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2012-11-16 22:21:06|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六)

打仗调防前听说小芳姑娘被一名山东籍的退伍兵给携带着回家乡了

几十年过去了

小芳也该在枣庄哪哈尔变成拖儿带女邋里邋遢满脸皱褶一头斑白

或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大富婆的老芳了吧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啊,纪念碑!‘七.二八纪念碑’!!牛田洋的纪念碑!!!”记不清在哪,也记不起曾有多少次在魂牵梦萦中回忆过它的景色。此刻,俄终于来到了它的跟前。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俄默然地肃立在纪念碑前,久久地凝望着面前的碑石。这座碣碑并不算高大,却是数十年来无数牛田洋人心中的一座丰碑,是牛田洋的精魂驻留地。数十年的风雨征程,无论沧海桑田抑或人事迭更,惟天南海北的牛友仍会集聚在它的麾下……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沿着羊肠似的弯曲泥路走到岗顶,地面上旧营房的础迹仍可以看到。纪念碑下广场的杂草和角落中的垃圾散落着,而军营却近在咫尺。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纪念碑建在牛田洋最顶处的制高点,俯瞰着脚下两万多亩的浩瀚大地。纪念碑下的山路蜿蜒狭窄,若有众多的群体前来汇集,这条小道就必将是暨易阻拦又易驱散的关隘。三年前,为纪念“七.二八”四十周年祭,数千将来自全国的牛友拟定当日在纪念碑前汇合,其中有位高至外交部部长及兵团级高官的老战士。但就在仪式举行的前两天被下令紧急叫停,活动嘎然中止,全员都被“维稳”下去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拾阶而上,前部是二十八级台阶;过一平台后再登四十八,上下共计七十六级。从下往上看去纪念碑矗立在蓝天白云的顶端,逐级而上的台阶胜似一座直插云霄通天的浮屠。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站在纪念碑前,任由潮风拂面,东西牛田洋尽收眼底。凭栏极目远眺,只见牛田洋大地辽阔平旷,桑田美池,湖泊林带,阡陌纵横,好一幅长空浩浩,碧水淼淼的世外桃源!“哪天能带着自个儿喜欢的女人来牛田洋数星星,看月亮,仰望寻找早已消失了的,童年回忆中的银河,优雅地老去该是多么美妙与浪漫的事情啊!”俄的思绪也随同阳光海风在任意地飞舞翱翔着……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牛田洋本看似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就是一块围海造田的海岸滩涂。当年的牛田洋每个指战员平均要管种一年两插的,二十来亩水田(约一万四千平方)的水稻。加上射击训练与年度一次的实弹考核,每周大概还要摊上一两次的站夜哨。士兵每月军饷六块,够买一些诸如肥皂、毛巾、牙刷牙膏、散装饼干、白糖、雪花膏和信封信纸、寄信用的邮票之类的小物品。伙食也很差,一个月吃一次半次肉。虽然,俄曾在连里炊事班养过一段时间的猪,因为那时部队的“水”致清,“临水楼台”却也捞不到半个“月”。正是这种异常的艰苦与巨大的收获(牛田洋三十多年来共生产了近五亿斤的原粮和无数计的农副产品)而催生出来一种特殊的,刻骨铭心与相伴终生的情操与精神。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扶起歪倒的花圈,厘正挽联的飘带,俄就与一位附近村里指派的守墓老乡攀谈起来——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每年的这一天,就会有不少人来到这里拜祭扫墓。这里的部队也会送花圈过来。纪念碑原来是部队的,现在他们交给我们村管了。”老乡说。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看见纪念碑四周的有些地方都破烂了,村里也不派人修一修吗?”我问。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哎呀,没钱呀。村里的地少,我们村和附近的人都是租牛田洋军队的地的。部队的领导发大财啦……”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现在的牛田洋仅有少量的,大约一个团的兵力在驻扎。营区就在原一六四师师部周边莲塘的整个高地,统管着那一望无垠土地的租赁、旅游开发和雇佣的职工们部分农产品的生产等“军务”。别小觑这块看似漂不起啥油水的海湾滩涂,想象的出当今牛田洋的一个团副要比当年四川的留闻睬要牛多了。今天的军官与政官只是那身官服的颜色不相同罢了,不然当地的乡亲也不会讥喻部队的领导“发财”大大地。如果最不差钱的军队能拔一毛来修葺一下就在眼皮子底下的纪念碑广场和纪念碑的周边;让战士们常来纪念碑这儿义务除除草,拾拾垃圾等劳动什么地,而不是与纪念碑‘划清界限’,像个旁观者似的该多“军民鱼水”呢?!俄在寻思。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要走了,一步三回头。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回眸望去,七月二八日的艳阳照耀下纪念碑赤光闪烁,守墓人仍坐在纪念碑的基石下遥看着远方默默地吸着他的卷烟。他头上戴的破旧草帽顶端露出了一缕花白的乱髪在风中摇曳着。“要是这位老人走了,还有谁愿意为这五百五十三名共党的忠魂来每天护灵呢?”俄思忖着。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下到纪念碑广场,旁边就是牛田洋驻军的后门。一座监狱式的高耸岗楼上俩头戴迷彩钢盔身穿迷彩军服加手铐冲锋枪全副武装的年轻哨兵在绕着岗亭四角交叉巡回着,他们并不时地拿起岗亭的电话在跟谁交信着;一道延绵起伏数里的高墙加上滚筒式的铁丝网、监视探头,一扇上了将军锁的大铁闸门把军方与地方绝对地分隔了开来。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要么,试试跟守后门的卫兵说说,没准可以放俄过去吧。”想到还要绕个大圈才能返回车站,俄便走了过去对岗楼上的值勤士兵说:“您好!我是原来牛田洋部队的,今天来拜祭纪念碑的,您看能不能开开门让我从这过到正门去坐车?”哨兵没看我,也不言声,只是朝我摆了摆手,意思表示是不行。我又问:“不行吗?”哨兵还是不吱声。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喂!?”俄有点怏然不悦。

对峙了一阵子哨兵终于开口了:“我说了不算。”

“那你打电话问问能够说了算的人好吗!?”

哨兵干脆爱理不理地走进了岗楼的小屋里……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早就听说现役的牛田洋兵难缠,俄想起出发前从其他战友那得知的,牛田洋现驻军一号首长和一位后勤处长的电话,但无论怎么打和发了好几次的短信就是不接不回。常言道“啥将带啥兵”,看来果真如此。不过,回头想想,军队是“维稳”的中坚力量,一纸命令下来也由不了牛田洋一小官说话。乌纱帽与服从的驱使下能躲就躲,能不见就不见也是无为之为,下下策中的上上策。军营的小道前后一卡成了天路,借过看来是不行的了。就在无计可施的当儿,从里面开过来两辆中型客车和一辆轿车,到了锁着的铁栅门前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了一群中年人。

在他们与卫兵交涉开门时,隔着铁珊栏俄与他们其中的几位交谈起来。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他们都是来自省内五邑地区和惠阳地区。加上汕头市里原牛田洋的老兵,当中有的入伍时间比俄还早,官至营团级干部,今个儿他们也是来拜祭“七.二八”的。听说在进门时费了不少口舌,请示过了驻军的首长,最后还是要填下每个人的姓名、身份、电话后,再押下了一位同行的,在本地检察院现职的副院长的工作证,磨蹭了很久才得以进来,没想到后门的哨兵愣是不放行。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俄是进不去;他们却是进来了,眼看着数十米外的纪念碑就是出不去。一道铁门分隔着两头,哨兵与老兵就这么耗着,僵持着……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回想当年我们的军营那有什么高墙铁网监视器,军民关系虽谈不上是“鱼水之亲”,但也能够平常来往。老乡要是想找部队领导告个状,送份表扬大字报或到驻地卖卖自家种的潮州柑,蹭场电影看看什么地也是再简单不过的。那时的站哨,岗亭就跟百年前黄埔军校校门的门岗一样,薄木板搭的,穿上棉大衣连转个身也难。枪也就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岗亭前也没有什么“卫兵神圣不容侵犯”、“岗哨重地禁止靠近”、“军事管理区严禁进入”等劳杂子字眼的牌匾和禁令。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说到“哨兵‘神圣’,那谁是不神圣!?当然不是党,当然也不是军,当然就是党军以外的所有人都不神圣;那谁可以‘侵犯’!?那当然是党不容侵犯,那当然是军也不容侵犯,那当然是党军以外的所有人都可以侵犯。”俄在傻傻地试着推论起来……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记得那时,就在东牛田洋九一团三营营部外营区道路不到几十米外的土堤上有一家自搭的缝纫小铺,是一名字叫小芳,一条腿残疾当地农村姑娘开的。那时候的牛田洋兵哥哥除了在电影上一年也没准能够见上一回年青貌美的女人。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俄曾经被抽去潮安军部出公差过一段时间。记得每次军部放露天电影,百军长那美丽的高中生闺女总会穿着有别于满眼绿色的艳色服装;总会边找位子边不时地梳理着她那浴后湿亮飘逸的长发;总会在全体指战员们都坐定后在开映前恰到妙处地“姗姗来迟”;总会在留给部队家属的最佳位置上引爆来自全场成千双坐在小板凳上,伸长了脖子的战士和相当部分当官们的炽热目光。真可谓是“万马军中一小丫”与“万绿丛中一点红”。野战部队首长的家眷尤其是女孩子就是在集万千宠爱视线于一身这样的环境里长大长成的。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因为那间缝补小屋里有女人的气味儿,瘸腿姑娘的简陋板房就成了许多老兵们有事没事没事找事,今天提条军裤衩明天抓件破衬衫,再就是刚发的士兵服去那缝缝补补或是改成四个兜的官服,为的是没话找话聊斋聊荤,侃这侃那总都想在那“军民融洽”的氛围中幸福地多呆一会儿,那地方就像当今京城的“人间天堂”一样。后来,在打仗调防快要离开牛田洋时听说小芳姑娘被一名山东籍的退伍老兵给携带着回家乡婚嫁去了。小芳的离走,留下了那间屋顶瑟瑟作响的破茅寮在大堤上任由风雨侵蚀……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小芳也该在枣庄哪哈尔变成拖儿带女邋里邋遢满脸皱褶一头斑白或是十村八乡远近闻名大富婆的老芳了吧?!”俄和其他的老兵都曾这般酸酸地想过来着。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反观现在的军队总是戒备深严,要么牛鼻哄哄无法无天蛮横无理;要么瞻前顾后畏首畏脚。也难怪,中国的军队毕竟是党的政治工具,毕竟是党天下“安内”与“维稳”的首要武装。党不言语,军能何妨。不过,若果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军队连手无寸铁的百姓也要处处提防,那么“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呢!?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正在俄看完那位汕头姓施的女子发来的,邀俄共赴晚宴的短信时,铁门开了,兴许是里头哪位老兵怒忿起来把锁不知怎地给弄开了。车上下来的老兵们出了铁门就径直朝纪念碑走去。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俄给施姑娘回了信儿,感谢她的邀请,告诉她估计在六点前俄就能回到酒店,因为俄想老兵们是不会丢下俄一个人在这儿的。

 【原创】回眸牛田洋(六)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就在俄静静地坐在岗楼前的围墙下等着老兵们返回时,两名士官走了出来。一个边走边喝着可乐;一个没戴帽,手上拿着像是甜筒雪糕样的吃食也在边走边舔巴着。他俩沿刚才俄来时的小路朝村庄的方向走去。“不知他们对军人的《条例》、《条令》能够记住哪几条呢?”俄的心里在想。


(未完待续。谅!)


  评论这张
 
阅读(106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