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山西人广州人  

2009-10-31 14:21:5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人广州人

                                                                       飘零公子

 

 

 

山西,这个令公子魂牵梦萦父辈的故土。

广州,这是个公子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

 

公子老家山西,广州生养,扶桑洗礼。体内流淌着的是三晋大地的血脉,身上沐浴着的是珠三角河网的风土,精神中新注入的是东洋先进国资本主义社会体系的再教育。之所以然,南人北相的公子也算是个“小广东”里别具一格的男人了。

 

但,这些年来媒体上尽是广东和山西的负面新闻。不是山西的毒酒死人煤窑坍塌黑砖窑吃人火药爆炸就是广州的贩假走私坑蒙拐骗明火执仗打砸抢烧,以至有人在网上警告“大家没事就不要去广州”。看到山西黑恶势力的残忍狠毒,揭开娄烦矿难事故真相的记者孙春龙悲壮地说:“想到儿子时有过托孤之念……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踏上山西的土地了……”故在很多的场合,公子实在没脸面对素人们说出口,自己是山西人抑或是广东人。

 

想想我生长的家乡广东――

都说老广最没文化最不团结。这话或许有点偏激。

 

广东的潮汕人就很团结;广东的客家人也很团结,唯独广州人最最不团结。

广州是广东的省会,改革开放以来,怀揣着各种各样的心胸、目的与梦想,天南海北的人为了实现各自的生存理念和功利,在不到二十年间从几百万人口的城市膨胀成为一千两百多万人口的大都会。黑压压蚂蚁般的人群汇聚在了珠三角边缘这巴掌大的地块上,加上国人好胜斗勇的天性,能拧到一起,能不尔虞我诈你东我西你夺我争你死我活,吗?!这和东京是日本最冷漠、最没人情味的城市同出一辙,同一道理。公子旧日有《丑陋的香港人》、《丑陋的广东人》和《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等文稿为辅论。

 

所以,比华夏中原文化缺失了两千多年文明熏陶粤地广东的广州城郭上让人时不时总能嗅觉到它发出的阵阵野蛮的气息。在某种意义上讲,文雅、高贵乃至虚荣在广东是一种匮乏稀缺的资源。

 

看看俺祖辈的家乡山西――

山西,这个躺睡在黄土高原之上的古老地域,五千年的精髓与糟粕共存的土地。

 

山西的东面是太行山脉的自然高墙;西面是吕梁山脉的天然屏障;南面有滔天黄河的天堑拦堵;北面有恒山山脉上万里长城的横空阻隔。自古以来,进出山西的唯有东头的娘子关;南头的风凌渡;北头“西口”的塞北雁门关等几个隘口。她极像一只倒扣的鲍鱼,既:水,泼不进;又:水,流不出。虽然历史上曾出过大唐天朝武则天的如日中天,也曾有过晋商白银帝国的旷世辉煌,但随着历史长河的流淌,这些天光与闪耀都早已退去,如今的山西依然故我,尘封在黄土、酷旱、贫瘠的西北高原上。

 

公子以为:闭塞、封锁、固守、自足、沉寂、小气、忍耐、勤俭、克己、顽强是千百年来山西人性格形成的关键所在。

故此,公子很难用任何单一的描述,就能够去把山西、山西人、山西文化、山西总印象完整地表述清楚。

 

山西人爱猫窝,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打死、饿死、渴死也不情愿挪动一步到其它的地儿。要不是当年还有些老红军老八路的南下干部四散于南方各省,你就是到了改革开放几十年后的今天也找不到几个决意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老西儿。

 

公子眼里几十年前的山西――

在太原站候车时冻的跺脚搓耳;文水刘胡兰纪念碑前照相店店主的殷实;汾河两岸白花花的盐碱;用锥子扎脑门杀鸡,脖子以上和内脏全丢;屋里没厕所,半夜里同睡一条炕的男女老少们往尿盆里尿尿声唏哩哗啦地此起彼伏;洗澡得到县城的澡堂去;同一个浴池,男的上午洗,女的下午洗;家家都有几个大半人高的酱缸腌着可吃一冬的酸泡菜;每家每户囤储的煤炭似座小山;家家备用的一溜儿醋瓶都像一排立着的大炮弹;从山脚下深井摇半天轱辘挑回来的一小脸盆水加上一条黑糊糊的毛巾,全家人洗脸、抹身、擦脚后已变成黑黢黢墨汁般的才舍得泼洒在自家的院里……

 

公子眼里今年年头的山西――

入夜的太原街头烧烤摊烟熏火燎,遮天蔽日,四处弥漫着大量呛人的浓烟;过年最是做生意的黄金时期却大多商铺关张休假;卖烟酒店数不胜数;路面因煤尘而黑得油光锃亮;某四星国营宾馆却还不如它市无星的旅店;中心广场执勤中的交警不时地有“孝敬”的物品拿回来放进旁边的酒店里收藏;街头清扫工懒洋洋地歇个不停;公厕奇少、奇脏且收费和分上、下午班时间段加锁;收费的汾河堤岸公园是条看不见有活水流动的人工河……

 

老家依旧是千年裸露的茅坑;依旧是百年飘摇风残的窑洞;依旧是门前袖手旁观的中式蹲;依旧是年年岁岁的靠天乞粮;依旧是每天煤块加烟酒的日子;依旧是早婚早育,多子无福;依旧是穷不思变……

 

一位远亲,自小孤儿,吃村里百家饭长大。今日他发了,住进了城里,买房购车置铺开店,可养育过他的村子依然残墙破瓦秃树。他儿时玩耍的村头一眼甘甜的清泉依然日夜流过垃圾遍布肮脏不堪的地表,涓涓地蜿蜒消逝在至今无人珍爱和怜惜它的灰黄色的土地上……

 

一位挚友为了让儿子当武警,使了五万块钱,还说自个儿捡了便宜,他人是要七万的;他亲戚的女儿要参军,送了四万,还说值得……他们怎不明白,自己已构成犯罪?!

 

一位近亲,十八岁受父母之命成婚,媳妇十六,现在的两个早产儿均有先天性心脏病……

 

公子愿捐资建厕办村少儿图书室的想法无人喝彩,倒引来了包括众亲戚在内的借贷求赠者无数……

 

人说山西好风光。山西面食绝天下。公子意在广州出资办一家晋风面馆,相请家乡的亲友来穗助面点制作的一臂之力。这既能弘扬山西传统人文民俗,乡亲们也能换回自己的一己之利。可山西人不愿挪窝,宁可守贫如玉。多年来依然是面面相窥,无人肯首……

 

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背后打一枪。山西人倒也未必。

 

山西人见山西人或许会握个手,问声:“你哪的?”心里却盘算着:“哦,俄说嘛!你是临汾的,俄是平遥的,你那合比俄那合穷多啦。甚交情!?不值个球!”再或者:“你那道道弯、山沟沟里的人,怎能跟俄们三晋的太原比呐啊!”自然,挥挥手就各走各的路。用不着多个朋友,用不着搭个伴,用不着留条后路,用不着来日方长。

 

即便是到了海外或网上,人海茫茫再加上猴年马月你能侥幸地碰上一星半斗的老西儿,他(她)也只是跟你点点头,随意打个招呼之类的,甚者还会对你这老乡爱搭不理,让你满腔的热血顷刻间化成冰棒雪棍。日子久了,见多不怪,再也提不起啥个子认乡亲拉关系套热乎的情绪来,更别妄谈什么“泪汪汪“的亲热劲儿了。

 

公子原来待过的广州高校曾遇到过一位山西籍的借调教师。偌大的一所大学,人海茫茫,相仿的年岁,相知的乡情,相同的专业按理是能有多几句的共同语言才对。但仅仅是一面的寒暄后就再无深交了。公子偶尔在校园里远远地见他走来,想着能和他帮衬说上几句乡亲乡俚的话,却又看着他每每有意拐道而去……

 

公子曾留医过的医院有位高职称的医生是山西人。在这块沿海的南蛮烟瘴之地,两只稀有动物碰面,公子又是他科里的病号,本以为应该舐犊情深、惺惺相惜,本以为应该能搭上一、两句话茬。但在近一个月的治疗期间,公子的这位稀少老乡也不过是用斜眼瞟了瞟这个病人乡俚一眼而已,而已。老乡医生撩也没撩公子对他家乡热土的问候。

 

受五千年善恶的浸淫,那种热切、明媚、阳光、无邪、真挚、亲情、大气、爽朗的脸庞与眼神是很难在山西人脸上窥见或捕捉到的。

 

“山西人才是中国最没老乡观念的人呐!”公子常想。

 

 

                                             

                                                                                 二零零九年晚秋于穗城荆雨庐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895)|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