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2014-02-16 13:48:39|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七)

谅山,谅山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挥别了高禄北越赤魂的栖息地后,加满了车辆的油罐,俄们继续上路,前往多少年来不曾敢忘却,每每魂牵梦绕的北越谅山府。对于“谅山”一词,曾经作为七九参战的军人,毋论中共还是越X共,东线作战部队还是西线作X战部队都是无以忘怀,已深深地铭刻在心底,生命中一桩生死涅槃的往事。


        位于越南北部的谅山与中国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省为邻。谅山北距中越边境十八公里,南距越南首都河内一百五十公里。谅山省以北是层峦起伏、丛林密布的北越山地;谅山省以南则是稻田纵横、水网密布的北部平原。一条公路和一条铁路纵贯谅山南北,北可直达中越边境,南则直通河内。因此,谅山不仅是越北的交通枢纽,更是首都河内的门户屏障。当年中越激X战的终点就在这儿——北越的谅山市,现在的市区像样一点的建筑物几乎都为七九战X后重建的。谅山一战最终打X破了越X共不可战X胜的神话,彰显了谁是王者,赢得了后来中国在数十年里可以埋头搞建设的和平时间。


   谅山的历史悠久,在原始时代的谅山就已经有了人类活动的痕迹了。唐朝时地置谅州,治所是文谅县即是今日谅山省的谅山市,属安南都护府,辖境地域相当于今天的谅山省一带。北宋时期,越南李朝1010~1225太祖李公蕴曾不断兴兵北上,蚕食宋朝的领土。越南阮朝明命帝时期(1802~1945)设封疆大吏谅平巡抚统辖谅山省。

 

南北方越南统一后,谅山成为了北越最早的开放城市之一。它与凭祥陆路仅相隔十数公里,无甚工业,主要经济是边贸和旅游产业。一条蜿蜒而过的奇穷河将谅山城分为南北两面,北边是城的中心,南边是谅山省党X政机X关单位的所在地。谅山城中间有一座大桥,叫做奇穷桥。由于奇穷河水流入中国广西龙州的左江,故中越“山连山,江连江”便以此而得名。现任越X共谅山省的三匹巨头分别为省X委书记:武辉煌;省X长:冯清检;组X织部长:林青贤。197512月,高平省和谅山省曾合并成为“高谅省”。四年后的1979年初,高谅省又重新分置为谅山省和高平省。

 

        路上,俄一直在寻找当年又一激X战名所——扣(寇)马山。途中,由于不能多问,仅是问过两名路人,得到摇头的回答后,向导小殷也用手机里的越南地名查询在线功能查找,却也没能够找到。一路上,俄只能凭感觉在沿途眺望和寻找它,毕竟,这一别三十五年;毕竟,当年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依旧,是绵绵不绝的山道。

同(登)谅(山)公路的右面是丹霞地貌的一座座石灰岩山峰;左边是岭南丘陵地带沟壑相连的红土山峦。一路走来,除了看到感觉还有点贫瘠的土地;错落的农舍烟囱上升起的袅袅炊烟;已经割完了晚稻不规则的,散落的稻田里水牛们在歇息;戴着斗笠帽的北越农妇在地里犁田耕作;偶尔,是路旁一家半家木材加工作坊的刨木薄板在路边手工晾晒着……很快,乘坐的面包车便来的了北越谅山省的省会谅山府。

 

吃完中餐的午饭,俄们顺着街道漫游,来到了农贸市场。

北越的市场管理经营还是相当的粗放与简陋。因为大多数的东西买回去都用不着或者是看上去着实让人不太放心不敢买,除了称了些越南茗茶的太原茶(绿茶);带回了一顶越南的“绿帽”外,便没再购入什么越南土特产了。正准备去寻找越南出品的音像制品以及奇穷河、奇穷河大桥时,在一个杂货摊前挑选越南口罩的当儿,俄有缘与一位懂中文的档主搭上了话茬。

那位北越的老同志看样子已经有六七十了,身体却健朗,中国话讲得倍儿溜。说是他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受越X共的派X遣曾经在中国的安徽合肥工作生活了整整十年。现他早已经退休,在做点小买卖。那位老伯对中国,对越中友好充满了祝福之情。俄提出要跟他合影留念,他非常地乐意。当俄说俄可不可以戴上墨镜照时,他立刻用中文说:“戴黑眼镜不太好,像个流X氓阿飞似的。”当俄掏钱要付给他买口罩的费用时他不单止坚决不收,还特意拿出了一张锅盖般大的越南名小吃大薄饼(糯米粉做的烤干饼)要送给俄。俄尝了一小口,回谢了他的善意。

遇见这位越中亲善的越X共老同志在俄整个旅途中是唯一令俄珍藏的靓丽回忆。

 

在前往音像制品商店的途中,看到一家像似诊所一样的门面,里头坐满了不少的年轻女性。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一家专门为妇女做B 超,检查怀孕胎X儿性X别的私人医院。在越南,因为战X争致使男丁死X亡的太多,男女人口比例严重失调,除了公务员有规定计划生育外,民间的几乎是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并且,现在的越南妇女在妊娠中做性X别甄选是合法的。俄突然觉悟到:小殷的妻子来北越除了探望丈夫外,没准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为了查出肚子里的娃娃是男还是女呐。俄立马“提X审”向导,他“嘻、嘻”地,有点狡诈的笑了……

 

小殷管理的中国餐馆在谅山的普通地段,大概是考虑到越南人的口味喜好,经营料理为中国粤菜中的粉、麺、饭、粥、火锅等烹饪。饭店是一栋四五层高,殖民时期盖的,宽大摩登的法式小洋楼,每月的租金也才两千多块。饭店员工的薪酬也就是广州人工平均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左右。饭菜的价格嘛,比两广的还稍微贵一点,专供北越中高档收入的人群或是公务招待、宴请饭局为主。老板是小殷的亲戚,在店里时间不多,常年大都把饭店交给他打理。“这样的支出成本与获利空间应该很爽才对。”俄想。

不过,小殷讲,时常有些越X共的参战退役老X兵来店骚扰,动X刀X子还喊打喊X杀,要中国人滚回去的。虽然是中国人开的店,也是正规的店铺合法地经营如实地纳税,那么,有麻烦来了就去告X官或报X警吧?且慢。殊不知,北越的警X察不告尤好,一告,不是讥讽一番就是明目张胆地开价码伸手要钱。不使一笔黑X钱,是不会替你去摆平的。这些个伤退加兵痞常常是一拨子没完下一拨又来……

还有,每当逢过年过大节,警X察局、税务所、卫生局、工商局等部门都得“打点”和“进贡”一定数量的“红包”,要是少给了或者是晚给了那过后就有你丫好瞧的。小殷说:“在越南,什么都得讲钱,没钱你连憋的一泡尿也没地儿撒。”后来,俄才体会到他说的这话确实是“真谛”。

 对付老外的中国人,越南人表现的是异常团结:一人不干,全体走人;一人加薪,全员都要,一人不忿,全店罢工。尤其是厨房的厨工,刚刚教会了点手艺,熟悉了点工作流程便三天两头不是“家人生病”啦,就是“要去征兵服役体检”啦,还有开始“谈恋爱”啦……等诸如此类乱七八糟且让人哭笑不得的不上班理由,个个总是懒洋洋地爱干不想干。北越的男人让中国老板挠破了头。

 

看到从小殷店里吃饱喝足走出的越南客人,有好几位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看似富婆般模样的熟女,每人嘴里都叼着根牙签,肆无忌惮嬉戏说笑地边走边往牙缝中捅来捅去,然后一起挤进两辆进口轿车,顿时让俄感觉很是有失斯文,也实在不雅。向导说,越南女人大都有旁若无人口无遮拦地剔牙和叼着牙签晃荡的习惯。

 

越南正规CD 店铺的制品比起很多地方来价格是不菲的,凭着对内容的直觉和凭着对封面的喜好俄挑选了几枚越南CD DVD。走出音像店先是来到了谅山省市X委、省市X机X关的办公地,这里应该是当年交X战X后被俄军荡X平了的地方。

 

党X政机关很祥和肃静,战X后才重盖的办公大楼也就是那么几层高,外观质朴。机X关上班时间大门敞开着,传达室空着;院子里没有什么轿车与名车,更没有什么层层把守戒X备森严荷X枪实X弹站岗放X哨的武X警。随意进出的同时连悠哉游哉地随意拍照也悉听尊便。想来,越南的经济状况虽还远远比不上中国,但官民对立,干群关系,社会矛盾,民愤民怨却远远的低于或少于俄们。这样的猜想,待俄到达首都河内时就更加得以证实了。这里面究竟是因为越X共的贪X腐比俄们少?抑或是因为越南的惠民政策比俄们好?还就是越南民众的民X主觉悟尚且比俄们低?暂还不得而知,也无从妄加评判。

 

“奇穷河,啊!奇穷河。”

当俄站在谅山的奇穷河堤岸上眺望着奇穷河和奇穷河大桥时,心底里翻滚出的是万千感慨。当年俄部攻X克后炸X断的大桥已经重新架好(据讲,这座大桥在中越一战之后直到上世纪的九三年仍尚未复建完成),仍是复原到了当初的模样;在另一处的河道上又新建了一座大桥。大概正值低潮时分,河水在静静而缓慢地流淌着,水面上偶尔飘过几簇开着紫花的水葫芦;远处河道上一口定位捞鱼的四方大网在水面上晾晒着;水色跟两岸景色与广东珠三角河网地带的河涌没什么两样;一叶与俄们广州四乡一模一样的小木舟停在了水中央,这一切徒增了几分感怀与亲切……

 

从谅山省市政X府机X关走到道路的拐角处,是一所当今越南人民的精神领X袖胡伯伯的小型纪念堂,上面有胡志X明同志的塑像以及镶嵌着他的语录名言,如“团结、团结、再团结;前进、前进、再前进”和“没有什么比独X立、自X由更可贵的”等,并且设有香炉、香案供百姓顶礼膜拜。

胡志X明先生是俄崇拜的一位人杰领袖。他从十多岁开始便立志投身赶走在越南殖民统X治者的越南民族解X放事业,曾多次被X囚和流X亡。他唯一的结发妻子是俄们广州人。这对中越伉俪个中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缘起缘落,但两人彼此都为新婚当初的誓盟而忠贞不渝,再都没婚没娶,离世时也无裔无后。他把自己毕生的精力和生命全都奉献给了他的祖国和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俄在他的灵位前献上了三柱香,并郑重地向他敬了一名中X共老X兵的军礼。

 

 谅山、谅山,没想到在三十五年后还能与您再次重逢!


(未完待续,谅!本稿收入数枚网上公表的资料图片,谨此鸣谢上传的网友!)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中文地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农村的污染也日益严重)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的庙宇仍旧是留存着汉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卖给越南富裕阶层庭院里放置的石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售卖的仿制军X帽)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的照相馆招牌)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市市徽。北越盛产“八角”香料,不知谅山市徽中间的是否“八角”之意)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某航空公司的售票代理点)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赵夫人”据称是越南历史上抗击天朝的“女民族英雄”)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一栋近百年的法式洋楼的楼梯扶手处)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一家中高档中餐馆的包间)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中餐馆包间里餐桌上的电动转盘和个人电火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路边摆卖的熟食)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的越南“新华书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谅山帮衬了老太太几个“鸡蛋果”)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路边售卖的烤玉米)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农贸市场上的卤猪头熟食)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的名歌星)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的米制品)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红片糖)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X共曾经的军X鞋——“草上飞”)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集市上肚里塞进了香料叶子售卖的光鸭)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贩卖的鲜河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农贸集市的道路入口)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可以检查胎X儿性X别的诊所)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中国目前的计生政策)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杯绿茶就能够在路边优哉游哉坐上一整天的北越男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市党X政机X关)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看到的,共X产X党X所特有的党X徽)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市党X政机X关大门前宣传口号的绿化造型)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X共的宣传看板)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省市党X政机构大门)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胡伯伯仍然是越南人民的精神引领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政X府机X关)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街角处胡志X明同志的小型纪念堂)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殖民地时期的奇穷河大桥)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七九中越之战被俄军炸X毁的奇穷河大桥)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当年激X战X区的谅山奇穷河大桥)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当年谅山市区内被我军打X掉的越X共坦克)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谅山战后的街市模样)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当年谅山省机X关被俄军攻X克的模样)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从奇穷河大桥上远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今日的奇穷河与奇穷河大桥)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早期的谅山火车站)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七)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据向导说这是谅山市政X府工、青、团、妇及文化活动中心) 




  评论这张
 
阅读(4552)|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