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精X虫  

2011-07-23 12:27:2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精虫

                                                                                (小说)

                                                                                飘零公子

 

                                                                                 (一)

                                                                                   搭讪

 

前段时间见过一面后,她给他来过电话和发来过许多条短信。慢慢地,从她的只言片语中他知道了她少许的过去和现在。

 

她今年四十四了,从未生育过,在市里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平常炒炒股,到公园溜溜和唱唱红歌什么的。说是分手的丈夫满脸络腮胡,为了留在城里利用了她;说是还在她的食物里放避孕药,乱伦……知道她喜欢胡子重的男人,所以他在第一次见她时有意一星期都没有刮脸。

从她口中他知道了她有一交往甚密的相好,一比她小二十多岁的体育学院的学生,虽然,她知道他早有女朋友,却也常常为此吃干醋。她也时不时来短信说为了那个女子又和他怄气什么了,等等。不过,打也罢骂也罢她还是常说她爱那小男孩的阳光与活力。

她很渴望跟这个小男生诞下一男半女。她对他承诺:如果有了小孩,出生后的一切都不用他操管。然而,几年过去了,同她的前夫在一起一样,她的肚子总是不争气,眼看就快要到更年期而且要告别例假的年龄了,她唯有更加努力地去寻觅新的,甚至可以是不结婚没真爱只要她觉得有交配价值的那种男人。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盼)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麦当劳汉堡食材公交配送) 

 

“也是从网上相识的,跟我差不多大。几年来间或也有和他会面的时候。刚才我们在小菜馆子里吃了些东西,我俩都喝了点酒。他个子不高,一点都不帅,但从不嫌我这嫌我那。就你你穷讲究连我穿什么鞋子梳什么发型都要罗哩吧嗦的……从我那儿出门时天正下着雨,他伸出温湿的软手摸了我的脸一把,噢!突然间我有了一种家、一种特想嫁的感觉,要不是他早有了他那老虔婆……”

 

“我刚刚又和体院男孩大吵了,他的手机里居然还保留有别的女人的短信,气死我啦!上次他向我发过誓只跟我一个好的。”

 

“你以为你是谁?!不拿证就想上床,天底下那个女人愿意试床的?!马上就去登记吧,我就是你专用的咯。我们再生两男一女或儿女成群也行,我特别喜欢男孩子!你不是不受国内计生政策的管束吗?你要是再出去时你到哪儿我就跟上你到哪儿。”

 

“我躺在床上还不想起来,你难道不想马上见见你日夜思念的大美女吗?我老公曾说我的大波波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他老用他满脸的胡茬埋在中间唷。他说比我更‘突出’的还没出世呐。我老公真的很好,他可厉害哟,是个团级干部。”

 

“我有个大姐朋友五十出头了,我跟她说过你的情况,她对你可是很感兴趣哟,想不想见一见她?要么一起去凤凰城张家界玩一玩怎么样?”

当他再去信询问她考虑过出游时能否接受男女共宿的问题时,她却回答道:“我正在美甲店修甲呐,我还是喜欢涂黑的。你这个花心萝卜,连五十多岁的老女人你也想要,骗你的。要去旅游的话你只管买单就行了。”

……

 

常常是这种黑白无常、上下颠倒、喜怒有形、前后矛盾、时有时无的无厘头二百五搭讪让他哭笑不得,无所适从。他说她是人性变异中的离女。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私染)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地铁出入口)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路边物流)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等待红绿灯) 

                                                                            (二)

                                                                            神经质

 

从和她第一次见过面至今已经过去快两年了。虽说是在大白天的食肆,见面时间也只有几十分钟,但她给他留下的印象,或者说本来就不太那个的感觉也几乎荡然无存。现实中一个不修边幅、自大、无知、乱性、懒惰、耍泼、顽固、甚至神经兮兮的中年妇人呈现在他眼前。那次见面还因为过了酒店的饭市时间和她去吃了快餐,过后被她在电话里骂的狗血淋头,说是从没有哪个“狗屁男人”敢如此吝啬请她吃过猪润粥、牛腩粉,再怎么差也是去吃第一面的云吞……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抽一口) 

 

近期她常常发来的短信也让他啼笑皆非。架不住她的言语挑逗好几次当他放下手上的一切准备去见她时,她却轻描淡写地回马一枪,用揶揄、嘲讽的口吻拒绝了他,让他觉得很是有损面子。

 

就这样在断断续续的电话和短信交往中过了两年。终于,有一天她突然来短信说很想见他,并且约定即使是孤男寡女共一屋时要是“发生那种事也不会在乎”的承诺。其后,她将住址告诉了他。

“这回不是又发神经,该是真的了吧!?”他想。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男洗手间)

 

                                                                              (三)

                                                                             兜兜转转

 

出租车拐进了一条内街口。

正当他留意着车窗外马路对面酒楼食肆的广告牌,在打算一会儿出来和她一同吃午饭选择哪一家饭店时,司机有点难色地回头说:“再进去就怕不好调头出不来,要么……”他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一区大体他是知道的,但具体哪一条内街的确是有点搞不太清楚,也不晓得这条街的深浅,要不自个儿下来找找看得了。他便对司机说:“劳驾,那就停这吧。”

 

走了一段路后他见有一花铺,便上前挑了一盆大的,果实累累、紫红相间果叶儿都茂盛得不行的朝天椒,他记得她说过自己是辣妹子出身。这盆小辣椒正好既能观赏又能吃食。

让掌柜包好后他提着那盆椒继续按她给的门牌号码找了下去。这时的太阳已晒得老高了。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着装与假装)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今天有领导要来)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烤红薯哥) 

 

好不容易找到了地址上的门牌――一栋九层高的房改房。她住在八楼。他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是到了楼下,让她下来开楼道的铁门。

临行前他跟她说过希望见到她时能姿整一下自己,或者穿的性感一些,家里能够看到一种浓情厚意的氛围,毕竟相识了这么久才摩擦出能够私密接触的这次机会,他还是挺珍惜的。

 

楼下的不远是一肉菜市场,连接到她楼下是一溜儿水产和三鸟的档口。近处一堆一堆的海鱼夹带着开了膛的淡水鱼杂乱地摆放在了地上。一群群绿头大苍蝇在鱼身和鱼的内脏上面飞来覆去,带腥味的血水四处流淌着,小街的空气里弥漫着鱼腥加上鸡鸭鹅粪便的浓烈味道。

“这样的环境能出素质高的女人吗?!”但他又一转念,想:“在东京银座高级夜店里的小姐和妈妈桑不要太多是从上海小里弄出来的姑娘们,无论姿色相貌身材智慧都让人客和爸爸桑们神魂颠倒、如痴如醉。看来,素质的关键还是人文背景,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高湿高热的城市,认金不认人要钱不要情的南蛮鬼地方我早晚是要离你而去的……”正想到这,她下楼开门来了。

“这是给您的。”他递上那盆朝天椒。

“唔,好象挺便宜的吧!?”她冷冷地道。

 

                                                                               (四)

                                                                               芝麻门

 

上到八楼,他有点气吁吁了,正值酷夏,他的肩部和胸部都渗出了些少的汗水。她把他送的盆栽随手搁在了楼梯间外,开锁一同进了房门。

这是一间三居室的旧宿舍房改房,墙壁涂成了橘黄色,倒也象收拾过的样子。屋里没开空调,窗口都开着的,整个房间显得格外地闷热。第一次进别人的家他没想说啥,规规矩矩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她脚上穿了双肥大的男士旧拖鞋,脚趾甲的涂油已经斑驳脱落,和手指甲涂的是两种不同的颜色。手指甲盖的长短也参差不齐,一头天养的头发大概好久也没上发廊去修整过了,谈不上啥发型。上下身的衣着就像逛菜市场的大婶大妈一样样。

“看来,她没把一个喜欢她的男人的约会和企盼当作回事儿……或许她也并不太期待这次会面后的欢情……”他想。

 

他看了看錶,觉得有点不早了。为了吸取了上一回请她吃饭的尴尬,便说:“要么,进去您的房间看看?”他在暗示着她。

“看你,着什么急呀?!你要洗个澡吗?”她回道。

“我刚冲完凉才来的。”他不想在一个他完全陌生甚至可能还会有几分危险的地方卸下身上的一切。

“那你就再坐一下,我去简单洗洗?!”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女人说男人不爱也能上床。男人说女人不懂性和情的区别。但不管怎样,男人没有感觉的信息发送到神经中枢,那“小弟弟”何能竖起,何能硬朗,何能发射?!他和她就这个话题不知交论过多少次,但最后仍是各执己见。

他对她说:“人到中年,又再贸贸然的结合很可能会伤不起。都不是小姑娘小青年了,床上的那些个事儿真的这么关乎紧要吗?!而男女恰恰正是到了床上,到了赤裸裸时才能体现出各自最为真实的里里外外、方方面面。”

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一直来反复说是要“登记后才上床”的她不知为何今儿突然传唤了他,接纳了他的私访。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男厕) 

                                                                                  (五)

                                                                                    交合

 

卧室里是一台老式的冷气机,因为是进来后才刚刚启动,屋子里还有点热,。他半倚在她的床头靠背上,静静地等待着她的进来。他还是期待着洗漱后的她仍会给他带些来什么,哪怕是一丁点的惊喜。

 

良久过后,她用浴巾遮掩着上身,穿着一条宽大的说不上来什么颜色的棉质内裤,散乱湿漉的中短发,趿拉着那双大拖鞋边说边走了进来。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要关上客厅那边的窗和房间门吗?”他问。

“嘢呃,关它干嘛?!”她虽说自小就在这个城市住了几十年,与父母交流也讲普通话,但无论的本地话还是普通话她都说得不怎么地道。

“一会儿声音不会传出去吗?”

“哪来什么声音!你别吓唬我好不好,我可没有你那么‘激情’的唷。”

 

他不想再多说什么,轻轻地把手伸向了躺在床上另一边的她的脸颊。她没有拒绝,毫无表情地与他轻吻了一下。

慢慢地他脱去了上衣和长裤,只剩下一条豹斑色镂空纹样的性感小三角内裤。她也把盖在胸前浴巾拿开,并麻利地脱下了那条毫无感性而言的大裤衩,豁然露出了两只已经下垂但还是有相当份量的大奶和肚皮上那好几圈像是被筛子捆绑着的赘肉,一条蜈蚣似的手术疤痕也赫然横陈在她的腹上。

“怎么会有条疤的?”他有意问她。

“以前割阑尾时留下的。”

“哦~”他继续道:“您还是蛮白的,可能穿上黑色的胸罩和相配色的内裤可能在视觉上会更美妙一点!?”他觉得她全体毫无性感可言,就故意在暗示和规劝她。

“唔~那来的这么多事儿!一会儿搞脏了又要洗多麻烦。”她拒绝了他的欲求。然后平躺下来等待着他的开始。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无奈之下,他开始专心致意地对她进行从上至下的爱抚,而她却心不在焉的嘴里不时地絮叨着些毫不相干的话题。在即将完成的前戏时他才发现她的‘小妹妹’并没有出现任何湿润的迹象。

“啅一下‘小弟弟’好吗?这房间挺热,血都跑到了表皮,一会儿下面可能会充血不够的唷。”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她说。

“呜~真恶心,我不干!”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会是一次毫无性趣的交合:要么草草完事;要么就此打住。但他觉得既然来了还是要有最起码的爱德的,再怎么也要交了“功课”才行。

他戴上带来的套子和抹上专用的润滑油正准备爬上她身上去时,她却挡住了他。

 

“干嘛戴那玩意儿?”她的脸色有点愠怒。

他看了看她,不解地反问道:“我习惯了。这也是对您负责呀,您不怕惹病?再且,万一有了怎么办?!”

“怎么会有呢?!我现在是安全期。”

“那也不是保险的呀?”

“你怕什么,有了我也不用你负一点点责任的。”

 

他一时语塞。

确实,当一个男人碰上对方说不用戴那东东的艳遇时那往往是一阵穷窃喜的。今个儿他实在不敢领情,心头却“咯噔”地沉了下来。

也难怪,打从他懂得了避孕套,打从他第一次使用它,他有过太多太多的那些刻骨铭心和心惊肉跳的教训。这些年来,他在管理自己的下半身这档子事儿上从却未敢懈怠过,越是接近熟年便越发苛刻地管束着那每一次闯荡出来的“千军万马”。他深知风流快活的同时也可能是招来折堕惹祸的伊始。

 

“反正我不要那劳杂子。你要戴的话就别上来好了!”她又一次严厉地说。

 

“那我射在您的脸上?可以美容哟。”看来插入是没门了,他只好开玩笑似的说。他明白这次的结局定是一场不欢而散的邂逅,为了尽可能地保住对方的面子并且也不想搞得太僵。

“恶心!”

“那,射在奶子上?”

“不行!”

“肚皮上总归可以吧?”

“那就快点吧。”显然她已经不太耐烦了。

“那我自摸,您配合一下好吗?”他仍然温柔地说。

她再没说什么,只是瞪了他一眼。

……

很快,他就“见到了毛主席”。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男公厕里)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母子人客与商品) 

 

他用湿纸巾温柔仔细地搽干净她身上的液体和自己的下体,把纸团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做完“功课”交了“作业”的他边穿衣服边缓慢地说:“您可能要去检查一下妇科……您大概有尖锐性湿疣……”为了避免伤着她的自尊,他是背对着她小心翼翼地讲的。

“胡说!我每年都做一次体检的,从来也没有什么妇科病的。你别忘了我们家可是搞医的!!你别乱说啊!!!”她差不多要跳起来。

“您自己用手指摸一摸下面,好象有十粒八粒那样子,是我刚才无意摸到的。”

“没有啊,哪个位置?”

他转过身来,欲言又止:“阴道口”

 “你乱说!”她近乎发怒一般。

 

俩人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说:“我们吃饭去吧,不然又要过了开饭的时间了。”他实在不想和她争辩,“那么简单的常识她居然会不懂?!抑或她是不愿正视?。”

“吃什么吃,没心情?!”

“您真的不饿?”

她没有说话。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三星级宾馆里酒楼的盛菜盆)

 

                                                                                    (六)

                                                                                     释然

 

又是一阵子的沉默后,她说:“我穿什么衣服?”

“没关系,您随便。我刚才来时看到这附近有一家吃广东菜的酒楼了。”他对她已经失去了最后仅存的那一点对异性的感觉,异常平淡地说。

“不去啦,吃什么吃!”她突然又大声道。

他默默地看着她,像似在看着一个完全陌生人的目光一样。

他想了想,然后小声地说:“那,我先回去?”

她摆了摆手。

 

接下来是她开门,他道谢,尔后是下楼。

当他打开一楼的楼道门时,手机收到短信的铃声响了一下。这时,不知怎地远处也传来了打雷的“隆隆”声,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的天空霎时间乌云密布、狂风骤起。

“完了,今天没带伞。”当他这样想的时候却看见不远处有一辆的士正在调头,他连忙跑了过去。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坐上了车,他掏出手机打开短信,手机屏幕上面是他看惯了的口吻:“你也太小气太抠门了,连顿饭也舍不得请,什么档次的男人。像你这样连日也不会日的臭男人你去死吧!!!”

两年来,对她这些无厘头的诅咒言语和骂骂咧咧的近乎病态的举动他早已习惯,今日的床笫之私让他更清楚了她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妇,还好,要不是他多年来有“中央一套”的习惯,似乎差一点就成为了她钦点的配种对象了。 

望着车窗外的滂沱大雨,他仿佛有点像解脱了一般。因为,这近两年几乎靠文字通信的交际总算可以告一段落,这场曾令他既有点耿耿于怀又有点寝寐不安的情愫总算可以到了收场的时候了……

 

“这年头,先进国度相当部分的女性由于经济的高度独立,又由于优位男性的大部缺失,从而进化到了只要优秀精虫不要失望男人的时代。另一方面,相当部分的男性也因为要获得婚姻与维持婚姻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而产生了恐婚症,宁可依赖色情产业来解决一时的性需求也不婚不育,他们的队伍在逐渐庞大。

“然而,难道仍是后进大国的中国也进入到了只求借种不求婚嫁就能满足的世纪了吗?再且,中国的性产业到底仍在地下,到底是高消费高风险的行当,中国的普通男人是无法学做他国男人的那份潇洒嘀……

“她今天的举动仅仅是她一个将要步入停卵期的女人的个人行为吗?谁又能跟她过下半辈子呢?”

他不经意地冥想着……

【原创】精虫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司机,在前面的那个垃圾桶请稍稍停一下。”他必须亲手来处理他包里那团囊裹着万千“子子孙孙”的命运。

 

 

 

                                                                                                     二零一一年七月盛夏於荆雨庐

  评论这张
 
阅读(6946)|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