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2012-08-06 23:13:06|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

美女经济的时代,如此靓丽范爷般的女子在这里当走鬼管铺

简直是有点暴殄天物

造孽呀

 

这是一家两星级左右的酒店,共高九层,装修稍嫌陈旧了点。

前台的接待是一位白脸、短发、大眼睛的熟女,笑靥的两边是一对深浅不一的酒窝。“入住吗?”酒店的清闲时段只有俄一个客,略显丰满的她轻柔地问俄。

“怎么这上面的价格比我在网上预订的要低呢?”当我看到《是日价格》牌上标准房间的价格后问道。

“还是有点不同。要么您先上去看一看,然后再选择?您也可以换掉预订的房间的。”说完,给楼上的服务员拨了个电话。“您上四楼和五楼对比一下?”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看过相差十元的房间后,服务员告诉俄不同的地方就是多了一张小桌子,并推荐我能省便省,住几天也可以节约一顿饭钱。她是好意。

本来网上预订有规定:现价低于订价可赔付三倍(三天)的价钱。考虑到大概要进行举证的过程,可能要“得罪”网企,还会在酒店的美媚前丢失一点点可能本来就不存在的“面子”或曰“尊严”,想想还是算了,也就是几十块钱。

“您要正面的房间还是后面的?后面的比较安静。”她还是轻柔地问。

“那就后面的吧。”

办完了入住手续,上了房间,放下行李洗漱后已经到了傍晚时分了,还是先去探究和解决肚子的问题。

下到服务台,还是那位女人味很够的前台接待在。俄把照相机袋子保存在了总台的贵重物品处后问她:“这附近有什么味道、卫生、服务、价格都值得推荐的,吃东西的地方吗?”

她想了想,轻声地说:“出了大门对面过马路往左大约走一百米有家叫‘不夜城’的酒店。”

“好的。谢谢您!”

“不谢。”她依然轻柔地回答。

俄忽然记起在网上资料中曾浏览过网友推荐的这家饭店。“酒店经理真有眼光,把这娘子放在了总台。她是男人睇一眼就能喜欢上的,可以托给整副身家的,再收拾打扮一下是很拿得出手很有面子的,红颜知己型的女人。”谢过了她,俄边走出酒店边在想着来。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都说夜生活的程度与质量是衡量一个现代城市的重要指标。经济特区的汕头是一个有夜生活的地方。

走了不远是一家门面装修得还不错,卖潮汕特产蜜饯零食的店铺,店的门楣上自书是“老字号”。已经是傍晚的下班时间大街上人来车往而店内却静嘤嘤地,只有看似老板娘的一中年妇女和一位看似是她家婆的长者坐在店里。

大概是不嚼烟不好酒的故俄从小就喜欢吃零食。虽然潮汕的零食负面报道很多,可俄还是神差鬼使不由自主地进了店,刚才还有点暗的店堂电灯亮了起来。

“这种胶罐装的是多少钱一盒?”俄问那女店主。从踏上火车开始俄就只能用普通话来沟通了。仅仅是相隔数百公里的邻市,到了汕头更是成了“聋子”加“哑巴”,连昔日当兵时学的几句骂人的潮汕话也完全给忘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上面有写。”女店主上下打量着俄,大概是在猜想俄是从哪儿来的观光客。

“哦~”俄凑上前仔细地看了看,字很小,罐顶上歪歪扭扭地写着“28”两个数字。

看见有零售秤着卖的,想想买罐装的怕不合口味时吃一口就会搁下,不如先少买一点,好吃的话再买:“可以选几样少买一点吗?”

“可以。”

“那,这个、这个、唔~这个……都要五块左右。”俄一口气选了五六个品种。

“不可能那样准的,多一点可以吗?”女店主似乎脸色有点不悦。

“可以。”俄连忙道。

等她打好包,共五袋,差一点五十块,比预算多了近一倍。出了店途中取出一看,有的袋子里还舀进了可增重却不能吃食的腌制汤汁。俄哑言、无语,唯有一声叹息。尝了尝,有一两袋还是挺好吃的。不过,后来的几天里当经过这家店铺时一想到老板娘的苦瓜脸,好多嫌少的作派就忍住口水径直而去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特产店的对面是酒店职员所指的“不夜城酒店”,店面看上去还是挺辉煌的。

一进店两位服务员小姐迎了上来:“○●◎◇◆□?”

听不懂潮汕话的俄用国语回道:“这里有饭吃吗?”

“啊,有呀。吃什么?海鲜?我们这里的海鲜很好的呀。”说完,小姐就领俄到养有鲜鲍、海胆、活鱼的水槽前。

“是先坐下来再点吗?”俄问。

小姐用手指了指橱窗里的卤味和水槽里的活鱼加上冰块上搁着的冰冻海产:“在这里点。”

“有菜牌吗?”

小姐摇了摇头。

“那怎么计算呢?”

“随便。你要多少都行”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看到卤鸭肝、卤鸭肾和卤肘子的成色还不错,俄便对小姐说:“这些每样要十来块可以吗?”

“不行。最少三十八块起。”

“哦~敢情不是‘随便’,是有底价嘀,少了是不卖嘀。”乡巴佬进城似的俄在想。“吃不了这么多,各样来点行吗?”俄又问。

“卤味拼盘,四十八块起。”

“可以,那就来一个。”俄又看了看写着麻虾的水箱,问:“这虾怎么卖?”

“七十八一斤。”小姐白了俄一眼,看上去有点不耐烦。

“那来半斤。白灼。”

小姐没再理俄,招呼新进来的熟客去了。

俄捡了张桌子坐下,桌面上空空如也连根筷子也没放。一会儿,一位服务生端来一玻璃杯茶、一双筷子、一条擦手的毛巾和一小碟泡菜,说是只收一块,其余免费送的。

拼盘上来,不知是份量少还是过于饥馑,没两口就见碟底了。环视了一下周围人客的餐桌,几乎都是小碟子小盘的料理。从卤味上来过了半个多钟,用开水一烫就熟的活虾始终还没来。俄催促了两次后最终还是端了上来。

出来后,想到这儿的无餐牌、无菜谱、无写真、无标价的餐饮业,对比广州的饭店服务和物价,又是一声叹息。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因为在老城区,入夜后倒也熙熙攘攘。各种摩托车、人力三轮车、电动自行车、汽车川流不息。不少的店铺将桌椅板凳全线摆开占据了整条的人行道。加上不少的道路修路挖坑开膛围闭施工,路见凹凸不平,人们都不顾危险地走到了马路上面。汕头的路况实在不好。若是带上一穿细高跟鞋的女士去汕头逛街,走不了两步她崴脚、鞋跟折断是绝对发生的,那才叫怎一个“尴尬”能了! 

城市是人们聚居、汇合、交流和衣食住行便利的地方。它的存在是人文进步的产物。一个城市的行路是否可以悠闲惬意,行人是否绝对优先,行路不在乎穿鞋抑或是赤脚是衡量一个城市人文水准最为重要的基点。人类因为有了交通工具而可以快速移动。反过来,人类又是因为有了车载而变得良好的体征逐渐退化。城市首先让位舟车,城里人变得无路可走。在当今的中国城市不必注意脚下,不必左顾右盼防车防盗,不必抬头担心高空坠物的走路,或曰行走,又叫漫步简直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路面糟糕的城市是卖不出几双高跟鞋的。不仅如此,国际名牌的店铺、蛋糕甜食的店铺、高端化妆品的店铺和“钟点房”酒店少的城市性开放程度也是成反比例的。三十多年了,比起海口、深圳、珠海,汕头在全国四个经济特区中应该还算是最“清纯”和最“传统”的地方。

不过,想想身边还真找不着仍在穿那细细的、高高的让男人们眼前一亮的时尚性感高跟鞋的异性朋友。女人大概一过三十五鞋跟就与性趣也成反比例了:鞋跟越穿越低的同时性欲也逐渐下降。这里头有人到中年的心理变化;有因自身、社会、职场、生活、家庭而引发的压力和价值观变化;有为谁而容的纠结;有荷尔蒙激素分泌物减少的因素;有帅哥猛男情侣的诱惑不再,等等。故此,看一个中年女人在平常或约会时穿的鞋跟高低,尤其是否上下“两高(高发髻;高跟鞋)”,大体从外观上就可以判明她的性冷热程度了。

迈过三十多岁这道坎的女人不单是鞋款与鞋跟的变化,就连髪型、髪饰、内衣、文胸、底裤的颜色、款式、新潮度这些与性感觉息息相关的物品也都会发生显著的变化。

 

“不夜城”没满足俄的胃口,转一转老城旧道,找一找当地合口味的小吃也是来潮汕的附带初衷之一。

在潮汕,凡是跟米沾边的食品,都称为“粿”。一碗带汤,有少许鱼肉圈和两三个牛肉丸再加入一点冬菜粒的“粿条汤”,有点类似广州的汤粉在十到十五块左右。

晚上的九点多,不少专营宵夜的“走鬼大排档”正在张罗着开店。有的已经铺张好的,主人、家眷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抽着烟,呷着功夫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过了两三天,俄才发现了这个让外来人好生奇怪却是路人皆知的“秘密”。这是后话。 

 

在老区长平路上一家规模较大的“走鬼大排档”最显眼的桌子前坐在一位优雅地喝着功夫茶,不卑不亢斯文笃定的红衣女孩,年龄约莫二十三、四岁。她白嫩嫩的肤色,高挑的身段,有着范爷般的容貌,范爷般的风范,范爷般的直烫长发。她不动声色地透视着每一位走过的路人。刚开始,俄想是一位普通的食客,但后来几个晚上经过此路段时都能看见她坐在同一位置上的那副尊容。

说她在“透视”,是因为感觉到她敏锐的视界:头不摆动,身姿矜持。

对美女看一眼,您是绅士,是有眼光够品味会欣赏;多看一眼,表明您的,她每天每日年年岁岁都能无限量收到的爱慕之意。再看,那您老人家就可能会被当成“流氓”、“无赖”、“下流胚”。

所以,有些绝顶的美女只能是看一眼,顶多再看一眼。多看了,甚至眼珠子拔不出来时那是要出事儿嘀,是要引来杀身之祸嘀。因为绝色靓女后面的水潭一般都会深不可测,尤其是到了东北黑土那疙瘩。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三个晚上经过都四目相对,俄没猜透她,但从她的眼神中透出显然她知道了俄是外地人,且很欣赏她的美貌。

“那,她要么就是经营者;要么就是白道保护伞或黑道大佬负责这一区所有大排档坐庄收数的他的女人……再要么统统什么都不是。潮汕靓女如云,外地人没见过潮汕美女大惊小怪而已。谁说长得跟范爷一样标致就不可以看管走鬼大排档啦!”俄自个儿在脑里恣意地塑造和虚构着。

“美女经济的时代,如此靓丽范爷般的女子在这里当走鬼管铺,简直是有点暴殄天物,造孽呀!”俄后来小心眼又不无妒忌酸酸地在想。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逛了几个晚上,大片的老城区里的夜店、茶座、占道大排档、走鬼夜卖小车大多观察或帮衬过了。

中国料理油烟大,气炉噪,敲锅响。大多的档口是一楼开业,楼上是住户,高的有十几楼。常年累月住家们也不投诉?就算多次投诉未果就不会拉横幅抗议或往下扔垃圾狗屎什么的?就算老百姓能忍,连公家也能忍?

一家支着三口锅台的大型走鬼大排档每晚将雨篷的粗绳子捆绑在中国银行营业所门口硕大的石狮子上,每天清晨收档为止银行面前留下的菜汁和餐厨垃圾肮脏腐臭。这一切,银行不能不知道不能不反对不能不有所反应。然而但是……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华侨新村”步行商业街闹市街头,林林总总的小贩、乞丐、电动三轮车、改装的人货两用摩托车、面包车、小货车在竞相拉客;走鬼大排档、私家小车、不守交通规则的行人、各式各样的垃圾、凹凸破烂的道路喧喧嚷嚷;空气中的各式叫卖声、喇叭声、人叫声,臭豆腐味、油炸味、烧烤味、酸辣味、鱼露味再加上炎热酷暑的高温有乱成一锅粥的感觉。然而,却没有看到有什么辱骂、争吵、甚至是暴力的行为。奇了!是不是黑暗中有一张网在掌控着这煲混乱一团乱炖般的潮汕砂锅粥?!

公民对违法、离规、损公、背德社会的容忍、沉默、麻木与“悉听尊便”是可怕的。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俄想到了日本。以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红灯风俗区域为例。白天有警察、街道管委会例行公事地在管理。到了晚上则是由黑社会“协助”政府在管理。一般管内发生了什么事件,只要是老大们知道了,在你打110,拨有关部门的热线报官前就给摆平,警匪都相安无事了。当然,这种猫与鼠的游戏规则,这种黑白互补、“有条不紊”的“秩序”不是白给商户的,背后是见不得光的钱权腐败,黑恶势力存在的“合理化”。

难道,汕头也有暗幕下的游戏规则!?也有一手遮天的保护伞!?也有啥都能摆平的黑老大!?

若然推理成立,这种的社会乱象将是民众的悲哀,民权的丧失,民主的倒退。

但愿这一切都是一个外乡人的胡思乱想痴人说梦罢了!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第一天晚上回到酒店已经是下半夜了,正好遇到一位看似性工作者的美媚大概刚刚做完一单生意从酒店出来站在台阶上打电话向谁报告着什么。在外面恭候的摩的小伙儿将车踩着火,美女侧坐在他的摩的的后架上,摆出一个优雅的谱思扬长而去。连个小包包也没带的她边走边还在打着电话。“连衣裙没兜,她的钱会放在什么地方呢?”俄在想。

门口还停着几辆摩的,大概也是在等着酒店里的什么人。憋住了好奇心没上前去打听什么,俄不敢亵渎这次的牛田洋之旅。

【原创】回眸牛田洋(二)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未完待续,谅!)
  评论这张
 
阅读(4306)|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