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2010-08-12 14:25:18|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笔者于今年四月下旬与冯先生的亲属和爱戴他的影迷们一道第四次拜祭冯喆同志在广州的墓地)   

                                                                      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飘零公子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笔者献上的一束亲自采摘,散发着清晨幽香的,广州人称她为白婵的栀子花)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

 

冯喆先生(1921~1969)是我国一位著名的电影艺术表演家,在抗战前后以及新中国成立后出演和主演过许多脍炙人口并耳熟能详的,上乘的进步电影、话剧等作品。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演员却在“xx 文xx革xx ”期xx间xxx 惨xxx 遭xx x 迫xxx害xxx致xx死xxx 。

冯喆先生死xxx后第九个年头,峨眉电影制片厂专门为他召开了平xxx 反大会,公开宣布推xxx翻和撤销以往的一切污xxx 蔑不实之词并予以彻底xx 平xxx反、xx 昭xx雪xx 、恢复xx 名xx誉。

 

那么,冯喆先生是共产党员吗?或者说,离世的当时仍是共产党员吗?又抑或,曾经是一名共产党员吗?

“党xxx籍”,这是一个关乎冯先生――一个经历过抗战末期的残xxx 酷xx 斗xxx争;解放前夕xxx 杀xx 戮的白色恐xx 怖;新中国初建时期的艰苦岁月;乃至赴抗美援朝生死战场的慰问演出,从一名热血青年到一位革命中坚,彰显一段人生政治生命的荣誉与品格的大事情。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

 

关于冯先生的“党xxx籍”之说,以目前的资料来看,官方正式文字尚未能查找到,只是散见于部分亲属的手稿和介绍冯喆同志的文学文字的行里间。

 

有关“党xxx籍”文字一

“1945年5月初的一天,经“同茂剧团”负责人钱xxx 英xx 郁(1918~1982离休--笔者注)、戴xxx 耘(红xxx 色历史档xxx 案人物中仍找不到有关此人的记录――笔者注)的长期观察和考验,作为冯喆的入党介绍人,24岁的冯喆光荣地加入了渴望已久的中xxx共xxx 地xxxx下xx 组xx织。

“……再加上冯喆以往与一些少女“追星族”子虚乌有的影星与影迷的联系,还有其他一时难以解释得清楚明白的男女之事,上影厂来个“新帐”、“老帐”一起算:第一,工资降两级;第二,开除xxxx 党xx 籍;第三,调遣到峨影厂。(――摘自自由撰稿人刘澍《止不住的悲歌》一文)”

 

“‘街头追女’这件事,我至今都在怀疑其真实性。最近有位自称是作家的人,要给先生出一本书,但当冯琳阿姨看到初稿以后却甚为光火,因为这位‘作家’在书里大量的杜撰了先生的私生活,为了吸引眼球,不惜任意地加以个人想象,令冯琳阿姨非常气愤。(――摘自《冯喆吧》吧主瞬间1968公示帖子)”

 

“隔了四十多年,回看离谱的往事,大胆的怀疑和假设一下,‘街头追女’事件,如果不是误会,那就只能说是有人在设置圈xxx 套陷xxx 害冯喆。(――摘自冯喆的表妹邬女士《表哥冯喆》一文)”

 

显然,关于“追女事件”的这一段文字因牵扯到了冯喆个人的名声与“党xx 籍”等敏感的话题,后来,又因以此为注脚的许多文字招来了相当大的热议,故一直以来受到了冯先生亲属与网友的质疑。如果是作者的文学虚构抑或杜撰,触痛了冯先生亲朋好友们的感情,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心意,但至今众人都尚未能提出有力的反论证据。

 

有关“党xxx籍”文字二

“除此,我们还有地xxx下活动,有时戴xxx 耘、钱xx 英郁等地xxx下党员会组xxx 织一些演员去陈钟家的亭子间,学习从解放区带来的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记不太清,也可能是《论持久战》)。同茂剧社俨然是一个灌输革命思想的根xxx 据xx 地,二哥可能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由戴xx 耘介绍加入了xxx地xxxx下xxx 党。

“1948年,二哥被xx 党xxx 组xxx 织派去香港工作,他和母亲来到香港后,恰好父亲也退休来到香港,家人又得团聚,只是少了大哥。(――摘自冯喆的胞妹冯琳《回忆二哥冯喆》一文) ”

 

胞妹冯琳是非常崇敬二哥的,作为一名长期工作在香港中xxx 共xx 地xxxxx下组xxx 织指导的外xx 围左xxx 派社xxx 团的艺能人来说,她不能不知道“党xxx籍”对一名生活在大陆红色汪洋里的,男性艺术家那如同生命般攸关的“党xx 籍”的重要性。

冯琳从亲赴“峨影”参加二哥冯先生的“平xxx反xxx大会”;到取回骨灰;在广州安葬;多年来应该是有人先后提到了冯先生的“党xxx籍”等话题的。

遗憾的是,在唯一活着的直系亲属中,数十年间却没有看到她有力的为二哥“党xxx籍”一事去踏上“寻觅与求真之旅”的举措,这包括她在写给国内xxx 党xxx 政高xxx 层有关部门“关于冯喆问题的申诉报告”材料里也未能发现提到冯喆“党xxx籍”的问题。冯先生的墓碑碑文上只有“爱兄冯喆”等几个文字,我们看不到诸如“中xxx共xxx 党xxx 员”、“人民功勋电影艺术家”等想像中理应铭刻在上面的字眼。

冯喆的骨灰安葬在中xxx 共有着等级森严与诸多条件限制方能入园的广州“八宝山革命公墓”――广州银河革命烈士公墓,据了解这也是通过中xxxxx共驻xxx 港组织高xxx 层迂回的过问,作为民主人士的统xx 战xxx 对象而特许的。

或许,冯琳对中xxx 共“文xxxx革”的狂潮早已寒了心或仍有余悸!?又或者,毕竟我们只是宣扬要港人爱国,却不能强求港人“爱xxx 党”的结局!?

 

我们看到,在其对二哥冯喆的回忆录里对哥哥“入xxx 党”一事上冯琳也是不能肯定的。直到晚年,她也只采用了“可能”一词。

冯琳的仙逝,她选择的沉默却留给了后人一个冯喆“党xx 籍”未解的谜xx 团……

 

有关“党xxx籍”文字三

“表哥虽有着别人难以比拟的光荣历史、地xxxx下xxx 党xxx 员、解放前就参加了由党的“左xxx翼”文化运动领导的“同茂”剧团的演出,在解放前夕又被xx 地xxx下xxx 党组xxx 织派xxx遣到香港工作,拍摄电影。

“52年底又参加了由上影厂剧团组织的第一批赴朝鲜去体验生活的演员团队,当时表哥是一位已有8年党龄的老党员,又是上影厂的“台柱”,还演过《胜利重逢》、《南征北战》中的军人,特别是《南征北战》刚刚杀青,已声誉鹊起,是当然的赴朝人员之一。

“五六十年代,开xx 除xx 党xxx 籍犹如判xxx处一个人政治上的死xxxx刑,判xxx处xxx 死xxxx刑的冯喆,已经没有平等和上级对话的余地了。

“冯喆的党xxx籍不是因为他演了几个好电影而得来的,冯喆的党xxx 票是白色xxxx恐xxx怖xx 年代,提着脑xxx 袋干革命得来的……(――摘自冯喆的表妹邬女士《表哥冯喆》一文)”

 

“表妹”在大家的怂恿与鼓噪下,并由于冯琳的去世,自愿承担起了寻求解开表哥“党xx籍”之谜的重任。

后来据“表妹“称,去函后的上海市委、市委组xxx 织部、市文广局、上影集团,最后的表示是冯喆同志的“党xxx籍”一事因年代已久,资料散失而爱莫能助。

这本不应该是个理应。

或许,除了官xxx 场上的推xx 诿作风以外,背后是:查不到冯先生的入xx 党xxx 或曾经是在册党xx 员的记录,这,或许也是实情?!。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三)

 

在无法查阅到冯喆先生档案的历史证明材料时,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反向假设――

 

假设之一:

冯喆同志不是中xxx 共xxx 党员。

 

据称冯喆的入党介绍人是“戴xx 耘”、“钱xxx 英郁”,入xx 党时间是1945年5月日本xx 侵略者投xxx降之前最穷xxx 凶xx 极xx 恶的时期。

 

解放前夕上海中xx 共中xx 央地xxxx下x组xx 织的负责人为刘xx 长胜(1903~1967),对抗战胜利和解放前后的上海左xx 翼艺术社团党xxx内大的活动与主要支xxx部负责人(如钱xxx 英郁同志)他是了解的。冯喆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上海成长的演员,他的“党xx籍”有否,刘先生或“入党介绍人”的钱先生是能够站出来说话的。

再且,在为冯喆平xxx反大会上,当时党的权威组xxx 织的发言稿中也没有提到冯先生为共产党员。如果冯喆同志真是中xxx共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的话,不提及“党xx籍”而谈“平xxxx反”这是有悖常理与组xxx 织程序的。

 

我们可以借此回顾一下这几段早年官方发布的文字――

“……本人成分学生,一九五二年参加革命工作……冯喆同志参加革命后,热爱毛主席,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从事电影工作是做出了一定成绩的……(――摘自冯喆吧峨影厂革委会《关于冯喆同志死亡的结论 / 78.07.13》一图片资料)”

“……一九四二年起,他就从事戏剧工作,积极参加抗日救xxx亡xxx运动。一九四五年以后冯喆同志在上海我xxx 党xx 地xxxx下x组xx 织的直xx 接领xx 导下,进行革命戏剧和革命电影的演出和拍摄工作……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冯喆同志受党xxx 组xxx 织的派xxx遣,去香港拍摄了……一九五零年二月,冯喆同志奉xx 命返回,参加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工作……(――摘自冯喆吧峨影厂政治处《在冯喆同志骨灰安放仪式上的讲话 / 78.08.22》一图片资料)”

这种官样文字的“派xx遣”与“奉xx命”可以作多种的解释,不一定仅仅是专对“党员”而言。

 

关于冯先生“党xxx籍”的有否这一点,笔者在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曾在《冯喆吧》发帖:“请问有否知情者--不知冯先生的“党xxx籍”恢复了没有?上海旧居是否挂有“名人牌匾”?我们能否帮手做些什么?”

数日后,“表妹”回应:“飘零先生好,沉积了那么多年的事,要推翻确实要有毅力,我和表姐联系了再说能还表哥的清白是大家的心愿。。。(――摘自《冯喆吧》wahwah1234/10.01.29的公示跟帖)”

一个多月后,冯琳突然去了,也带走了她二哥冯喆的“党xxx籍”的谜底。

不过,《冯喆吧》吧主ding1225对此却不以为然:“‘党xxx籍’问题是在上海作出的‘处理’,与后来四川的遭遇有因果但无直接联系,恐不属于被‘恢复’被‘平xxx反’考虑之列。(――摘自《冯喆吧》吧主ding1225/10.01.27的公示跟帖)”

 

共产党xxx 夺xx 取xxx 江山后,不再是先前在搞xx 地x下活xxx 动那样了。要开xxx 除一名“名人”党员,不算是桩小事,一定会有相关的组xxx 织程序,或至少会有那么一两个以上的人知道。若说是“上海作出的‘处理’”,上海文艺界是会有不少的同志能够知道的。

然而,至今却没能找到“处理”的记录。

 

解放前夕香港的中xxx共xx 地xxxx下x组xxx 织的最高负责人为潘xx 汉年(1906~1977)。地xxxx下xx 党的组xxx织活动以及周围的左xx 派群众组xx 织均有历史的记录,如,组xxxx 织和策xx 动的“两航香港xx 起xx义xx ”;“香港九龙海关xx 起xx义xx ”;“组xxx 织慰问广州解放大xx 军xx 入穗劳军活动”,等等。在香港的约两年期间,如果当时是中xx 共党员的冯喆同志应该会有组xxx 织内部相应的名册和组xxx 织鉴定的。

 

另外,在冯喆同志骨灰安放仪式上发来唁电的除了文化部门、文艺界、行政管理部门以及个人和单位的代表以外,没有看到有相关的,党xxx 组xxx 织的唁文等记录资料。

 

还有,在冯先生展出的各种遗物中,也遗憾地没能看到有关可以印证“党xxx籍”方面的证明材料和物品。

 

如果:事实是冯喆先生没有加入过共产党,早年只是在我xxx 党xxx 地xxx下x组xx 织领导下的左xxx 翼进步文艺团体进行爱国、进步的文艺工作的话……

如果:事实是为了防止敌对势力的阴xxx谋与迫xxx害,保存革命骨干力量,党xxx 组xxx 织将一批优秀青年及中xx 坚分xxx 子暂时转移至香港。新中国成立后,再召唤并组xxx 织他们回来为国为党为民效力的话……

 

因此,也只能说:能够证明冯喆同志“党xxx籍”的材料或证人至今尚无法提供。

 

假设之二:

冯喆先生早年秘xx密x加xx 入xx 共产党,后来又因种种变xx故与党组xxx 织失去了联xxx系。

 

冯喆先生自45年入xxx 党到辞世的二十多年间,应该还是能找到在旧上海、香港、返回祖国后的新上海、成都等地,同一个党支部或党小组的,一起进行过组xxx 织活动时相熟的同志的姓名和人事关系;又或者,有保存下来的,大概还不止一本的党员的《党费证》。

可是,我们尚未能查到并提供可证明冯先生为同一支部的同志或尚且健在的党员证人、《党费证》等证明材料。

 

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包括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xx有许x多的x党员因为种种原因而与组xxx 织失掉了联xx系。在无法提供有关资料手续的前提下,这些党x员基x本就作为无x相应x手续的自aaaa动退xx DANG处aaaa理。

我们来看一些老党员aaaa曾失aaaa去aaaa了“党xxx籍”的经aa历――

 

“民x国38年(1949)3月28日,原城工部副部长林白在接受省委审xx 查后回福州,向中x共福州市委委员庄xx 弃疾等传达省委领导关于城工部问题的4条指示精神,即“三二八”xx 指x令:(一)不许以xx 党的名义活动;(二)停止发展xxx 党员,不许与党的任何组xxx 织发生xxx 关系,不过组xxx 织生活;(三)全体党员停止xx 党xxx籍;(四)原城工部党员应多做对人民有利的事情。(――摘自中共福建省委福州市委关于“城工部事件”的平反材料)”

 

“1929年,原国民x党第三十三军学兵团教育长廖运泽(中共党员,安徽凤台人)因开展兵运工作事泄,被迫辗转各地,与党组xxx 织脱离了关系。后任国民x党骑二军军长、第八绥靖区副司令。1949年策划旧部起义,任民革江苏省委主委、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87年病逝于南京。

“原井冈山红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李奇中(中xxx 共党员,湖南资兴人)在广州被xxx 捕,出xxx 狱后与党xxx 组xxx 织失去联xx系。后任国民x党昆明防守司令部参谋长、第十六绥靖区副司令。新中国成立后,任政务院参事、全国政协文史专员,1989年在北京病逝。

“1930年,原工农革命军第二师五团团长刘立道(中xxx 共党员,广西临桂人)奉命赴广西催促红七军开往中央苏区,因遭遇土匪抢劫而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x党第四十八xxx 军政治部主任、黔桂边区绥靖司xx 令部秘书长。1949年在百色起xxx 义,1981年在南宁病逝。

“原国民x革命x军第二军副团长戴文(中xxx 共党员,湖南宝庆人)被xx 捕xxx 越xxx 狱后,与党失去联系。后任国民x党湖南人民x自卫x军湘西xxx 纵队xxx 司xx令,1949年夏在邵阳起xxx 义。后任解放军第五十二军副军长、武汉市政府参事室副主任,1987年在武汉病逝。

“鲍成刚是位老党员,一九二五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xxx败后一度与党失去联系,但一直在做党的工作,继续发展党组xxx 织,后又与党组xxx 织接上关系。(――摘自刘吉吉、王玉华、杨平安整理的网载文稿)”

 

“我的外公虽然在抗日时期参军,但是由于在抗日和抗战时期两次与党组xxx 织失去了联系,在xx 文xxx革xxx 期间被xx 划为叛xx徒,并遭xx 受到迫xx 害。(――摘自碧水青萍的博客日志 / 09.06.29)”

 

再有,中x共中南局xx 第一书xx 记xxx 陶x铸同志(1908~1969)的妻子曾x志(1911~1998)的第二任丈夫蔡xxx 协民1932年曾被党中央认定为“社会xx 民主x党分子”而被xxx 除xx 名。他到上海寻找xxx 党组xxx 织申述,盘缠耗尽,沦落街头乞讨。后不得不到码头做苦力、开石料为生。1934年终于重新被共产党接xxx纳。不久因xxx叛xx徒出xx 卖为国民xxx党逮xxx 捕,同年5月喊着“共产党万岁”被xxx 杀xxx 害。

 

改革开放以来,相当多的党员由于辞职下海;企业破产或改制后下岗;进入外企;出国求学;海外移民等缘故而逐渐与党组xx 织失去了联xxx系。对这些党员“党xxx籍”的自我与组xxx 织界定也是颇费周折的,甚至是不可能完成的。

 

以冯喆同志的经历,会不会他也遇到了类似这样或那样的原由而失去了“党xxx籍”呢?

 

假设之三:

冯喆同志的“党xxx籍”因为组xxx 织关系没能顺利的接续上而一直悬空着。

 

据上面的文字得知,冯喆先生在离开“上影”前被“开xxx 除了xxx 党xxx籍”。如果属实,应该是会有开xx 除xx 党籍的理由;支部大会的讨论记录;组xx 织处理部门主管的姓名;组xxx 织部门(革委会)的组xxx 织处理结论;呈交被处理本人的《处理(处分)决定书》,等等文字记录的。

但,我们看到据说至今上影方面称冯喆同志的“党xxx籍”查无案底;峨影方面也认为冯喆同志调入峨影时没见到附来相关的组xxx 织关系材料……

 

为此,冯喆同志的表妹近日曾经这样给笔者表述过:

“飘零好,市委信访办、市委宣传部、文广、影视集团的三封信都转到上影集团了,上影昨天党委办的黄一庆给我回了信,约明天见面谈谈,我叫丁吧主一起去,明天谈了再和你讲情况。。。(――摘自“表妹”10.07.10的来邮)”

“飘零好,黄一庆是党xxx 办主任,他分管这项工作吧,他与杨xxx 公敏谈了,说没有开xxx 除xxx 党xxx籍受xxx 处分了,但现在党xxx籍材料查不到,请我面谈我请吧主一起去的(到蓝为洁老师家)。。。(――摘自“表妹”10.07.13的来邮)”

“飘零好,今天上影厂回信了,说;冯喆同志离上影厂已50余年,时间已久,经查找由于我单位没有冯喆同志的有关材料,故无依据回复你提出的有关问题。建议你可以通过相关手续到冯喆同志生前所在单位——峨眉电影厂或当地公安部门了解,在查阅相关档案的基础上来解决这一问题为妥。(――摘自“表妹”10.07.28的来邮)”

“飘零好,他(指冯喆同志――笔者注)肯定是党员而且戴xx 耘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在45年,妹妹后来知道此事,她生前怕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又把“追女事件”亮出来,本来在大家心中恢复了平静的事又热闹起来……(――摘自“表妹”10.08.10的来邮)”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从冯先生遇xxx 害至今几十年过去了,还尚未能找到能证明他当年的党组xxx 织内部处分材料或尚且健在的,组xxx 织内的证人和相关的证词。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冯喆的胞妹冯琳小姐)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冯琳与部分香港左xxxx 翼艺术工作者合影)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冯琳小姐在香港的追思会)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冯琳女士的剧照)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冯喆同志的表妹邬女士与亲友、《冯喆吧》吧友们)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冯喆同志的表妹在墓前拜祭表哥)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笔者与冯先生的影迷们在冯喆墓前拜祭)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四)


相对而言,最能直接说明事实真相的,是查阅到冯喆同志的档xxx 案材料。

由于过去了的时间较长,大多数能够证明和提交证言的人都相继地去世,尤其是冯琳的离世,越发增加了搜寻解读冯喆同志“党xxx籍”之谜的难度。

 

这里,不能不提到两个关键时期的关键事件的关键人物。

 

第一位,是刘xxx 澍刘先生。

“党xxx籍”的一段文字是他最早在04年17期的《大众电影》上公开发表的,现在他又收编并荣升为国家级电影研究所的研究员,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以他的能力和权力查阅冯喆同志的档案不应是问题。不过,自从他的文章发表以来就不再回应有关冯先生“党籍”的质疑。再则,人的地位一旦发生显赫的变化或者是官袍加身后就会产生出与原先很大的差异的,如乡村歌人阿宝;民间艺人李玉刚;自由撰稿人当年明月……

 

第二位,是樊xxx 建川樊先生。

樊先生是民营四川建川博物馆的馆长,以他的实力和在四川的上层人脉关系,查阅冯喆先生的档案也应该不是问题的。问题是樊馆长能否在毫无名利可图的前提下出面为一个走了几十年的老演员去“白费劲”!?

 

当然,还有CCTV的小崔;还有上海影视图书博物馆的负责人;还有四川成都曹贵民老电影博物馆的负责人等都可以出面探求。

不过,关键的关键,还是冯喆同志亲属的力促与牵头,大伙儿出谋献策方才是解xxx密冯喆同志的“党xxx籍”之谜,还原一段历史真相的重要所在。

 

我们这般热切地寻求和要解开冯喆先生的“党xxx籍”之谜,丝毫无损于冯先生的美好形象,一个不在任何党派之中却能至始至终忠精报国为民的君子是有着何等博大高尚的情操?!

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盼待还原一个更真、更美、更善的,我们深深地崇敬和爱戴着的,这位我们心目中的偶像公子,所谓“爱之深,求之切”,因为我们容不得对他涂抹并留下哪怕是丁点的污糟。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晚年的曾xxx志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蔡xxx 协民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早年的潘xxx汉年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钱xxx英郁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陶xx 铸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文xxx 革”之乱像)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潘xxx 汉年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潘xxx 汉年夫妇)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陶xxx 铸夫妇与xxx 毛泽东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刘xx 长胜同志)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文xxx 革”红潮时的出版物)
【原创】冯喆先生的党籍之谜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豆蔻年华的曾xxx 志同志)
  

俄,一直都是这样以为的……

愿,天国里的冯氏兄妹仍一路走好……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冯喆先生诞辰八十九周年于广州荆雨庐祭文 

                                                       

(本文采用了部分网上公表的资料图片,谨此向上传作者深表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2894)| 评论(1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