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创】小善  

2013-07-22 00:05:2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小善

 ( 随笔 )

 

       打贡星村小学合并到镇小学后有些日子没跟山村里的孩子们嬉戏和授课了,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时常会回想起他们那一张张写满笑意的稚脸来。其中,有一张脸庞时而模糊又时而清晰地在眼前晃动……

 

       早些年有回捐物进学校,在欢迎仪式上学校少先队辅导员让一名小女孩班长惦着脚尖给我戴红领巾,并且领头让同学们给我写过感谢信的。还记得当时她是赤着脚丫,一条洗的花白,两只裤腿都短到腿肚子上了还在穿着给俄留下了少许印象。

一年的冬至,这女仔的家人请俄和村里的老师一块儿去他们家吃客家的艾叶糯米团子,喝用老鸭煲的清补凉汤。那天进屋时俄看到在略显昏暗农舍的里间内一小姑娘正往脸上修眉涂妆,才知道她再有个把学期就要小学毕业了。对比她给俄脖子上系红布条时的模样蓦然间让人联想到了“邻家有女初长成”的那句话来。

她,叫小善。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

 

后来些年,俄仍旧在国与国,再到城与村之间做着那些个在他人眼里并不十分能够理解但却能自我愉悦和满足的,捐物、捐血、捐知识和放送老电影等々“日行一善”的雷锋梦。

 

俄十二三岁上初中的那年,就在那所小学的校址上冻着小胳膊小腿和老农们一块儿硬是在一片荒芜的山岗上盖起了一所有宿舍有教室的,有好多间泥砖瓦房的分校。

小善打从学前班就在那所乡村小学里。俄大概也就是在她上学的那个时期开始再次回到这个山村,开始走进那所小学的。

因为村小学里还有小善的两个弟弟在,后来上了全寄宿镇中学的她逢年过节偶尔也会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问一声“春节快乐”、“谢谢叔叔”什么的,说是当了学习委员、班长,还加入了团组织。自然,“校外辅导员”的俄也会每每勉励她一番。

 

大概是两三年前吧,小善中学就要毕业了,因为她家底薄,是升高中还是读职中成了她纠结不已的抉择……俄是认同古人“唯有读书高”的,力挽她继续升学。在她决定放弃升高中后,俄就力荐她去读职业护校。先头她不肯,为的是护士就业门槛高而收入低。不过,最终小善还是采纳了俄的意见。进校报到前她爹让她送些自家地里收摘的荔枝和俄栽花种草要用到的化肥进城给俄时俄见过她一面:除了稍微消瘦一些外她已长的高挑舒展了,还蓄了头长发。离开时俄才发现她的脚上是一双既潮又炫的靴子……

俄希望她当护士是有私念的:一是对白衣的诱惑;二是很女性的职业。

 

人的变化真是很快,尤其是女孩子。

当自己还总以为自个儿还是在如日中天的中年时段里晒酷与盘桓时,昨天她还在叫你“哥哥”、“叔叔”的,在一个不经意间左邻右舍这厢那厢的小囡们都已经化作了女生化为了姑娘化成了女士了。恍惚,还记得小善上上次的电话里是说她当上了年级的团支部书记;上次的电话里说是照了不少穿护士服的像片;最近的电话里已说要去医院做毕业实习了……

真快!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

 

俄每次讲课都会在正式授课前用几分钟与同学们共勉“一日一善”,内容从不使用一次性筷子、不剩下一点饭菜,学好母语说正国语讲好方言才能做一个好翻译;到一根牙签也不扔到地下和一两个人利用课室自修时只开自己头上的风扇;再到过马路绝对不闯红灯和看见路上有水管子漏水马上报警以及路见不平一声吼,等々。一直到因为突然的伤病离开院校,光是每日一小善的师生交流就零零碎碎洋洋洒洒地积攒了一摞子教案。一日,偶然打开了一名毕业生的博客,看到他写下的几句对俄印象的文字:“……嚟个日本番来嘅嘎佬老师除咗冬天工艺袖扣加皮领呔,夏日掖起两圈嘅短袖衣衫就係佢系每次课前嘅‘一日一善’喇。读咗十几年书,佢係每日劝善嘅第一人……”

 

其实,做点善事并不需要什么太伟大的举动的,积小善可为尽善,而好多时常常觉得扎眼和揪心的是:路边倒下了一个人;地铁或是街头有个孩子在“卖艺”、在乞讨;围着一圈人在赌博;公务车在拉私货;一个当兵的在搂着大姑娘逛街;街上有水管子在冒水;每年无偿献血数次……这些个平平常的小事儿,您只需要拨个电话或许就可以挽救和拉回来一拨子人。这样的小锁事湿碎事平凡事儿俄每年都会在海内海外、省内省外打110上百次,尤其是在羊城。

俄大概是公安报警中心警察“最讨人嫌名录”中的一个。不过,有些子习气是没法子改的,所谓“秉性难移”矣。

 

这些年,一些称呼成了人们碰面时的一种口僻,不管你愿意与否就给你冠上“老板”、“领导”、“某总”、“某处”、“某博士”、“某教授”的头衔,背后,应该是社会不公、贫富差所带来人际关系的等级、对立、冷漠和虚伪的一种折射。俄有些时日也被冠名叫成“博士”、“教授”。一声传来或者一笔送来,很是逆耳和汗颜,尤同芒刺在身。每遇如此俄就恭请对方纠正,多番指明后来稍微好了点。

小善也跟着大人们如是说,俄指正后现已改称“老师”或“Mao Sir”了。

 

何以小善,每每抑贪欲奉大公即为小善,而好美言喜恭维会失去人性中许多珍贵品质的。

俄,这么想来着。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授课用的小道具) 

 

(三)

 

离“六一”节不到十天了,一位朋友提醒了俄,并且表示可以一仝参与教育的公益捐赠活动。

 

新合并的镇小学俄去过一两次,知道那儿的师生有不少,靠一个人的能量来捐赠确实有点弱气。况且,全校师生准确是多少人心里头也没有个数。

俄先是联络原来乡村小学的两位老师,再就是联络了原先镇小学的校长,才知道他们都退休和调任了,说是全校约莫有千把人……

这时,俄想到了小善——

 

因为是辈分的顾忌加上又是晚上,从来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她的俄犹豫了一阵子后还是给她拨去了个电话,只是想让她找一下在或许仍在镇小学就读的弟弟看是否能联络上他们小学里的老师,但反复几次拨号都没打通。最后,还是老校长接通了现任校长,转告了我等的愿意。

大约在晚上九点多钟,小善打来电话。她说作为学生代表刚才因为是系里组织的毕业生就业会议而关掉了手机。看来,她已经懂得了回报社会了:把自己的才干与闲余舍给了大家。

俄把儿童节要捐物给镇小学的事跟她说了,她立马说她也要一同过去参加,顺便也想看看她认识的其他几位小学老师……

考虑到那天小善是有课要上的,俄就没鼓动她去。小善顺从地答应了。

 

地铁、公交、长途客车等在酷暑下颠簸了近四个小时,去到那所镇小学时接待的校长意外是一位玲珑小巧、精神奕奕,看样子刚进入中年的女性。统计好了师生人数又浏览了校舍和设施,再初步商定好了捐赠那天到校的钟点;回程的路上俄向几位朋友作了简扼的汇报并商定了相互捐资的金额与采购的地点、时间……

这次的捐赠,一千三百多名师生的小学因为俄有了两名同党的加入与帮扶,还真解决了曾担心单枪匹马干捐助资金金额不足的难题。

 

第一天先选购好了物资:有体育用品,有文具、有书本、有玩具,总之是林林总总;出发的那天去提货才发现一台中型面包车竟然装不下,又临时租了一台。路上计算着时速,在恰到妙处预定的钟数到达了学校。

装卸分理完毕,同学们和老师们都集中在球场上……仪式结束后,俄的脖子上又新添了一条红领巾。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因其它的事由要离开广州一段时间。走前,俄自个儿再给小学的幼儿班捐去了三百套牙具和毛巾,还给同学们上了一堂口腔卫生的小课。

那天回来后,刚献完血的胳膊肘弯针头处内出血,紫黑了一大块,估计是那一日三十九度的高温炎热下加上使劲给弄的。出差时俄生怕招来别人家的误会,不得不涂上化血消瘀的药膏再用两枚创可贴捂着。这一贴就是十天八天……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创】小善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四)

 

每做一点善事,都会给俄带来并不会张扬,也不定会写在脸上,一种悄然而至的幸福感。甚至,有时还会只有是自己才能够感觉到的,一小波涟漪拍岸似的成就感。小善,就是这样点点滴滴地积聚在一起,珍藏在心底里发酵着,时间愈久愈甘醇;小善,就是当尝试了一次您就会寻觅再次,就会屡试屡干屡干屡试,像个爱贪杯的人那样时常要去寻找那种“酒醉”的感觉。

从那所消失了的村小学到重新链接的这所镇小学;从独自一人从善到连体他人从善,十多年走来许多的印记已不太清晰了,与校舍与生群交往的痕迹也依稀难辨了,但要紧的是仍旧能在这条不断绽放着如花小善的路途上行走着,足矣!

 

小善,一个从崇拜、模仿光着脚板的乡村黄毛小丫头到开始认识自我懂得奉献,化蝶成一名足蹬高筒皮靴亭亭玉立都市中的白衣天使了。小善在印证了自身成长历程的同时也见证了俄在乡村小学那一点一滴的小善。

 

 

 

                       二零一三年七月雷雨中于穗城“八蛋居”辍稿


 

  评论这张
 
阅读(2823)|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