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2014-02-25 19:12:17|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十)

大山的情愫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广西山多,又数石灰石山和红土丘陵多。著名的十万大山就在广西,就在当年东线作战前沿的防城、宁明一带。可以说,千百年来,广西人和北越人就是生活在大山中间的山里人。他们对山既是依恋,又为之所困。

 

凭祥的南山烈士陵园这些年来过不少次了,里头栖息的大多是在对越作战中捐躯的中国军X人与他们的在天之灵,有六百五十一座烈士的牌位。在广西边陲,像这样的革命烈士公墓还有九座。

这次前往南山瞻仰和拜祭,除了发现多了一对大香炉,原来独自守了多年墓园那位老民X兵的身影不见了,代替的是一大家子的人。他们在园里养鸡、喂狗、种菜、搞副业……鸡鸣、狗吠、粪臭、洗涮……看上去忙的不亦乐乎。走进园内,烈士墓碑上的灰土积了厚厚一层;一些墓石上的饰物脱落了没再修复;厕所也肮脏不堪……整体上看,像似好久都没搞过清洗卫生了。

 

革命公墓,烈士陵园与家坟的最大不同,是里面栖息的,享有党X国与民族给予了荣耀,受到党X国、社会以及公众敬仰、缅怀和悼念的赤魂们。并且,政府是长期派驻专人管理的净土。把公墓当作休闲别墅,把陵园当成后花园,是上一个“十年”里“司空见惯”的咄咄怪事。这种搞法,这种容忍实在有违中国的传统功德,也实在大不敬于先X灵与烈属。莫非,广州等大城市的那股妖X风也刮到了南疆边陲的小城……

记得,凤凰台曾报道过,也是南疆边陲上的一个烈士陵园,守园的是一名参战退伍军人。几十年来,他每天都为长眠的战友按时奏起床号,喊口号,播放广播,并准时吹熄灯号。他说,每天,他都要和他心中的那帮战友,跟那些依然鲜活的军魂们一起出操、整队、听广播,一起作息……读来让人动容。

 

 

老马是壮族,才五十出头就已经两鬓斑白了,家在离中越边界北山不远的一个村子里。记得当年开X战的那天,就在村口对面那座大山的山口硬是用坦X克推出了一条山路,俄们穿插部X队就是从这儿打进了北越……

当年的小马连十七还不到,村里的民X兵全都报了名要当支前民工。部队看他小,没让他过境参战,只是在国境边上运送弹药和接手从战X场上扛下来的死X伤军人。停战以后,村里有好些个支前民X兵就没再能活着回来。俄问他当年报名上前线时怕不怕?他说,当时解放军来了,村里的人谁也没有怕的,怕就怕不让自己上去。

 

广西边陲土瘦地贫,边境农民也只能靠上天的恩惠种些低产的水稻、玉米、榨糖用的小甘蔗等低附加值农作物。到了榨糖季节收割甘蔗的人手不够,还要雇请北越的人过来打工。因为国家的政策,越南来打工的几乎也都是黑工。村里和乡里也知道,政府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年年如此。老马讲,越南的黑工好吃懒做,是不想请的,但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缺劳动力,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今年黑工还打架,死了一个,跑过来的北越人全部都给公X安清走了。没法子,今年砍甘蔗全村的老老少少都要到地里去,还不知能不能在榨季里全都收砍完呐……

 

老马长得不算高,可还算壮实,生有俩男一女孩。大的和中间的都独立了,小的是妹子,还在读中专。老两口五年前南下深圳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积攒下来的钱在村里刚盖了栋三层高的房子,说是二三层给俩儿子,一楼算是留给自己两口子的。女儿嘛,泼出去的水,房子是没有份额的。大男孩高校毕业后在南宁创业,几年下来已经小有成就,在南宁买了套商品房,还娶了媳妇。小的也相好了对象。那天去探望老马家时俄瞅过一眼,小儿子的未婚妻长得不算太俊俏,瘦瘦小小的,初初还以为是越南妹。俄悄悄一问,老马说不是。老马的妻子坦言,决不会招越南女人做儿媳的。

“儿子要有了孩子,那你们俩老也会去南宁抱孙子的吧?”俄问。

“唔,会的。”老马想了想,答道。

“孩子和你们都常年在外,盖了这房子会回来住吗?”

“没盖新房,人家会看不起的。住不住,到时再看吧……”

 

老马家分的那点地自己也不种了,想给村里的人种可也没人要。近来,听说有台湾的老板要到这投资一家大型的陶瓷砖场,就等着看能不能征了村里的地,拿回些补偿。现在,因为老马是参战优抚对象,政府每月都有两三百块的补助打到存折里。镇里还给村里的人都买了农村合作医保,据说养老保险也快会普及了。村里的小学不仅不收学费,还有免费的早餐和午餐给孩子们……

俄很想会会村里当年那些参战支前的民工,向他们鞠躬、敬礼、致谢。因为都去了收甘蔗,早出晚归的,没能够了了这个心愿。老马执意让俄住下来,一来参加他的新房落成大吉喜庆;二来春节一家人都回来,村里也热闹,大家也可以多走动走动,能多聊聊。想到广州的一摊子瞎操心的事儿,俄只能谢绝了老马的好意。

 

虽说老马的小村落和三十多年前俄们驻扎时比没有太大的改变,有个别的农户感觉更加贫困与凋敝了,但不管怎样,看得出大多数村民的日子在慢慢的,一点一点地好起来……

 

 

夏石镇派出所再过去些,是夏石糖厂。

每从初冬开始甘蔗收割,整个广西南部便进入到了繁忙的榨季。装得满满当当的大货车能在糖厂外面黑压压的排成数公里长。

夏石糖厂再走不远,就是法卡山纪念公墓。

 

沿着直不溜的石级,一步一步地,共计一百九十四步台阶,登上了烈士陵园的最高处。

陵园内见不到任何的人踪。虽然没什么落叶,但厕所处的芦苇早已没过了门口,不少的野藤也翻进了园墙。想来,天上的和地下的战友们这几十年来同样是孤独凄清的。尽管,这几年每到清明时节俄们都回来看看他们。

 

公墓的入口处新刻了一块牌匾,在歌颂已玉碎成仁的烈士,赞美当地政X府修墓功德的同时,静静地把“抗击越南侵X略者”、“对越自卫还X击战”等重大历史条目给隐去了。陵园牌坊上的烈士陵园也改成了“纪念碑园”。一场打了整整十年的共和国战X争,到底俄和俄们牺X牲了的战友跟谁作X战?为何打X仗?在哪牺X牲?这些个历史诸元给悄然抹消掉了。

不知,在天之灵的英烈和他们的遗族能安然否!?不知,俄们的后代与后代的后代能解读否!?

 

站在大山顶上的法卡山纪念碑前,只见不远处糖厂的两个巨大烟囱正在排放着白色的浓烟,它们的高度早已经超过了纪念碑的碑顶。经济的大潮,对财富的追逐,为了梦中的欲望使人们仿佛忘却了才刚经历不久的昔日,忘却了那些已长眠在冰冷地底的,年轻士兵曾经笑靥的脸庞……

 

 

祭祀完法卡山英烈赤魂,离开了对南粤大山丰碑的眷恋,在山麓处乘上了一辆大巴客车,准备返回凭祥。没想到却在夏石边防检查站因武X警看俄长得“可疑”,被硬生生的“请”下了车来。

 

“从什么地方来?” 武警问。

“广州。”俄答。

“广州!?广州的怎么会单独来这边防的地方?”

“俄是参战老X兵,来法卡山陵园扫墓。”

“来扫墓的怎么是用护照?”

“俄是中国人,这是中国,怎就不能用中国护照……

仍然一脸疑惑的小武X警不停地给上级打电话……就这样,双方僵持了二十分钟后,武X警终于放人。


“哎!俄怎么办?!”把俄搁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俄心里超不爽。

武X警栏下了一辆小车,不知跟车主说了些什么后让俄坐上了那辆车。大概俄是武X警硬塞给人家的“包袱”,人家也不敢不接。就这样,和坐在车前厢的两个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话地返回到了凭祥。

 

        俄也时常在反省自己:每次的当衰遇黑唔好仔,究竟是不可抗拒的外力?抑或是自身招惹的祸?还就是两者皆有。或许,人生须多经磨难方能修成“正果”;方能,承接天降之“小任”。又或许,这,就是生活。只是,在每一次的蹒跚跌宕,心身俱损后还能稍有汲取,还能有所感悟,也就无怨无悔,足矣……


(未完待续,谅!本稿收入数枚网上公表的资料图片,谨此鸣谢上传的网友!)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扶正并粘住烈士墓碑上脱落的红星)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南山烈士陵园内的厕所)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擦拭)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公墓内的“自留地”)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没想到在穷乡僻野也能够看到鼓励献血的宣传标语)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夏石公X安派出所)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夏石边X防X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边X防的小村落)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老马在村里即将入伙的新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老马村里还有连门也不用上锁的赤X贫农户)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想起了俄小时候同样的玩耍)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从老马新居望去,邻居建房工地上的小工正在边干活边玩着手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老马家自装的卫星天线)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老马村口一棵生命力顽强的老树)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老马村里的小学)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老马家一户一电表)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夏石糖厂大门)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站在大山上的远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不知为何这位牺X牲的战友只能称为“同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法卡山烈士陵园内的厕所)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纪念碑后背的地方,终于还能够看到当年刻下的历史墓铭)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十)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夏石高速路入口处的武X警边X防检X查站)




  评论这张
 
阅读(4477)|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