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2014-02-23 18:05:23|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九)

红河上的千年古都升龙城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到过越南,到了北越,不能不看看被越南人称之为母亲河的红河。

红河是越南北部最大河流,在越南境内全长五百零八公里(加上中国境内的河段全长一千二百八十公里),流域面积近八万平方公里。红河全年的径流不稳定,因河流大部分流经亚热带的红土区,水中混有大量的红土颗粒,略呈红色,故称为红河。发源于中国云南省西部的红河,水系由干流和位于中越境内的众多的支流组成,在中国的河口瑶族自治县以南进入越南。它经东南流入并穿过狭窄的深谷,进入到北越地区,主要支流有:右岸的黑水河(或称沱江)、左岸的泸江(明江)和锦江。黑水河也是发源于中国的云南省,全长六百九十公里,流向大致与红河平行,在流经越池与锦江后一起汇入红河干流。红河有近六成的水量来自于黑水河,故此,也有将越南的红河称作为“红河黑河”的。红河流经越南的首都河内,分支最后注入北部湾。越南的红河三角洲平原与湄公河三角洲平原为人口稠密、农业发达地区。

 

        红河黑河的河面开阔,一条大河波浪宽。从红河的河东到河西,“吼”是肯定听不见的;横跨大桥“三十年”不用,四十公里的限速也是得开上十分八分钟。向导说,受中原文化的影响,越南人也懂讲“河东狮吼”;也明白“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的含义。古时安南人在红河隆起的河床上聚居、集市与建都,大概是为了利用水利并为了得益于水网交织、河道纵横的红河黑河流域。

 

        进入到越南的首都河内,进入到向导在路上给预订的酒店时天色已晚。稍作休息后便再上了车,进入到市中心,由小殷带路吃了顿奢华却无味且不果腹的晚餐。然后,再到城中的商业街逛了逛。

 

        公元1010年,越南李朝的开国君主李太祖李公蕴迁都大罗城(升龙),也就是今天的河内。1802年,阮朝建立;1831年正式将这座城市改名为河内,并沿用至今。由于曾受法国殖民的长期统X治,河内呈现出许多东西合璧的法越式建筑旧迹。越南的法式面包也成为了普通市民的家常食品。俄到的时间正值14年的元旦假期,加上为庆祝升龙建城千年,河内街头是张灯挂彩,游人如鲫。

 

夜间的“升龙城”里车水马龙,行人在呼啸穿梭摩托大X军的道路上举步维艰。不但如此,狭窄的人行道上还被不少的小贩们占道经营,摆放了许多的小塑料板凳。黑暗中大部分的凳子上除了个别男性外,挤挤逼逼地坐满了年轻和熟年的女性。她们人手一小玻璃杯的浓黑咖啡,坐在黑暗中轻声细语、悠哉游哉,仿佛身边过往的一切人流与车辆的喧嚣加上各种扬起的粉尘废气都与她们无关,滚滚红尘的世界像是完全不存在似地的……

 

俄跟向导说:“他们闲坐在这儿,干嘛不去找份活儿干干呀?”小殷笑了:“来的中国人都这样问我。越南人一小杯咖啡,一张小板凳聊东聊西的就可以坐上一天或一夜。所以,越南的发展才不如中国呀。不过,坐在那里头的也有些是随人客挑捡的‘应X召女X郎’。”

“看来,还是中国人的欲望大,有压力就有动力,也就勤奋的多喔。”俄也笑了。

 

一夜无话,各自回屋安歇。

第二天打早按约定的时间到前台结账,照小殷的话俄掏出一把的钞票供他取出交房费。结完账后粗略一算,觉得好象数目与昨天小殷的报价有点不太相符,两间的房钱总数几乎同为三百多人民币。俄问向导,向导说是因为司机吃喝了房间里的东西而加收的费用,说:“司机说他每天都要喝燕窝,不喝是睡不着的。”

俄哭笑不得,无以名状:一个贫穷落后小国的打工仔说他要天天要喝燕窝才能够入睡!?反正,信不信由你。另外,谁都知道酒店房间里冰柜和桌面放的东西忒贵,您老人家在哪儿吃喝不好,非得要回到房间里?!再说,哎,这位兄台要吃要喝好歹也先跟埋单的俄打个招呼吧?!加之一路上的服务质量,北越的男人也着实让俄挠了挠头……

 

一起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北越人开的越南米粉店了用过了早餐——一碗面上飘有几片尚还带有点血色的牛肉,价钱决不亚于广州中高档食肆的清汤米粉。

 

约好,只去胡X志X明陵X墓。

绕了好大的的一个圈,俄们才跟着长长看不到尾,鱼贯般的欧美游客开始进到这位现今被越X共像神X灵一样供X奉的,占地面积颇大的胡X伯伯陵X园入口。

因为没看到有任何的禁X令标志及中文警X示,在进入陵墓宫殿的入口处俄给越南仪X仗X兵拍了一张照片。马上,俄就被越X共的一名仪X仗士X兵架起,带进了一个小房间里。向导看见俄“惹祸”了,也赶紧跟了过来。

屋子里有七八个正在休息嬉戏,对着电热炉取暖的越X共士X兵,见到俄们被带进来后就停止了说笑,屋里的气氛徒然严肃起来。

那个士X兵把收X缴了俄的相机交给了一名坐在办公桌前,像似值班X军X官的人。俄的心里也开始不爽,“你嘛说明也没标,照张相片而已,凭啥扣人呀?!”俄对小殷讲:“您甭翻译,让他直接跟俄说好了!”心想,俄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

向导毕竟年轻,毕竟比俄更接近过越X共,毕竟想早点息事宁人。

他还是跟那个值班的军X官叽里咕噜地解释了一通,那人神情阴森森地左睇睇俄,右睄睄小殷,打开了俄的相机,找到了刚才拍摄的那枚照片,示意俄删除。俄犹豫了一下,看到向导投来茫然无助的眼神,俄还是不得不删了去……这删去的不仅仅是一枚风光照,而是一个中国人的自尊。

最后,他大概是数落和教训了向导一番后(俄是听不懂),才把俄们放了出来。


说真话:在闹市,在开放的公众场合,你根据哪一条王X法,又凭什么不让人照相?!摄影留念是欣赏你,赞美你,关注你,看得起才拍你。甭说欧美,就连右X翼横行,中国人形象一损到底的日本,照相也是随心所欲,你爱拍哪就拍哪,只要你的眼睛能够看得到的地方和景色。日本的国X会、皇X宫、日本首X相到靖X国神X社祭祀堂参拜时、东京都警X察X署、日本自X民党X总X部、日本广岛共X产X党X党X部等等,这样的地方俄都留下过“玉照”。这种“不准拍照”的国度在世界上也就是这么几个少数的公X产国X家才会这样。

 

经过这一折腾,早上起来剩下的一点点好心情都不知给打飞到哪儿去了。

看到那些越X共仪仗X兵在不断地指手画脚吆喝着那些平常自由自在贯了,嚼着口香糖、带着墨镜或是把手插在裤兜里的,来参拜当年打X翻过他们的,印支伟人陵墓的洋人观光客,俄的心里在琢磨:权X力,或者是专X权的行使(滥X用),像似用了“伟X哥”或“印度X神X油”那样,大概是会让人体内的荷尔蒙迅速溢出,立马亢奋,节节雄起,神武伟岸,能够训斥完那个再来桶巴这个,自我感觉不要太好……若然,不真的把公X权关进“笼子”里,不给权X力戴上个安全X套,哪怕,你将一丁点的权X力交给一名小保安,他都会……

俄想到了同样是首X都的北X京天X安门X广场,那大量的武X警与便X衣警X察,当你的手还刚伸进包包里掏东西时,就早已被至少有六双的眼睛在紧紧地盯上你了。

还想到了去年,在上海闲逛时经过西藏南路某栋民国时期的建筑物时想拍个照留影,却马上被守门的几个不兵不警、半兵半警的武X警大声地吆喝并赶离,还被他们一直用手指画着,撵到了远远地几百米开外。看着几个洋人轻松谈笑地从那里出出进进,仔细一看,原来是东欧一个小小的波兰X国驻X沪使X领X馆。

“南京路上好八连”的士X兵赵大大去哪儿打酱油了呢?真的很怀念那个时代亲民的子弟X兵!

 

纵观天X朝,俄们对老外,尤其是欧美国家的驻X华机X构总会投入大量的财力和物力,给予最好的地段;给予最好的房子;给最好的、体贴入微、精心细致的拱X卫与特X权。一面是对洋人的呵护有加;一面是对国人的凶X神X恶X煞:什么事儿?!嘛东西嘛?!当年清政府战X胜了侵X占越南的法国殖民者,却在成千上万军X民战X死未寒的尸X骨上签下一份辱X国丧X权的《中法越南条约》,把刚解X放了的越南还是拱手还给了战X败X国,简直是岂有此理!

 

俄们是个有着四五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俄们今天有着铁X桶般的强X权管治;俄们还拥有几百万强X大的武X装;俄们,俄们面对周边小国的乱X臣逆X子,面对国内手无寸X铁的芸芸众生,俄们当今究竟在,或者说现在到底在怕些什么!?

国家可以不捍X卫尊严,小老百姓可以舍弃尊严,俄,一名参战退役军人不能不要,而且是,非常、非常地渴望尊严……

 

进入到安放着胡X志X明伯伯水X晶X棺X椁的墓X室,拜见到了由七名持X枪X越X共卫X兵守护着的,一位越南历史上伟X人的容颜遗X体。他安详地躺卧在那儿。他身材瘦小,遗容上依旧是蓄着越南老爷爷们喜好的山羊式胡子……

他要是哪一天醒来,定会说“同志们呀,我不是神,我还是一名普通的老X共X产X党X员唷……”

 

取车时看到了一家大排档式的咖啡店,向导提议坐下来尝试喝杯越南咖啡,一是稍息一会儿;二来解个小手。俄是不喝咖啡的,也罢,入乡随俗好了。

简陋的摊位和小板凳;不太卫生的玻璃杯;脸上总是让人读不懂嘀北越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从事经营业的商家小老板……

要了两小杯越南咖啡和两小杯越南太原茶后俄想上趟厕所,几经询问才在档口的后面,一个旮旯处找到了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没水冲,更没水洗手的小便处。道谢过老板后,心想这回总算可以进去“狂X射”一番了……

出来回到板凳上坐下还没呷上口咖啡,老板娘来了,是来收取刚刚在店里解小便的钱。“嗳!俄在您家的店消了费,上趟茅厕也要另外收费呀?!嘛国X家嘛!!”不过,心里不满归不满,但也只能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乖乖地给了两人的如厕费。

 

从陵X墓出来后,沿途看到了外X国使X领X馆区与越X共X中X央类似俄们中X南X海一样的办公地点,倒是只看到有极少量的,或个别类似“武X警”的士X兵在悠闲地在执X勤。经过天X朝驻越南大X使X馆时,大概还是在假期,看见是大门紧锁。向导有点愤懑地说:“在越南,华人都叫它‘美X金大X使X馆’。”

“哦,为啥?” 俄问:

小殷讲:“因为要是越南人去办证时可以收越南盾;而俄们中国人去就非要收美X金才行,这叫什么道理?!”

俄的心里在答:“一氹污糟的臭水里生息着的鱼虾也干净不到哪去!”这句有点“损”的话,本不想说给这小男孩的向导听的,但还是说了。

 

驾车又驶过了河内的文庙(孔庙);著名的河内巴亭广场;停在商店前买了顶当年孙X中山戴过的,南洋风格的白帽后决定离开河内,返程。因为,俄还有几件必须要去完成的事儿:

一,是到凭祥的南山公墓为几位在天的战友上柱香;

二,是要去探望一下仍生活在中越边X境附近的,当年为了配合俄们而参X战的支前民工;

三;是上趟法卡山烈士墓园,也为那些曾经和俄们一样参X战而“光荣”了的,一样爷儿们的“新X兵蛋子”们鞠个躬,敬个礼。

 

一路无语。脑子里却在想:同样是两个相邻的共X(公)X产国X家,落差这么大。不到越南,不来北越,你就不知道什么才叫“中国社会主义好!”到了越南,来了北越,你就一定会喊“中X国X共X产X党万X岁X!”嘀……


(未完待续,谅!本稿收入数枚网上公表的资料图片,谨此鸣谢上传的网友!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上世纪中叶河内的有轨电车)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是不是看上去很美)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调料看似很多,食味却寡然)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越南餐馆里打工的中国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的百货大楼)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还剑湖公园)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航空公司招聘空姐的告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国X家机X关大楼)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国X会)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一广场上“全民皆兵”的雕塑)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街头西洋教会)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小庙)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大庙)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半夜逗鸟,是爱好抑或是虐X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藏于河内闹市商业街里的西式酒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是不是似曾相识的商品呢)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洋人最爱的,老街里的小酒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自然,少不了的酒吧)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闹市中的庙宇)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晚上正是走X鬼揽客的好时间)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小杯茶或咖啡就可以长坐下去的,河内到处都可以看到的这般光景)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有人守在进出口处收费的街头公厕)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的米粉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上了些年岁的“越南树”。广州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从越南引种,现在广州的大德路、仓边路、华利路、华穗路等路还有大量的路树种植)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的市政管理保护绿化的意识还是有的,图为编了号码的城市老树)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驻越南国的外国X使X领X馆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最高国X家权X力机X构大楼)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外国驻越南使X领X馆外的越方守X卫)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中国驻越南河内大X使X馆)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向导说,在越南“80B”字头车牌的车很牛,也称为牛“B”牌车)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日本的富士胶卷已经不生产与退出市场好几年了,莫非是……)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国家历史博物馆)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胡爷爷曾经在那里办公的大楼)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胡X志X明同志曾在此宣告越南社会主义共X和X国国家成X立的巴亭广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胡X志X明同志陵墓入口)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今日的巴亭广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胡X志X明陵墓的一处出口)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路边的嚼茶和呷咖啡小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杯子底下的是炼乳)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只在白日开张的,街头饮茶喝咖啡的走X鬼档口)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厕所少,又要收费,为省两个子儿或忍无可忍时,河内的北越人也只好在大街上方便了)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街头的廉价理发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随处可见拉客的“摩的”)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的城市公园)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听说河内也在拟定“禁X摩”对X策了。目前,大多数的北越人仍是选择摩托这种出行方式)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文庙的外景)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跟广东人一样喜好的“3”呀,“8”呀的数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街头的交通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九)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评论这张
 
阅读(520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