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少年时代(四)  

2010-09-09 23:45: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少年时代

                                                                              飘零公子

                                                                              

                                                                                (四)

 

顽皮,或者说调皮,是过去大多数小男孩的本性。

我也顽皮,或者说,小时候就是个经常调皮捣蛋的家伙。这德行甚至延续到了初中……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因为调皮,学《铁道游击队》里的刘洪飞身上单车,给车后灯的螺丝在大腿上划了个大口子,白花花的皮肉,红彤彤的血……结果,上医院缝了十来针。

因为调皮,握住刚刚烧焊完了的铁棒上,两手烫成焦黑并布满了大水泡……结果,上医院包扎成了两只北极熊熊掌的模样。

因为调皮,把邻家的孩子背上烫焦了一块拇指般大的皮肉……幸好人家家长宽大,没有追究。

因为调皮,到珠江野游时,偷拿江中运水果木船上的西瓜,被水警逮着,往小弟弟上涂了黑油漆,以示惩戒。

因为调皮,学校、老师、邻居、同伴、同学没少给我们家告我的状,更没少挨父亲的训斥和体罚。大概由此影响,后来我那“舞动菜刀”的青春叛逆期来的更早、更加的猛烈……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小时候漫山遍野的岗楝)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有一位从南洋回国新来的华侨老师,教音乐的,姓霍。

她长长的波浪型卷发,高挺的鼻梁,天生的双眼皮下是清澈的双眸,人特单纯、漂亮。正因为她的美丽,导致成了不良学生骚扰的对象。

我和班上的捣蛋同学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在她来上课时给她乱起花名,还经常故意阴声怪气地扰乱她的教学……她多次被气哭了。

学校依然又是将我留堂,告家长;父亲依然是脱下布鞋抽我的屁股、大腿、罚企、不准我吃饭……

不久,她离开了我们的小学,说是回南洋去了。后来我想,她是定被我等使坏气走的。

长大后,神差鬼使的我也当了师者。我常在夜深人静之时想起了她,不知她现在安好否,我一直真的很想向她当面表示我的歉意与年幼时的无礼!

 

小学上了一大半,大概是加入了少先队的第二三个年头吧,“文革”来了,砸烂“封资修”,学生罢课,学校停课,我也傻不愣瞪地当上了“红小兵”。后来是红卫兵……

现在想来,红领巾红巾咱围过;红小兵胸牌咱挂过;红卫兵袖章咱戴过,至今还糊里糊涂搞不清这到底是件啥事……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标准的红卫兵着装)

 

 

学校的桌椅板凳和教室门窗被高年级“造反闹革命”的“红卫兵”砸烂并且扔到了操场上,与缺胳膊断腿的教具一块堆积如山。

一天回学校,见到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她的胸前挂了块被专政对象的牌子在扫着过道。一瞬间,感觉到空气与氛围都充满了萧杀与凝重,我呐呐地低声叫了声:“老师”。

老师没有应答,看着我勉强地点了点头,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一丝的无助、伤悲、无奈与绝望……到如今,当年老师她那对眼神仍然还是清晰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文革”来了,父母被“造反派”定为“走资派”,被打倒后关进了“牛栏(关押认定为‘牛鬼蛇神’的地方)”。一段时间后转送去了“五七干校(共党干部劳动、学习、改造的农场)”。

没了爹妈在身边,没了老师的管教,没了公检法的束缚,就象没了王法的混沌世界一样。

没有学上的日子加上没有爹妈的日子,我像只野放的小山猪,看似自由自在,毕竟是老小离家,白天有宿舍的小伙伴们陪着一起玩耍,可到了晚上黑灯瞎火只剩下孤家寡人时,每每独自一人坐在街边或回屋捂着被子恸哭不已……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文革”时期的和尚)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文革”时期的尼姑)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广州公园的门票大多是五分钱,而五分钱则可以买半张儿童电影票,可以来一碗放肉的粥。顽童自然是不想买门票的。

盘福路口观音山(越秀山)靠近五羊雕像的公园入口有座千年的古城墙,墙头上长着一棵或许有了几百年了的,盘根错结的老榕树。老树根把十多米高的城墙头包裹的像貼了块网油似的。每天的午后,来自四面八方成群结伙的顽童们便像八路军攻城战役一样,开始前赴后继地从城墙的底基,榕树的根部开始攀援。爬上城墙顶端后,再翻过一座长有茂密植物原始丛林似的山包,便可以进入到公园园内。

紧张、惊险、刺激、亢奋、无序、傻冒以及迷惘,我几乎每周都去攀爬,进到公园去游泳、划船、摸鱼、折花、寻找能做弹弓的树丫,成了众多爬高“顽猴”中的一匹犸骝仔。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公园马路的对面是象岗山。

当年的象岗山上远看是光秃秃的。这山是因为近代民国初期开凿兴建大北路,将观音山的一脉拦腰斩断而形成。山岗的岗顶还有少许的树木,平时静幽幽的,只有几副裸露在地面的石棺材。石棺上沉重的棺盖在两千多年里大概遭遇过太多的盗墓,它们有的被打烂,有的被移开。我们常到那去歇脚和玩耍,或是跳进杂草丛生的石棺里寻找像草蜢、蟀子、土蟑螂等昆虫什么的。

没想到,就在这些个裸棺的下面却埋藏着日后惊天的大发现――一具金缕玉衣和南越王金玺等无价之宝……现在,那里已经成了广州著名的《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所在地。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慢慢,翻墙入园成了我等的僻好。而动物园的一次翻墙,却成为了我少年的绝恋。

动物园门票是两毛,那时候也算得上是孩儿们的一笔大数目了。

习惯了放任,习惯了不买票,习惯了“忍者”习气”的我跟同伴们是动物园里动物们的“常客”。猴山、蛇馆、河马池、大象堡是我们最爱逛的旮旯,哪怕是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的。那些个地头的大树根下大多都曾留下过我们豪放的便溺……

 

一次傍晚尽兴后正从厕所出来准备离园,却被一老头逮个正着:“企喺嘟!有冇买票嘅……”一声吆喝,使得四同伴中俩人慌忙逃离,我和另外一个却被带到了动物园的办公室。

经过“审讯”与搜身,把口袋里的几个硬币作为罚金都掏去了,但老头还是不罢休,硬说我们还没老实招供,说是要扣住那,晚上再关到狮子笼,和狮子一块做伴儿去……天色渐晚,园内阴森森地,加上虎啸狼嚎,说是不怕那绝对是假的。

老头这一招忒狠毒,当场就把我俩都吓得嚎啕大哭起来,连声大叫:“不要把我们喂狮子,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啦……”就差没有尿在裤裆里了。

 

被放出来时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受过一场大的惊吓和饥渴的折磨,我和同伴起誓,以后再也不翻墙入公园了。从此,我果真兑现了这个小孩小时候小小的诺言。

现在想来,老头当时或许只是要吓唬吓唬我们的,不过,蒙骗孩子得有个度。大人的话小人是当真的,幼儿是经不起惊吓“考验”的。要是我俩当场翻了白眼,口吐白沫,甚者两腿一蹬,吓死个球了,看你老人家怎样收科?!

以后每次要是经过广州动物园门口时,都会勾出这件令我惊悚、羞愧、耻辱、忿怒的事情并想起那个王八蛋的老屁股来,不知如今他死个球完个鸟蛋了没有!?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梵高的蓟花油画)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广州园林部门的公务车在工作时间里载的竟是……难怪市内经常有不明不白被锯倒拉走的大树、老树、好树)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说到羞辱,打从这事后我就常常在自问,若有一天被敌人逮住,我能否就像江雪筠同志那样不哭鼻子,经得住严刑拷打而不屈膝叛变呢!?

不过,日后,在越南战场上除了刚开战的第一二天前有点害怕外,加上守边界,几个月下来,指那打那,虽然没有战伤战死,但俺觉得自己还是蛮英勇和不是孬种的。

还有,哪怕是到今日,我都有资格而没去申请“归化”为日本国籍。因为,我没忘记我是老八路的儿子;因为,我的脊梁骨还没有歪斜;因为,我不愿意逼迫自己放弃父母从小就给我起的中华大名,去更换一个强行替代的日本人名字……

我更不会像江姐的后代彭氏一家那样,在新中国最困难的时期国家培养他成为了博士研究员,他却用几乎是叛逃的方式跑到曾杀害了他母亲等志士的彼国,并加入了山姆大叔的国籍,反认仇者为己友,反认他乡做故乡。说他们不肖和荒唐已经是太温柔了,其就是国家、民族的逆子与罪人!

慢慢的我似乎懂了:意志和信仰是可以控制欲望与肉体的。有了执著的信仰与意志,不仅江姐,或许您我也能成为一代楷模的“江哥”的!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江姐的后代彭氏小时候在母亲的画像前曾起誓)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江姐生前一家三口的留影)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江姐的儿子彭氏)

 

 

西关有中山八路的泮塘;中区有小北路的下塘;河南有江南大道两旁;东山有废弃的天河军用机场,这些地方的农田菜地水沟都是我们捞鱼捕虾粘蝉抓螃蜞逮水蛇的好地方。一顶半旧的太阳帽,一个竹编的筲箕,一个洋铁桶,一副小竹篓,一根长细竹,一瓶自制的胶水成了我们长夏中豪迈不已的全副武装。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明媚的蓝天,丽日长云,阵风吹动着“唰、唰”作响树梢,秋蝉们此起彼伏的鸣唱,田埂上摇曳着蓟草的蓝白花,小青蛙不时地跳入水中,小水沟的泥鳅翻到水面换气时翻滚的泳姿,翠绿的浮萍随风在水面上荡漾,成片地水浮莲或水葫芦的紫花在河涌旁水塘边上恣意地绽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每当筲箕慢慢地浮起,泥水漏下,上面呈现出了蹦达着的小鱼小虾小蟹泥鳅黄鳝乃至水蛇时,我与同伴们是甭提多惊喜、多兴奋、多幸福……最令人美不颠颠的是能捞到一两尾公的,成熟的,尾旗绚丽多彩的花手巾鱼来。

每当长竹静悄悄地伸向匍匐在树枝正高歌不停的雄知了,最后闪电似的一击“啪”地粘住牠的翅膀,知了“噗嗤”地从嘴巴长刺般的吸管和尾部喷射出一大股液体后,拼命拍打着两翼吱哇乱叫地从竹头的粘胶上被取下装入竹篓……这时,得到的是一种满足、惬意和美妙的享受。

每当快要接近长堤的江边,就能感受到江风的吹袭,嗅觉到珠江河水特有气息。江边上有众多的苦力在装卸着船上的货物,他们一人一包,一人一签,一块棉麻的披肩,来回沿着一副狭窄而斜长的跷板,边走边干边哼哈着抒发他们内心情感的梢子……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此时,我们的心跳就会不断地加速,在边走边行中脱着衣裤;在边走边行中吹涨用作救生的塑料袋或是汽车轮胎内胆,到了河沿后就往江里纵身一跳。并且,我们还能看到今日的潮起潮落,就能计算出明儿的最高水位……江河湖泊的野游,尤其是在暴风雨和大浪中以及顺水顺潮长距离的畅游,是孩儿时的心头最刺激的爱。

越秀公园、沙面、中央公园、西郊、红楼、珠江、东湖、三元里矿泉等游泳场也是我们常去嬉水的乐园。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除了游泳,电影院当然是说一不二的另一个超爱!那时大多是白天去远足,晚上去看电影。

我们的手上收集了许多电影院的,各种颜色的废票。常常是买一两张真票,夹带着一两张旧票,趁着人多入场时蒙混着过关。进了电影场,没开演前潜伏在厕所里,一旦见到熄灯或听到开场的音乐响起后才溜出来。有空位就坐空位,没空位就几个小孩挤在两三个位子上看。那时候大多数电影的对白我们都能背诵如流……对电影的爱几乎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放园)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放学) 

 

随着岁月的流逝,少年时代的老影院老剧院露天剧场绝大多数都在旧城“开发”的钩机与锤打中轰然倒下。仅仅在老城区里,“美华”没了;“新华”没了;“中华”没了;“乐善”没了;“西关”没了;“广州”没了;“西濠”没了;“东山”没了;“新闻”没了;“彩虹”没了;“长寿”没了;“惠福”没了;“金声”没了;“解放”没了;“儿童”没了;“铁路文化宫”没了;“文化公园”没了;“市三宫”没了;“羊城”蔫了;“南关”蔫了……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少年时代(四)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未完待续,谅!)

  评论这张
 
阅读(1762)|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