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走近上海(二)  

2010-01-02 21:11:3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上海

                                                                              飘零公子

 

                                                                                (二)

                                                                          冷脸热脸温和脸

 

有上海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战场”,有时甚至是“硝烟弥漫”的。

上海人的对手大都来自外省人和在沪的外地人。其中,“上海人的冷漠”是斗争的激战区。

上海人就像唐·吉柯德一样,搭上了毛驴和仆人一同作战,百多年来他们对阵八方,先毋论输赢:累不累?一定累;乐此不疲?俄看倒也未必。

   

刚去日本那时,语言不通,底层挣扎,为生存而唯有每每陪笑脸。那时很没底气,很没自尊。只求温饱。

经过一段时期的努力与提升,看到和了解到日本社会与文化之丑陋的一面,也渐渐恢复了些自信并试图超越旧我。当遇不友好或有民族歧视的人、事时,总会旋即报以冷脸甚至怒相。当知廉耻。

自进入研究生院再览群书、深考量、裸灵魂、广比较后,俄似乎有点悟道了。为一泱泱大国的子民,开始懂得了温和,学会了不卑不亢。郑重礼仪。

 

原本是订了南京路上人民广场附近的百年老店“东亚大饭店”的,在去电话确认时俄考虑再三,最后还是放弃了。以下是对话――                                                    

 

【原创】走近上海(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请问是‘东亚饭店’吗?”

“有什么事?”

“我订了你们的酒店,请问乘坐二号线地铁是在‘人民广场站’下还是‘南京东路站’下车?”

“都差不多。”

“出来后大概要走几分钟?”

“不清楚。”

“如果坐到‘人民广场站’是从几号出口上来最近?”

“不知道。”

“哦,连地铁附近的酒店总台你也不知道呀?”

“嗳,你有没有搞错啊!?我这里是酒店。地铁里有服务员,你去问他们好了……”

 

这样酒店的总台职员,这样素质的员工,问您敢住吗!?找了找上海地图,‘东亚饭店’离地铁口大概也就是一、两分钟的路程。大概酒店的服务员想:“巴子”们真傻冒,到了后找找不就完了吗?!有什么好问嘀?!

 

 

南京路与西藏路交界有家大型百货公司“新世界”。

 

在二楼挑了几条真丝围巾,回去做手信兼颂扬一下上海的产品。去到交钱柜台,透过一窄小的玻璃口把货款和货单递了进去。收款的女职员懒洋洋地抽出抱着暖水袋的手,从人工验钞、机械验钞、点钞、找零到撕去上下联单据、盖收讫章,最后将余额和提货联扔回到高高的收款台面上。整个过程斯条慢理,爱干不干,冷冷地,毫无表情地没吱过一声,甚至连正眼也没瞭一下人客。 

“可以了吗?”俄取回票联和余钱,问。

她白了俄一眼,很不情愿地再次从汤婆子那抽出她尊贵的玉手往货场方向扬了扬,算是回应了俄。

 

“大概,叫‘冰冰’的女人莫不都是上海籍的吧?!”取回买好的丝巾站在降下的步行电梯时俄在想。

 

傍晚,走进南京东路的老字号“培罗蒙”服装店。一中年男店员正百无聊赖地一手搭在商品服饰架上,一腿翘着看俄进店。

 

“请问,有‘中山服’卖吗?”俄问。

“没有。”男店员姿势没变,冷眼加冷脸的表情也没有变,答道。

“那什么地方有卖的呢?”

“不晓得。”

“可以订做吗?”

“没有。”

“那到天津路你们的‘培罗蒙’总店可以订做吗?”

“大概吧。”

“你们这儿有样板或者图样吗?”

“没有。”

“那现在过去的话总店关门了吗?”

“不晓得。”

“……”

俄不能再问下去,对方的神情分明对俄这个“巴子”已经厌烦到了极点;俄的忿满也已经飕飕地窜上了脑顶:“没准,他还真把自个儿当成是政府的公务员呐!”

 

在武定西路一报刊亭前,凭经验,不买东西问路是要遭白眼的。可俄实在是没什么要买的书刊,路又不明,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凑上前去――

 

“请问,听说这附近有一家南翔风味小笼包店?”

老板娘的脸色阴沉沉地,连看也没看俄一眼用手朝路的一头挥了挥。

“远吗?”

“不远!”她高贵的头颅依旧没抬起来。 

俄只得再去寻找别的路人讨教。

 

等后来找到这家饮食店,吃完出来时一看,离那家报刊亭只才十来米。俄心想:“莫非这十米是阳光照不到脸上的阴地儿!?”

 

十多亿人生活在亚洲陆地一块不算大的地块上;大部份人生活在沿海城市里;太多的人生活在都市中。除了天国里的人们,谁能说自个儿一辈子绝对不与他人接触?!不收受他人的服务和恩惠?!即便都“不”,您愿意看到别人给您的冷脸吗?

 

在一家小饭馆吃完离座时,俄对店老板说:“谢谢!这里的小笼包真好吃。”

“是吗。”她朝俄报以一个回礼般地笑。俄才发现,上海人的笑容其实也是很灿烂、很可爱、很甜美嘀,只是太少,仍然不多罢了。

 

“解放了,平等了,有什么关系。”

正是不知到听过多少遍的,《霓虹灯下的哨兵》这句经典的台词诱导着俄走进了昔日赫赫有名却已风光不再的上海国际饭店。

 

在侍应生为俄加水时,俄问:“请问,在上海人眼中,是国际饭店名气大,还是和平饭店名气大?”

他想了想,说:“国际饭店。”

“哦~为什么?”

他笑了笑,没回答。

“谢谢!” 

至今,俄还记得仍是个男孩的他微笑着回答时露出的一排洁牙……

 

俄以为,热脸,笑意也是当今世人最吝啬的一种资源吧。 

 

在南京西路与陕西北路交叉路口,俄听到一名交通协管员用言语对即将闯红灯的行人说:“那边的两位,注意,红灯啦。”

一个普通的临时工,她也能用“位”来称呼他人,很是人性!很是文明!!很是亲切!!!不像广州的街头,路口处的交管员音频凄厉的哨子声此起彼伏,比违章的汽车喇叭声还要吵闹的多。 

 

在从南京路穿越西藏路问路时,一名中年的上海人在给俄指完路后俄道谢时,他回答:“不谢。”

 

在南京西路,说同是宁波出来的老乡“欧罗蒙”服装店询问“中山装”时,两位女店员不介意同行如山这一忌讳,好意的告诉俄到不远处更大品牌的“培罗蒙”服饰店去问问。

 

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副主题是:多元文化的融会;城市经济的繁荣;城市科技的创新;城市社区的塑造;城市乡村的互动 。这些,不知上海背诵好了没有?

俄明白,从冷脸到热脸会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如果“世博会”前稍微加点热,先变成温和的,不卑不亢的脸,如何?所幸的是,这张上海人温和、略带笑意的脸庞俄已经在上海南京路盘桓的半天功夫里给碰上了。

 

(未完,待续。谅!)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