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2010-04-06 12:19: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左邻为娼右舍为盗

                                                                          飘零公子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四)

                                                                         闽南春色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东京都的沐足店)

尉迟君家房屋的门铃都是统一装的,半镶嵌进墙里,小巧别致。走廊的公共照明灯是一年到头都亮着的长明灯。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鬼子”的新农村)

食指点了按钮半天,房门还是没有开开。正当我准备打手机给尉迟君时,他的玄关终于张了条缝,随后,是尉迟君探出的半个脑袋来。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干嘛呢!?真不愧是门神的后代,这门没法子进呀!”我笑着说。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你少来找我祖宗开涮。”尉迟也不示弱地道。“刚才我正在刮毛呐。门铃一响,手一抖,好家伙儿,害的我划了俩口子。”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新宿车站外也是各路江湖汇聚的绝好场所)

“刮毛?”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对呀,跟你老哥学的呗。不过,你还别说,下面的那缕子‘发菜’剃干净后,干干爽爽地,感觉挺好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新宿车站派出所的执勤警官)

“你小子别啥事都扯上我。”我故作嗔怒地说。“哎,听说太原有一条叫‘柳巷’的地方是为了纪念你老祖宗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啥花街柳巷的,别臊了我们尉迟望族的名声,我老祖宗是大草原来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哎呀呀,瞧你那熊样,还名门望族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不过,我也是才听说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尉迟君的阳台上摆设之一)

闻到尉迟屋里的烟味特重,我就走过去打开了靠阳台的玻璃门:“谁租房子给抽烟的房客谁倒霉,你看你的屋子,全给你小子熏黄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瞅了瞅阳台,只见阳台上栽种着一盆胡瓜,一盆苦瓜,绿油油的藤蔓爬满了用来遮阳的芦苇帘子,几个可以收成的大瓜和三、两条还挂着黄白花蕾的绿油油小瓜长得正欢。两只长着白色翅膀的小蝴蝶在绿叶中飞来扑去地玩耍嬉戏。“真羡慕你阳台上的盆栽。”我回过头来,对尉迟说。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新宿歌舞伎町繁华街旁的“王子”酒店)

“是吗。我们家在北方,冬天里都喜欢在窗台上放上几盆花卉,青葱什么地。日本空气好,水好,阳光好,栽什么都能活。”尉迟不无高兴地回答道。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嗳,你旁边搬走的那户还空着呢?”看着尉迟君在把录像带装袋子时,我突然想起那位上海妇人来,问他道。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哪儿呀。她不在了才刚清净了几天。没想到,又搬来了一二十啷当岁的福建妹。唉呀,别提多操蛋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怎么啦?”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儿是老乞丐死去的,搭过帐篷居住的小公园)

“搬来一个多星期了,又是做‘鸡’的,这也倒罢了。这小娘们天天深更半夜里带客人回来继续喝酒寻乐,你知道,小鬼子喝多了就瞎嚷嚷,都把这儿当成‘鸡窝’了不是!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这不,昨晚一老鬼大概是喝醉了,他娘的竟然敲打起我的这堵墙来。我还睡不睡啦!?我过去叫她收敛一点。哈,没想到过了不到十分钟,他老人家又起舞跺起地板来。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已经停业了的,新宿歌舞伎町著名的“芝麻”剧场)

“赫老爷!这回我忍无可忍了,抓起一杆大雨伞,翻过把来开门过去猛砸了她的门。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没过一会儿,她叫来了一像日本雅酷杂的男人,跟我急吼吼的。我也不跟他说什么,横竖出来混世界,谁他妈的怕谁呀?!一于报警……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新宿歌舞伎町的中心部影院群)

“警察不用三分钟就到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才恍然大悟,道:“哦,今个儿一早的警车是冲你们来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对。”尉迟继续道:“警察把我们一干人拉到了新宿区的中央警署。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查验完我的身份后,我对警官说,日本法律规定在家里卖春是违法的对不?何况还影响到邻居的生活!另外,你说她是这个日本男人的妻子,可她搬来后我从未见到过这个男人在那儿住过。”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看车狗)

“又是一假结婚来的。”我说。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你猜那警官怎么说,他说:‘结婚不一定要住在一起嘛。你说他们假结婚的,可他们的手续都是齐全的唷。’他靠近了我一些,‘这么说吧,这些黑社会的人,你少惹他们就是了,明白吗?!’嘿!这小子和他们的头儿平常一定是拿了雅酷杂给的不少好处,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也就是说,最后这事不了了之啦?!”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可不是!平时老是口口声声说要‘严打’‘黑社会’,强化取缔‘假结婚’的警察显然是在息事宁人。等我出了警署已经快六点了,这一整晚都让这福建女人给搅了。同样是做妓女,人家上海女人就懂得用脑子去扒分,懂得的体面地做‘鸡’。”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换了我,也会和你小子一样的。”我不无同情地说。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什么好带子?”停歇了会儿,我问。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亮剑》。”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条通往大久保车站的羊肠小路)

“那我过两天还你?”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东京都的路面有轨电车之一)

“随便,反正‘知音’又不算时间还的。”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出门时,我有意多看了两眼尉迟家旁边的那扇门,只见门上确实留下了不少坑坑洼洼的凹洞。“这不要命的混小子,算是在一夜之间惹来了一欺软怕硬的人日本黑老开,碰上了一嘴软手软的腐败警官,遇见了一拎勿清的,昏昏噩噩低档次卖身的女同胞。他也真是个一点事儿也不能忍的血性男人,这一点上,他真不愧有武将尉迟氏族的家风呀……”我在想。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没过两天,尉迟君打了电话,说是左邻的福建妹走人了;右舍的“忍者”也“失踪”了。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东京都的高架路路面有轨电车之一)

“一定是你小子搅黄了人家的住家买卖!还有,对门的看你老来警察,能不走吗?!”我对尉迟君说:“后来,那雅酷杂没再找你的麻烦?”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没有。他怎么知道我就不是东京滩上海的K粉帮、福建的青龙刀帮、东北的斧头帮、北京的大刀帮的呀?!哈、哈……”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尉迟搬走后的阿帕多又不知住进了哪一个国家的人客)

 

                                                                           后补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未完,待续。谅!)

【原创】左邻为娼右舍为盗(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评论这张
 
阅读(2225)|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