,然后再慢慢享用;还能把银杏,板栗等带硬壳的食物放到铁轨上,让火车帮碾碎后再吃。前阵子还把他阳台上的金属衣架叼走了十多个去筑巢。“嘿,简直就是在跟日本人一同进化着呐!”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那年的收成,硬是被糟踏得一塌糊涂。哪还有点“巨峰”的模样,只剩下了没几颗,连虫鸟也不食,酸瘪葡萄的皮囊,让学校研究科里的同学没少讥笑了他一番。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想想如此地付出,竟落得个惨不忍睹的收场,洪军实在伤心了一回,他不得不自叹道:“人世间又何尝不是时常如此的呢?!”

仅此聊以自慰而已,而已。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五)

                                                                      像捧着个宝贝蛋似的

 

洪军对这株葡萄,是岁岁的企盼,是年年的失落。

耶,您还别说,洪军他还真是傻冒一根筋,岁岁痴心不改,年年虽败尤荣。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俗话说:“天道酬勤”。总算是上苍有眼,洪军在前年收获了紫红硕大的八串巨峰葡萄。他免不了像捧着个宝贝蛋似的,说是在阳台上瞅了又瞅,呆呆地独自欢喜了好一阵子。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六)

                                                                       这臭显的德性

 

洪军收获的葡萄他自个儿还舍不得先吃,把上好的挑出来搁雪柜里冷藏后,待回校研究命题发表日的那天再与研究科里的同学们分享。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他这臭显的德性,满足在同学们眉宇中的那一惊一喜的表情流露;欢欣在私底下偷偷倾慕着的那个南昌妹子笑意的脸上。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也知道,他那葡萄不如市面上售的中看,也不如他家乡卖的好吃。不仅不如,而且是大大地不如。况且,分果果时也只能一人分给一、两粒。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诚而,毕竟是远在异国他乡;毕竟是一大老爷儿们;毕竟是半个读书人;毕竟是经年辛劳后微薄地收获;毕竟是为了这一片绿荫而在“读研”期间再在另一处攻读“日本树医”资格的课程。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七)

                                                                   已长成为一位美妇人了

 

不久,洪军的龟跑了,鱼也死光了。他不再迷恋众花芯,不再穷嘚瑟,只是专情于那架葡萄藤上。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今年的葡萄洪军自冬眠后便早早地着手修整起来。

虽然已没了金鱼们魂灵的庇护,也不见有风调雨顺的气象,乌鸦袭来时仍铺天盖地,但洪军已是修炼成身经百战,黑白通吃的老兵了。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他那特别宠爱的葡萄也似乎更有灵性了许多;也似乎更能沟通了许多;也似乎更根深叶茂与坚强了许多;也似乎由过去的一小小丫,待不经意的男人再蓦然回首时已长成为了一位端淑贤雅又妩媚艳丽、娇娇模样的美妇人了。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正当葡萄花开花落,结子成串那初夏的当儿,国内有事,洪军不得不启程赶回。

出发的那天早晨,阵阵斜刮着风雨,洪军愣在葡萄架前踌躇了良久:“这个把月谁为您浇水谁替您捉虫谁帮您驱鸦赶鸟谁和您灌米汤谁给您……”他自言自语地对着葡萄藤,像是对着别离的爱妻似地絮絮叨叨的说着。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唯有再次托付上天,祈求和风细雨,且让那葡萄藤渡过那个把月的,无人关爱,无人呵护,无人欣赏的漫漫酷暑。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八)

                                                            只留下十三粒半青红参杂的葡萄

 

一个多月后,洪军返回到那处处似家,又处处无家的东京下榻处。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首先要做的,便是察看他那魂牵梦萦的那一棵绿藤葡萄。

洪军推开窗门,只听“扑嗤”,又“呼~”的一片声响,只见一对老鸦加上一群麻雀挥翅逃去。

他低头一看,但见阳台周边到处是被强暴过的,丢弃下来的葡萄皮和排泄物。那对羽毛黢黑锃亮的乌鸦夫妻仍赖在不远处的电线上,肆无忌惮地窥视和睥睨着自己,仿佛还想寻找机会再来施虐。那一眨不眨的眸子里分明是燃烧着仇恨,分明在说牠们才是这株葡萄的守望者,洪军倒是入侵的贼。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要不是牠们知道斗不过洪军这个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中国人,恐怕非得跟他干一场人鸦大战不成!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不知是老天有眼,还是葡萄的坚毅,她不单挺了过来,还长得枝繁叶茂。

看得出来,那年她还结了不老少的葡萄串儿。可是,因洪军的不在,因黑鸦的无情,仅遗留下包括长的小不点的一颗在内两串青红参杂的葡萄,算算也只剩下十三粒半了。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不做二不休,洪军立马做了两个通气透风的纸袋套在了那两串罹难获救的葡萄串上,一来防蜂虫,二来挡鸦雀。他还隔三差五地往里头瞄上一眼变化着的袋里乾坤。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有了人气,有了肥水,有了恩情,劫后余生的葡萄自然也灵泄不同。她们都长得胀卜卜、肥嘟嘟、圆不隆咚、紫红相间地,总之,煞是好看。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洪军葡萄的表面还披盖了一层轻薄的,粉黛一般的白霜,告示着她们仍然是未被人间染指过,仍旧是玉洁冰清的身子。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九)

                                                         已分不清哪是天上,哪是人间的葡萄来

 

数周后,洪军决意在自己生日的那天采摘这两串天地恩赐给他的礼物——红葡萄。尽管学业已经结束,中国籍的同学也已嫁人的嫁人,就职的就职,回国的回国,都早已四处散去了。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他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剪下这两串共十三粒半的葡萄,冰镇后才慢慢地放入嘴中……

随着葡萄在他的舌尖与牙床之间厮磨转动,“嘎嗤”的清脆一声咬将下去,洪军口腔内顿时溢满了冰凉的葡萄汁水……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那般酸甜甘美,那等无穷惬意中,一串串葡萄坠儿般的浮想,也随之在洪军的脑海里油然而至;一段段散落并已渐渐褪色,镌刻在洪军岁月记痕里的回忆也随着味觉翩翩而来--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从童年时代的顽皮捣蛋,到花前月下的亢奋激情,再到床笫之间的缱绻缠绵:那曾爱过曾含过曾吸过曾亲过曾嘬过曾捂过曾捻过曾揉过曾拽过曾咬过曾拱过曾偎过曾摇过曾舔过曾拉过曾揪过曾拍过曾啃过曾弹过的两颗粉色“葡萄”也在洪军的眼前若隐若现起来……

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嘴巴里和脑子里已分不清哪是天上的葡萄,哪是人间的葡萄来了……

【原创】又摘葡萄红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零零五年中秋草于东京

 

补记:   

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又摘葡萄红》与《又闻桂花香》、《又见彼岸花》合为“三又”,为在日生活三昧的三篇。                                                                           

  评论这张
 
阅读(1196)| 评论(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