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2012-11-16 01:21:05|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五)

女儿们白皙的面庞红润的嘴唇

小巧轻盈的身段上是黑黢的头髪

脸蛋两旁透出些许胭脂般的秀色

音柔声细水灵灵地清清纯纯

 

   “错了。你要去纪念碑?不是到这里呕。”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吃完一个水煮蛋加一小馒头和包子,一碗白粥、一小碟咸菜的免费早餐出发,转了两趟车,摇晃了近两儿小时后终于莅临了多方打听和确认的目的地——牛田洋站。刚下车的俄感觉有点不妥便问了问,小卖部的一位老乡告诉了俄。

 

       正午。盛夏骄阳。

       海滨的热风从远处送来几声狗吠和公鸡的啼鸣。偶尔几羽白鹭打蔚蓝的高空上滑过。空寥寥的牛田洋牌坊附近见不到半个人影。

肚子在叫,方圆一里内走了一圈竟找不着一家开门待客的食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这就是当年的营磐和俄要来拜偈的牛田洋吗!?”俄在问自个儿。“没错,是牛田洋。”从地名从站牌从门楼从老乡的口里都证实了:这就是牛田洋。不过,这应该是牛田洋大地的一个边角。

       因时过境迁人非物是;因地域的开发;因缺少精确的信息指引,同样是寻找地标,要去北极却到了南极。也仿佛冥冥中好象谁在故意诱导着人们来到这荒无寂寥的地界儿。

       只好原路撤退,回到中点处——鮀浦。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鮀浦附近的国道中间隔离带上俄看到每隔几百米就立有一块用意保佑平安的石刻神祠牌。包括地方党政在内,这样笃信神灵的现象在潮汕和东南沿海部尤为突出。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想去牛田洋的纪念碑,不知该怎走?”俄请教鮀浦车站附近的一位店家。

   “哦,好象是到马路的对面坐两站,在那边不远的山头。”店家往远处指了指。俄觉得有点悬,又问了一两位行人,回答也差不多。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过了马路,车站旁有一小凉茶铺。“也好,一来歇息歇息,二来找点东西润润喉咙。”心里在想,便进店坐下。“同志:来碗龟苓膏,再要杯马蹄爽。”俄一直讨厌“老板”这个称呼。反正是外乡人,看完墙上贴着的食谱俄故意这样对店家称谓道。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吃完甜品,搽去嘴角的炼乳,俄又要了碗五花茶,边喝边问:“牛田洋纪念碑是在离这不远路边的那座山上吗?”

       店家想了想,回道:“不是唷。”他约摸四十,将看似是他的孙子放回到竹制的贝贝手推车里后,说:“不对吧,那边的那个公园好象是纪念什么抗日英雄的。”

   “哦~”俄似乎记起在哪儿看过潮汕抗战这样地史料介绍的。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你要去的牛田洋纪念碑还很远呵,从这里坐车最快也要四五十分钟呵。”店主把“分”念成了“哄”,这是潮汕和闽南沿海一带人特有的发音,声母的“f”读成“h,挺逗的。俄想起了当年在部队时取笑当地人的“精摊早三雌漫胖(今天早上吃面片)……”的笑话。“我小时候学校有去过那里参观的。现在的人已经不认识牛田洋啦。你在那坐17路,到莲塘下。”他指了指店外的公交车站。“……哦,今天是七二八呀,是吧!?”店主不由地一拍手掌,才恍悟过来地说。

  “是的……”

俄谢过店主,走去车站。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经过“汕大”——这个在尚未建校前就曾经驻扎并劳动过的地方——再经过汕头精神病院,到达莲塘站下车时已经是午后的两点多钟了。

       经过询问,告知“七.二八纪念碑”离这车站要是走路还得花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如果从部队的营区穿过去,那就只要十来二十分钟就够了。要么,打辆摩的过去。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早就听战友说过现在的牛田洋部队不近人情,再远看今天的军营大门布满了铁马、钢栏、障碍石墩等物,四五名卫兵钢盔皮靴匕首防弹背心冲锋枪把守森严,看那阵势或许花费一番口舌后也还不一定能让进。想想罢了。坐摩的俄嫌不安全。这次出来,俄也想顺带走走看看,无奈之下决定步行前往纪念碑。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村头一家修理兼贩卖摩托车店里的男孩热心地给俄描绘了一张行走路线图,上面连小桥、大树、老井等都画上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手机不响,无人搭话,只有热风、鸟语、蝉鸣和不时飘来的,参杂着海产品、人畜粪便生活垃圾的咸腐气味……能在正阳下随意东拍拍,西照照,实在也是“塞翁失马”后一种难得的,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美好时光。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按图索骥,拾荒野小路而行。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进入到村内,但见不少的老旧建筑。有枯井……石桥……老树……木瓜林……成片的狗尾巴草……巨榕……挂在树梢上荡漾着的红、白塑料垃圾袋……水面上漂浮着各种废物的鱼塘……露台上遮阳的黑帘……猪圈……破败的泥砖瓦房……茅厕……罩笠上晾晒的挂面……拱形屋脊和屋檐上各式各样的石雕、灰雕与砖雕……祠堂……村委……竹竿上挂着迎风飘扬着的红蓝条格图案的万能布带(一种潮汕老农喜好的围布巾)和鲜艳的乳罩……墙上扣着的尖顶竹笠……野草的芬芳……猪牛排泄物的匂味……鱼干的咸腥……草木燃烧散开的烟雾……


       石头是潮汕特产。小村庄里仍然保留了许多大石块造的房子;石头砌的井台;石头铺的村道;石头做的旗杆;石头凿的猪槽;石头垒的堤岸,还有石桌、石凳、石礅、石壁、石牌、石坊、石窗等用当地花岗岩石制成的石头物品。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信步而行,看到一间屋子的大堂里有十多个清一色的,十来岁的女孩子聚集在一起做家庭作坊式的手工活。仔细看看,是在加工文胸吊带上的解扣。女儿们白皙的面庞,红润的嘴唇,小巧轻盈的身段上是黑黢的头髪,脸蛋两旁透出些许胭脂般的秀色,音柔声细,水灵灵地清清纯纯的。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向牛田洋部队租赁土地盖的工厂)  


       看到站在门外的俄的衣装,看到俄的发型,看到俄的人相便知道俄不是本地郎。不知她们耳语了些什么,马上便一同“咯、咯”地笑将起来,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此起彼伏尤如降临的一群天使一般。正当俄举起相机时才发现到俄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名白须老者,他正严厉地注视着俄的一举一动。“噢!来得真不是时候的‘护花使者’。”俄心里在怏怏不乐地想。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俄还是不敢造次,毕竟这是个沿海南蛮地域偏僻的小渔村,毕竟你只是个不知哪儿来的,自以为是地想多看少女们一眼的外来汉子。给你一摇橹板或一软把榔头,口味重点的再掐灭了你,把你泡成鱼露或淹成咸鱼肉干也不是不可能嘀。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算了,不拍罢了。当俄离开那间大房子走出十来步远回头张望时,或许是少见和新鲜,那些个潮汕乡村的美少女们都站在到了门前边目送着俄边笑语不断,有的还在向俄挥动着小手。当然,在天使的后面还有那双警惕的老眼——他也在盯着俄。或许他要一直等到俄消失在他戒备的视线范围外才会罢休的。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照手绘地图上的标注,过了古庙再见到一扇楼牌就该转弯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路观景一路写真一路思量一路前行。时而有高低错落的石阶;时而是坑洼凹凸的泥路;时而是长短不一的麻石板铺就的陋巷;时而是林荫;时而是日照,俄还真有点受落这种奇异的旅途。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古庙建在三叉路口,分不清何去何从,只好又一次地问路。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还是一间农家的大作坊,还是一大群天使般的美少女在嬉笑中忙活儿着女工。她们叮咛而仔细地为俄指明了前进的道路。看到她们雏嫩的小手和脸上还沾有加工玩具时落下星星点点的金粉屑,让人更感觉她们在童真中平添的几分可爱滑稽的模样。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潮汕地区的农家仍旧保留着男女孩童在成年前一般授受不亲的习俗。他们各有各的玩耍地盘,重活粗活大都是男子的事情。男孩一般到了十多岁就辍学出外谋生,大一点的女孩也都外嫁了,村里剩下的一般只是老人和小女子。女孩子是将来要待价而沽的嫁女而藏在深闺里宠养的,她们是这个世间里女儿国的人儿。所以,潮汕农村的女子细皮嫩肉白白净净;所以,潮汕的女子斯斯文文更具女人味;所以,整个岭南地域唯独潮汕地区的乡村能出美人胚子。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看来,大凡男女界限分明,或曰‘男女不平等’的国家或民族,阴阳更趋平衡:女人会更像似女人;而男人则更像个男人。”突然间俄顿悟到了这条在中国似乎会无人喝彩的“歪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照天使们的嘱咐,在看到一座牌坊似的山门时就往左拐入一条小道。按此索引走了不久,俄便看到了这个岔道口。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再复行了数十步,只见稍显斜坡的道路两旁豁然开阔,竟然出现了一大片硕果累累压弯了枝头的,躺下也能让嘴够得着的龙眼树,小果型的矮种木瓜树,结满了一挂又一挂收获在望的,低垂着的青青香蕉林子等百果园……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除了包围着的园林,眼前还有一栋平房,平房的对过是用利用竹林圈起来的铁网,铁网分割开来,牷养着鸡、鹅与家犬。两只正在午睡的大黄狗看到俄时其中可能是公的那一只稍微抬起头来,歪歪地望了俄一眼却也没有声张。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俄还是走错路了。

       俗话有讲“歪打正着”,没想到误入了歧路,却又走进了一处桃源般的园林里。不单是这样,在花果山里还礼遇到了一位美妇人的庄园主的款待……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有人吗?”俄朝屋里问了一声。

       一位三十开外,把头髪向后盘了起来的,戴着胶手套的手上正拿着一把剪子,略施脂粉、容貌清秀的熟年妇人应声走了出来。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对不起,我想去‘七.二八纪念碑’,不知怎地却走到这儿来了。”

       “啊~嗄,你从进来的那条路路口再多走几步就可以看到一个分叉路口,然后往左走不远就到了。”她温和地对俄说道。说话时面带笑容的她露出了上下两排整洁的牙齿。俄正要转身离开时,她又说道:“吃些龙眼再走吧?”说完,从身旁的筐上面随手抓了一大把粒大果密象似刚摘下来的龙眼递给了俄。这时,俄才发现房前摆放着好几大箩筐已经采摘下来的龙眼果实。她大概是要精加工,再剪去一些枝丫。想想就快要到了,小憩一下也好,便说:“随便吃您的东西不太好,您看,我给您点钱这样好吗?”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推搪了几下,她还是收下了俄意思意思的十块钱。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这是您的果园?”俄在吃,她在做。

       “是的。”她答道。

       “这些龙眼是要送去卖的?”

       “是的,电话联系,订好后就会有人来到这里收的。”

       “哦~不过,那这么大的一片果林您能管得过来吗?”

       “来拿货的人自己去摘,选够后再称一下就好啦。”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啊,原来如此。买卖双方靠得是彼此信任和关照。看来,“狗仗人势”的话是对的,连这里的狗也颇像主子般地温顺与通情。”俄这才明白过来。

       “听说潮汕人喜欢多生,有的一个家庭生十多个孩子——朵、咧、弥、发、梭、喇、七、剁……?”换了个话题,俄再搭讪道。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哈、哈……”她用手背捂着嘴角欢愉地大笑了起来,“那是以前,现在都不生这么多了。现在一般都是两个,最多三个就够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三个!?”俄还是觉得惊诧。“唔~那您家里有几个呢?”说完,俄突然感到自己有点失礼。

       “三个。大的在武汉读大学;小的在上初中。”她倒不在意。俄注意到她在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哦,看您的年纪,那时您一定是早婚早育的啰?哈、哈……”

       “唔,那个时候是早一些的。”她也有点缅典地笑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吃完了龙眼,该上路了。女主人又从屋里又拿出两瓶矿泉水递了过来,说:“天气热,路上喝吧。”还是盛情难却,收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想上一下洗手间可以吗?”感觉有点憋,便问道。

   “洗手间?哦,厕所是吗?”

   “啊,是的。”

   “可以,在屋子的后面。”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当俄出来,她正好进屋,走廊较窄,经过时俄的臂膀上被她胸前丰腴的双峰着实地蹭了一下,刹那间俄触电般似地意乱神迷,本能地冒出“投以木瓜,报之琼瑶”的非非之念来……

 【原创】回眸牛田洋(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下到坡底再回眸望去,原路已被层层叠叠的果林所覆盖,唯有鸡犬相闻……“别了,俄的旅途上铺满鲜果的桃花源;萨拉吧(SARABA日语,告别了,再见!),纯朴善良的人和物!”俄在心底里向她、向它、向牠们一一挥手致礼!

       

(未完待续。谅!)

  评论这张
 
阅读(1120)|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