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虎拿耗子  

2010-02-19 15:49:2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虎拿耗子

                                                                        飘零公子

 

 

据说,姓虎的人不念“虎”,念“猫”。新鲜!

大概,猫是虎的老师吧。如若“虎”字念“猫”,那今年倒也可以说是“猫”年了。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猫”年春早,鼠辈们也蠢蠢欲动。

大年三十支鼠夹、安鼠套、放鼠笼……年初一,有收获;年初二,还有收获。这可真是“猫(虎)”年大吉和“猫猫(虎虎)”生威了。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如今,迁了新居的城里人该不是还念想着再有一带院子,或曰带庭院的家居吧。

公子告您,除非您已经是个无所事事的耄耋老者,而且还得再加上个惟命是从的老伴儿。要么,雇俩专职管家也成。若然都不是,或下面的一切您都事先没想到、没想好,那,寻思着要住豪宅大院的您依公子来看:还是趁早拉倒。

但您老人家定会嘟哝: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

那公子就请您瞧瞧――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住楼下带院子,您必须忍受:蛇虫鼠蚁、蚊蝇蟑螂、野鸟野猫的骚扰不说,还需要饱受:天上的酸雨、楼上的垃圾、飞流而下的空调水、随手抛出的烟蒂、一年多季变换落下的枯叶残枝,还有从您家门前经过或者停放的:机动车废气、噪音、路面的污水、脏物,等等的烦心事儿……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住楼下带院子,您在院里、门外栽种的各种植物须要关爱打理,须要松土施肥,须要修枝剪叶,须要搭棚盖檐儿,须要早喷洒晚浇水,须要雨中排涝,须要暴晒遮阳……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住楼下带院子,您在院里、门外喂养的鱼儿王八须要观察清理,须要喂饵通淤,须要治病疗伤,须要更新池水,须要添换品种,须要防汛放流,须要捞起腐败……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住楼下带院子,须要防潮御湿,防霉防漏。虽说这条哪一家都固然少不了,但住一楼的损失还是会不要太大嘀……

住楼下带院子,须要防盗系统与防贼设施。该工程是一定免不了。但还须要天天关照,还须要夜夜巡查……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公子就是住在您可能朝思暮想的,这样的庭院深深的院宅子里。

苦吗?累吗?

苦呀!累呀!!好歹这哈儿还是三层的小洋楼。只不过:苦不苦,想想一平二万五;累不累,想想吃着的鸡肋。

当然,还有那都市人久违了的鸟语花香;还有那满树绽放的紫荆花儿;还有那雨打芭蕉时的寂寥带来的心灵抚慰;还有那大雨滂沱时院里的小河流水;还有那金鱼锦鲤龟孙们抢食儿时的情趣;还有那与城里“小自然”的昆虫们的亲密接触;还有那逮住耗子时斗智斗勇后的满足……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公子来为您看一笔账--

去年夏秋换季,仅清扫院内一季落下的紫荆花、无花果树叶儿共八大袋,计三百六十多斤,外加花蕾花瓣果实弃物近百斤……

去年捞起并运走枯枝腐草数不胜数……

去年动脑筋斗才智才逮住老鼠十数匹……

去年错夹野鸟三、四只……

去年死鱼儿无数……

去年挖出潜伏害螺几十个……

去年修理棚架用料百多斤……

去年受潮坏掉大型电视一台,修理本本电脑两台,照相机高级镜头霉变三个……

去年投诉扰民到110十起八起……

去年防蚊防蚁防贼防野猫施药布阵和更换新鱼王八饵食清洁鱼池不计其数……

 

咳~公子是怎样炼成的?!就是这样炼成嘀……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逮着的老鼠,照传统惯例:夹住的,深埋在公子的花前叶下,如葡萄藤基,芭蕉树根,野芋头底;笼套的:水淹、汤浇、火烧。

 

大年初一,笼里逮住的鼠哥瞪大滚圆的鼠眼看着我,当我铺好燃纸,将笼架上去时牠终于发声了,“吱、吱、吱”嘀,大概是在说:“嘿、嘿、嘿,哥儿们,咱们往日无怨无仇,你还来真格的不是!?”

“对不起,本公子属‘猫’,天敌呀天敌。”我道。

 

火,烧起来了。鼠哥在笼里乱窜、撕咬、钻营。“啷俚个啷俚个啷俚个啷,遇见一回好虎年……”牠拼命试图突围出去……

“你以为你是谁?是台湾的刘魔王,懂得遁来遁去呀。即便你是刘魔王,也要托人、美女司仪、导演、摄像等一干人的配合才行。”我说。

 

鼠哥不跳了,也不嚷嚷了,在烟熏火燎中抓起剩下的诱饵啃了起来……

“死到临头了,你就吃吧,吃完了好上路。你不喊啦?不过,你喊也白喊!你也不是山本大叔,吆喝一声‘国窖1573’,那白花花的银两便能盆满罐满嘀。”我笑着。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大年初二,笼里逮着的鼠弟还是瞪大滚圆的鼠眼看着我,我知道牠心里在怒火中烧,咬牙切齿。但我盼的是牠的叫声,让鼠辈们感受到威慑,以便在日后的相当日子里,让我这庭院安宁一阵子。

待我架好了火阵,可这丫硬是不吭声,是哑巴鼠抑或是“鼠坚强”?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火海里,鼠弟仍旧是上窜下跳。

第一阵的火烧完,小鼠仍然在欢蹦乱跳,象是要对我说:“吹呀!我偏不死给你看!”又好象在抗议,说:“你小子爽手点行不,让你大爷干净利索点赶路!”

“鼠弟呀,不是我舍不得给你多烧点儿纸,好让你到那头多点儿盘缠,是那家自诩全国销量第一的《州广日报》从年廿九到昨儿一星期了都是薄薄的两三页,还是广告连连。没法子,老编和老记都休假玩耍去了,天下无新闻。你的出现,搅得我也只好赔着你没好年过。好啦,我再给你多烧几份,让你走得痛快!”我叨叨。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烧的焦糊焦糊的鼠辈被埋在了茉莉花丛土里,春末初夏定会绽放出星星点点、许许多多靓丽的花朵来嘀。因为,我告诫过每一只往生天堂的鼠辈,来生不要再投胎当耗子,来世不要再遇上最难对付的,属“猫”的最牛天敌――飘零公子。

    【原创】虎拿耗子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属“猫”的在虎年做点儿猫的工作,这,也算是言正名顺矣……

 

 

                                                                               二零一零年新春于广州荆雨庐庭院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1074)|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