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2013-11-15 18:56:56|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走近钦差

——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时间:20131114AM 10:15

受理号码:007

地点: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员会信访室

人物:两名普通广州市民暨参战退役军人优抚对象

内容:与中央第二中央巡视组面谈,递交关于参战退役军人优抚对象“两保”与广州市政府不作为等相关问题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钦差”一词在“百度百科”中解释为“官名,由皇帝亲自遣派,代表皇帝离京出外办理重大事情的官员。”

“大臣”一词是“受国家元首或政府行政首脑委托管理各个部门的君主制国家的中央主要官员。”

而“钦差大臣”则解释为“中国古代开始凡由皇帝亲自派遣并由皇帝颁授关防特命权力的,出外办事的官员称‘钦差大臣’。现多指上级机关派来的、握有大权的工作人员。”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听讲第二批中央的巡视组来了广州,羊城的参战老兵们怀着一线期盼想将这几十年来许许多多无从申诉,反复投诉也无法解决的诉求递交给中央最高权力机构派来的人;把这个群体的声音传递到中央习主席他老人家的耳朵里。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前两天第一拨的战友去了,刚谈了个开头接访的大员说是到点要下班了,留下了遗憾。

前天第二拨的战友回来据说谈的挺融洽。

昨天的俺们是第三拨。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远远地就看见东山新河浦桥头增设的警察岗哨和铁马围栏,只留出一个双人进出的小口。路边除了几台警车外,各路口还停靠着一些车窗遮黑,里面坐满了人,让您神情徒然谨慎的车辆。要不是省委信访室旁边有间省委的诊疗所,诊疗时间段病患者要出出进进,这处的通道恐怕也要更严密地收紧的。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过了第二道铁栅栏的警门,又一道便衣拦住了去路:“干什么的?!”

“找中央巡视组的。”

“反映什么?!”对方叼着卷烟依旧强势地问道。

“把你的烟扔了再说话,你懂不懂礼貌?!”我们也不悦。

那人瞪了我们一眼,怏怏地吐掉了嘴上的卷烟,撕给了我们一张排号票——007

 

又经过了公安几道警戒关口:全身搜查和随身物品的过机安检、《身份证》录入公安系统经查验,被注册成为了政府和公安的“访民(麻烦人/刁民)”名单里后,再经过最后一道确认的警岗才进入到了信访室等待着叫号。

数了一数,当最终进入到信访室,在全室布控着监视探头的位置坐下总共趟过了七道警方严密的盘查关。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趁轮候的当儿,打量了一下这个共产党政权广东省最高权力机构的省委信访室,天花已显得非常陈旧,木做的旧椅子全部用尼龙绳捆绑连接起来,你是无法移动的。除了人坐在上边的凳面外木凳的下面和背后布满了灰尘,甚至还有蜘蛛网;供信访人用的桌子已破旧不堪,铁锈斑斑;一个巨大的防爆炸物用的铅桶摆放在了房间的一侧;后院的厕所便池内渍满了黄色的便垢,奇臭扑鼻;地上也丢满了烟蒂和各种垃圾,大量吃剩未清理的饭盒堆放着……

警察不时地审视着在轮候的来访人。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桌前坐着两名身穿普通便服的男子,在听着桌子对面信访者的述说。

一位听口音像是潮汕人的大妈在声泪俱下地向靠右边的一位戴着眼镜年轻的官员述说着自己的不幸遭遇,看样子她几乎要崩溃与下跪。

那名京官毫无表情地在听着,我领教到了他的冷漠与超脱。

左边的官员身材魁梧,边听着求访人的诉求边打着哈欠,一脸倦容,这才是早上的十点多钟。医学上分析犯困的原因大体是生理上的疲劳与心理上的厌倦所引起的。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轮到了我们,警察让我们坐在左边的官员那儿,坐在两张轻型的,并不太稳定的塑料凳子上。看得出来,信访室的一切布置都是经过反复推敲和颇具用心的。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刚坐下,上一位的信访者回过头来问那官员道:“请问你贵姓?”

他回道:“这你没有必要知道。”我们坐在他的面前,感到飘过的一阵寒意。

 

“请问,您是北京来的工作组吗?”我们问。

“有关系吗?你们想反映什么?”显然,他不太高兴。

“当然有关系。我们经过六七道戒备森严的盘查才坐到您这里,就是为了要见中央巡视组的。您一没穿制服,二没挂胸牌,连个工号也没用,怎么称呼您您也不说,神神秘秘的,您老人家究竟有什么好怕的呢?!”我们也不太高兴。

……

加上身后的几名警察,在并不愉快的氛围中开始了面谈。

我们提到了参战退役军人这几十年,尤其是近年来的各种困惑以及对目前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接踵而来达到退休年龄老后生活的迷茫。还有多年来投诉政府部门破坏城市绿化广州市政府不作为等。

大约,面谈的时间有二十来分钟。

临近结束,这位京官大人告诉我们,说他也当过兵,也听说过对越自卫还击战。按理,这是个很和谐的话题,不过他说这话时他的脸上依然看不到一丝和蔼可亲的笑容。

他说他当过兵的话倒让我不由地警觉起来。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前一阵子,一名管内的公安分局负责治保维稳的警官扬言要抓拿为大伙儿出头的几位参战老兵,指名里其中就有俺一个。这个人在广州老兵中是出了名的暴警,据他说也曾当过兵。他的出现以及这些年来参战老兵在维权的过程中老兵自己内部的脏事、丑事、卑劣事完全颠覆了我一直以来“咱这当兵的人”这一美好崇高的概念,领悟到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到“老乡见老乡背后……”的认知。据说,当下“第一夫人”的弟弟也是参战老兵;“第一夫人”也曾不止一次上过中越边境去为那儿的官兵慰问演出过。按理说,她和“国舅爷”是非常了解咱们参战退役军人这个群体的。然而但是……我的侨联主席也是位参战老兵,因为俺与他地位和角色的不同,因为“体制”外的俺是个“麻烦”,俺这个“常委”已经不分配工作、不通知参加会议、不联络的被“三不”“冷藏”许久了。

其实,当兵的生涯并不都是那么心满意足的。

有许多在入伍时、在兵营里、在退转后就落下的纠结与愤懑在离开部队后才逐年发酵、发泄,再转嫁到地方、转嫁到家庭,转嫁至任何一个与它有关甚至是毫无关联的人和事上,尤其是一旦与权力纠合在一起时。

了解与理解是两码事;理解与解决又是另一档子的事儿;当兵不当兵与你我有多亲更是不搭界的事情。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面谈没有感到丝毫的亲切。

收取了信访书面材料,记下了姓名、住址、电话、《身份证》号码后这位无名、无姓、无胸牌、无工作号码、无任何可奉告的“京城”来的组员告诉我们,反映的这些事不属于他的工作范围,他们只是下来收集副省厅级以上违法违纪官员的问题的。他会将递交的信访材料转给地方的有关部门。不知是不是俺们的愚昧无知,一开始就没有理解好上面讲的多大才属于“苍蝇”的意思,自以为政府最末端的行政组织——居委会里的混账公务员才算是要打的“苍蝇”。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据记载,从明代才开始才有的“钦差”这一官职至今延续了五六百年,但能够真正拯救民间疾苦,聊抚一隅苍生,惩治一方贪腐的不知道能有几位。历来大张旗鼓地发布告也好,微服私访也罢,没有检察机构的公权、没有司法的法度裁量、没有民间律师的介入、没有民众的参与其本质仍然是人治,而非法制。试想:有哪一个官员会有勇气闯过一道道的警戒线,几乎是赤裸裸地,并愿意提着自己的官帽和脑袋去检举揭发自己的上司?!反倒是好吃好住好招待,有可能又开了几条油路,肥了某些人。别看这些个守备森严的关卡和京官身后阻隔用的铁栏,楼上信访室一层层有铁将军把守着的铁门看似是为了保护着他们,没准儿是在保护着想要保护的,地方上的某些人,因为谁也不知道哪位访民的到来就是压倒哪只骆驼的,最后的那根稻草。

 【原创】走近钦差——简记与中央第二巡视组广东组官员的面谈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临了,我们也明确告诉这位“钦差”,如果是从中央下来广东真心收集民声,倾听民意,来打“老虎”和“苍蝇”的,就应该撤走面谈室外面戒备森严的所有警力,因为这是一道道横在老百姓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壁垒;是一道道隔在老百姓心中与党中央的鸿沟。

说出了这番话,不知是不是“007”这个番号带来的,詹姆斯·邦德哪儿给的些许灵感。

 

考量:有问题要反映的尽管提出来,能否解决可下回分解,重要的是您应该让社会和政府,让身边的人听到您的声音便足矣。若然我们的身边能够少一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的话……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于广州草

(谨此感谢另一位战友提供的现场黑白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5342)|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