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2008-12-30 23:32:2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新 的 和 旧 的

                                                                           一

我终于把它给扔了。

这双已跟了我十五个年头的“三接头教官式”,带网状编织的,春秋穿的中国皮鞋。

本来,它还能再穿些日子的,只是因为前阵子我又添了双近年来流行的,春秋装的新皮鞋。


十多年来,我总是细心地照料着这双鞋子。偶尔穿穿,也总会把它擦得铮亮的。每逢雨天穿过,都要用电吹风弄干后,涂上鞋蜡,再塞入旧报纸。到了冬季,还会仔细地打上两层鞋油,个把月左右再追加重擦一遍……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可现在是旧的还在,新的已来。屋子狭隘的空间里又容不下这旧的。

“咋办?”我必须在新旧之间作出抉择。

“除老纳新”的念头一闪过,我马上觉得自己有点像似个喜新厌旧的负心郎。

什么东西厮跟着一块儿待久了,总会生出点情来的。有些事和物在别人眼里那怕是那么地微不足道,那么地又丑又不值钱的破玩意儿,时时也会有“敝帚自珍”般地盲恋的。


要真的甩掉这双旧鞋,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割舍不开,有点眷恋和茫然的。不过,这种心情又很快就被穿上新鞋子时,那美不癫癫的兴奋所代替。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扔掉教官鞋的那个夜晚,无月,无风,无星,无声。我没把它们放进垃圾袋子里,只是平平正正地摆在了楼下垃圾桶的顶头,私念里在想,天明出门时最后再看它俩一眼。我将两只鞋子的鞋带绑在了一起。想到它们十多年来如同雄雌一对的伴侣,始终形影不离,明天即便是送进了垃圾山,也能让它们再厮守在一块儿……

记得,离开垃圾场的一刹那间,心里是“咯登”了一下的,仿佛是有一股悲凉与失落的撞击感掠过了心头。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

我想起了家里的一只又厚,又重,又黑,加热又慢的生铁锅。

据说,这只铁锅在我还没轮回转世时就有了。直到我前阵子回国探亲时见它还在用着。几十年来,我们兄弟们老看它不顺眼,没少向父母嘟哝要将它扔了,再换只新的,轻薄点的,可爱一些的。但父亲每次都只是说:“好好的,扔它干嘛。”他始终没有放弃它。虽然,后来咱家又买了好几只新式样的炒锅,可那只老锅依旧摆放在厨房最显眼的锅台上。

今时今日的现在,我似乎明白点了:父辈对那只跟着他们转战南北快半个世纪的,抚育过我们一家数口人的这只老锅是注满了深深地温情和眷意的。

而我们,一帮子做儿女的却不懂得父母的心思和感受。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又想起了当年的台湾歌人侯先生。

侯桑只身投靠大陆,在京城遇上了当时年仅十几岁的小程L。侯程俩性相吸,和唱出《新鞋子,旧鞋子》的词曲。想到侯的“旧鞋于”仍在台湾,老情未了,但“新鞋子”却穿在了脚上,旧情新韵教人听了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侯桑是属于望着这山的“旧鞋”不弃,那山的“新鞋”却也想要的那町人。

果然,日后当“新鞋子”弃他奔法美;他举着双手从天安门洞里爬出来,给中共公安撂在海峡之间的波峰浪涛之上……

他老人家闭上嘴巴不再唱了,回到“旧鞋子”身边的台北,又不得不转辗西域,做起金一般地沉默来。

而我,正好是缺少这份灵动善变的心眼:割断了旧的,却又没把握住新的。

   

我还想起了一对来自大陆的恋人。

他们在东京整整同栖了五年。

一天,来自上海滩的男人说,他要和一日本妇人结婚了;来自东北的女人三十有五,青春不再,自然是伤透了心。男的跪在女的面前发誓,说他全是为了她好,他的结婚是假的。他会与那日本女人生个孩子,完后尽快拿到日本的“永住”签证,然后离婚,再来娶她。男的还要女的千万别嫁人,等着他。他还恳求她每周和他幽会一、两次……女人心软,受不了男人的眼泪,全信了,虔诚地盼待着与他穿婚纱的那一天。

这小赤佬也是“旧鞋子”仍穿在脚上,“新鞋子”却已抱在怀里,感觉不要太爽了!

听到这事儿后当时我直起鸡皮疙瘩,只想大喊:老弟,你小子好嘢!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三

我的新鞋子是在日本关西地区刑务所(监狱)举办的,“新生制品集市”上购得的。只因为是日本的囚人所造,故我也想图个便宜。再且,我看它人模狗样地还蛮潇洒似的,就买了。

没想到,这双“囚鞋”才穿了两小时末到,左脚的鞋底就裂成了三段,后跟也蹭去了一大块:右脚的那只同样是岌岌可危。如此短命的鞋子,我想,连温州的鞋贩们恐怕都要瞪大眼睛吧?!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先前一阵子,美国大爷似乎对中国犯人生产的输美制品很不以为然过。我本也想找日本的典狱长讨个说法去,看看中国的乌鸦与日本的乌鸦到底谁更黑。可转念又想,“监狱”和“地狱”仅一字之差,那堵高墙内外又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我能说得清吗?!翻过一句话来说:谁下地狱?他不下地狱!

日本拥有许多一次性使用商品的发明专利。都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伟大嘀,勇敢嘀;而第一个穿日本一次性皮鞋的中国留学生的我,不谛是只伟大勇敢的“马鹿”吧?!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四

我只好把它给扔了。

这双只跟了我一个半钟头的“懒汉式”,带网状编织的,春秋穿的日本皮鞋。

我曾试着拿去修一修,一打听,修理费用是这双鞋的两倍多,我只好死了这份心思。一念之差呀差之一念,你、你、你使我抛弃了旧的同时,又拥抱不到新的。


在扔掉这对破鞋时,我记起了江浙妇人把月月来,年年有的女性生理称做“老朋友”、“好朋友”,叫得那样亲切和富有人情味,大概他们喜新念旧;而广东女人却叫把周期性烦恼叫作“大姨妈”、 “来倒霉”、“洪水泛滥”,等等,叫得那样讨厌,那样绝情,那样充满恐惧感。或许,她们是恶新厌旧……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突然悟到:要更应珍惜和对待旧的与已存在着的;要更应审慎和对待新的与刚刚得到的。

 

 

                                                                               一九九五年五月于东京完稿

                                                                               二零零五年深冬于东京重誊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附:新补丁文

        1983年,为寻找音乐创作的源泉,侯德健只身来到中国大陆。随着《龙的传人》在大陆流行,他很快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歌手,并且陆续推出了《新鞋子旧鞋子》等歌曲。侯德健到大陆之前,在台已有妻小,到大陆后,便和大陆知名歌手程L相恋。
         这一年,宝岛红人侯桑拿到了北京市居民户口簿,还分配到了一套三间单元的住宅房。王昆团长讲话,欢迎侯参加东方歌舞团的工作。
         87年夏,程L从广州回到北京,召集记者开招待会,高调宣布要与侯桑结婚。由于侯先生无法拿到台湾方面的正式离婚证明,他俩结婚登记的事就这样搁置下来。后来的侯程分手,倒省却了法律上的诸多麻烦。
         侯在80年代末因政治等原因,以及与程的恋情而成为了当时的新闻人物。90年,侯在“认罪”后被大陆的一条“渔船”搁在了台海上。在台湾上岸时他双手举过头,表明自己已走投无路与两岸背叛的身份。此后,他无奈地远走他乡纽西兰,并自诩开始研究《易经》,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外。
        侯桑与程L分手之后,经朋友介绍,又认识了小他十三岁,来自大陆学护理的孙Y梅。
        侯常说他始终是个过客:“小时候,父亲告诉我我是四川巫山人,但我生在台湾,住在眷村。我说自己是台湾人,同伴们说你明明是外省人。来了大陆,你们说我是台胞。等再回台湾,我成了大陆的偷渡客。现在我又回来了,拿的是新西兰护照,大家管我叫外籍华人。”
        2011年,沉寂多年后得到中国政府允许重返大陆的侯DJ与他人合作在北京鸟巢登台,翻唱其昔日作品《龙的传人》,这也是他22年后再次在大陆开演唱会。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当时的统战重点对象)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侯桑的风水学)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两三年前的侯桑)

        程L也因89年的那场政治大潮而撤走到了海外。90 年经法国赴美。95 年,在“家门口”的香港与音乐人黄沾先生合作,倾力高调推出专辑《回家》,向香江彼岸以示臣服、回归的表白之意。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夫婿)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鼻子等五官长得“原生态”的女儿还没有达到母亲整容的年龄)

       80年代中后期,在广州出道的程L和侯DJ同居生活在一起,在广州大沙头的东湖新村购置了商品房。侯程在一帮朋友看来,两人并不合适。程桑当时的文化程度只有小学,做事又很绝。侯常常送出去的东西,据说后来多半被程挨家挨户敲门又收回去了。有时很让侯桑的一帮朋友都觉得下不了台。

【原作】新 的 和 旧 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侯程至今没再合作,两人都已形同陌路人。只是程有演艺活动时还常常有人问及她和侯桑的事情。

(本文采用网上公表写真数枚,谨向上传者表示谢意!)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