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2010-04-05 21:44:0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左邻为娼右舍为盗

                                                                        飘零公子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三)

                                                                       东北泡菜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东北人,尤其是两千年后大量涌入的朝鲜族人和韩国人酷爱吃辣泡菜还是到了日本后才晓得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尉迟的对门搬进来的是一对看似恋人的鲜族男女。尉迟说他俩总喜欢昼伏夜动,感觉像是潜伏在日本的一对忍者。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不止一次,因为深夜里的声响,尉迟透过门镜窥见到对过的鲜族同胞常常时大包的进小包的出,常常又看到有三、五人连着的团伙出入、留宿一、两天后又悄然离去。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因为不懂鲜语。尉迟君不太明白,不,是根本不明白他们之间偶尔传来嘀哩咕噜的是什么东东。不过,只要对过的大门打开一次,东北泡菜的蒜辣酸味就能在横在他们之间的走廊里飘荡萦绕,久久难以散去。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是蛇头?是小窃?抑或是偷渡人头的中转站?”尉迟时常跟我提到他对面住的,他说他们象是“贼一般”的邻居。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天深夜,右邻大概弄出挺大的动响儿的,被吵醒了的尉迟就开门过去有点不太高兴地问道:“要帮什么忙吗?”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对方答:“不用。”

“是留学来的吗?”

“不是,我母亲是日本残留孤儿。”

“哦……你们平常说的是朝鲜话?”

“是的。”

……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那晚,一宿没话。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此后,再也没话。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也是只见过尉迟君神秘邻居的一面,极其普通的一对男女,怎么也不像是夜行侠一般,他们依然看上去还是在中国长大的,只不过拿了日本国籍的朝鲜族同胞罢了。倒是在发生了两起事情后不久,尉迟对门的俩“忍者”也就从此销声敛迹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件是公寓旁边的街心小公园里一名长期住着的老流浪汉突然的死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里是老乞丐占据的街心小公园)

小公园里的老汉在那大概住了也有一年半载了吧。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们路过时常能看见他在自己搭建的小帐篷前饮酒,有时也能看见他吃着不知从哪儿捡回来的食物,嘴里不时地念叨着些什么,模样神神叨叨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公园里有水龙头,有公厕,可他还是在公园里到处便溺。他占据了小公园后,孩子们或情侣们都嫌他在恶心,也不去光顾那儿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无论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我们中华料理的厨房总是会冒出黑糊糊的油烟)

老要饭出事在那天的上午,我出门时还见到他竟敢在光天化日下毫无忌讳地,不单单自己光着身子,还脱光了一名常在大久保车站附近徘徊的,大概也是精神病的女流浪大妈,正吭哧吭哧地站立着从后面位奸淫着人家。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看到这一幕的当时,让我用“震撼”二字来形容的不是他白日公然的犯乱,而是让我活生生地看到了一个老精神病男人与健康男人除了文明程度以外在性本能需求上的,那原生态高度的一致。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下午回家,走到小公园时看到边上停了两辆警车和一辆白色的十字车。一名胸前和肩膀挂着大小两台相机,脚穿长靴的警官正从流浪汉的小帐篷出来;不一会儿,医护人员进去用担架抬出了一具用白布蒙着的人体状的物体,然后推上了白车……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那老头死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没想到,仅仅半天不到,他却销魂到了天国。他的死因大可以交给福尔摩斯或森村诚一去推理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因为事件发生在上班时段,只有三、两个的围望者,其中,就有站在稍靠边一点的,日本籍朝鲜族的男“忍者”。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老乞丐真的死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第二天,他的所有“家当”都统统被清除掉了,小公园又恢复回了昔日秋千、绿叶、繁花的雅致与幽静来。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寿司店的客人候座室)

不过,听尉迟说,自从小公园出事后,加上那阵子警方不断公布对“非法外国人”的打击消息,对面屋“忍者”的夜间活动变得更加隐蔽和悄无声息了。不再象以往,常常会在半夜里不是左邻便是右舍扰断他的清梦。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大件的衣物被铺拿到这些大型投币式自助洗衣店)

第二件是福建妹子的事件。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四)

                                                                             闽南春色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未完,待续。谅!)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歌舞伎町里常能遇到的,国人熟悉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1627)|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