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2014-02-09 17:34:30|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五)

“这小子的髪型还真不赖,是哪儿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可以用来做手信的越南特产:绿帽)


        过了越南关口,有一个边境过渡性无人区域。每个人付了三千多盾,上了一辆中国制造的旅游观光式小型敞篷车,人数坐满后行驶差不多一公里就到了越南北部,中越重点公路始发站之一的客运中心。在那里,停靠着各式官营与私营的客运车辆。

 

        小殷给联系好的面包车也在那儿等着了。上了车,俄说:“先去同登吧。”

        司机是位越南小伙儿。和大多的越南人一样,他略显消瘦,看样子不到三十,后来脱下帽时俄才看到他已经早早谢了顶。俄们彼此用简单的越语问候过就启程了。因俄的身份与来越的目的,小殷暗示俄说话要注意点,司机是稍微能听得懂一点中文的。

 

       车子依然盘旋在山头林立的麓道上。

望着窗外的沟沟壑壑,想起几十年前就是在这里面兜兜转转枪X林弹X雨血X肉横飞的那一段日子,心里五味陈杂百感交加,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大概是经济开发或是乱砍滥伐的原因,对比起当年作战时山岭的模样,如今的山林已不再是郁郁葱葱,林木繁茂了。那条并不宽敞的国道路面依旧是修修补补,仍然是坑洼不平的旧时老路。俄还似乎记得,开战的第一天过境,不久后进入到了一个山坳构筑炮阵地,看到远处数百米外的公路上有一辆当时被我们前头部队打趴窝的,载有掺杂着不少越X共武装男女的中型长途客运巴士,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在这条弯曲蜿蜒的山道上。

 

        很快,十来廿分钟后就到达了同登的街市了。想当年大部队为拿下同登和同登火车站耗费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彼此都付出了伤X亡惨X重的代价。

        今天的同登大概还是只有一条商业街道,临街的商铺加上蹲在地上摆摊的走鬼喧喧嚷嚷,倒也算热闹。各种卖杂货的;卖糖果饼干的;卖绘画门联的;卖法式面包的;卖衣服鞋帽被褥的;卖自家种的生鲜瓜菜的;卖爆米花炒板栗的;还有卖或是赌斗鸡的,卖柴米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扫帚拖把这些个与基本生活必需品相关东西的。仔细看看,卖的东西几乎都还是中国舶来(驮来、运来、携来、走私)的商品。回来后才发现,连俄特意买回的越南士X兵帽包装纸上和军人的帽徽上都还是印着有中国的说明文字——中国制造越南军帽,真叫人有点泄气。

 

        在买路边熟板栗和询问帽子价格,以及后来在沿途、谅山、河内等地时,小殷都被问到他身边的俄是“哪里人”。小殷也鬼,他或许为了满足越南人的好奇与偏见的心理,干脆说俄是“日本人”,反正,俄们各自的语言也不通,越南人也释然了。因为,他们奇怪留着这种髪型的“帅哥”应该不像,也不应该是来自大陆那头的中国人。

 

        外国人持有这种印象,对于国人男子的形象来说还真是有点可悲。先不说是在先进国家那儿了,连像越南这样打了几十年仗的国家对中国男人也形成了某些成见。

确实,在俄们的男人中间,对于头面来讲,什么髪蜡髪油啦;什么髪胶髪乳啦;什么染髪造型啦;什么焗油整烫啦;什么绷头中分啦;什么梳鞳抿头啦;什么三七分大背头啦;什么电吹风热卷夹啦;什么啫喱水护髪素啦;什么排骨辘宽齿梳啦;更不用说什么几乎天天都要做的修鬓、剃须、绞眉、剪鼻毛,统统不懂不要也不屑。髪型嘛,能推个平头就算不错的了,大多的更是一把电推子将头上铲它个跑马溜溜的大秃瓢。男子汉嘛,即便穿的再名牌,戴的再贵价,开的再豪车,没“头”没“脸”的,何来时尚?!何来品味?!何来派头?!何来型男?!

小殷为了免得啰嗦,称俄是“日本人”,没给中国男人争一点“微”光也实属情有可原。不过,还真有点抬举了小日本了,因为,日本男人的髮型也不见得很酷、很时髦。

 

买了一公斤价钱比国内还要贵的烤板栗(听说还是从中国贩来的)后,小殷带着俄去到了一户大概经常跟他们在边境上打交道的越南边民家作客。

不知是不是为了适应当地气候的缘故,北越不少的房子盖得瘦窄且两边无窗的,小殷说这样的房子倒像个中国棺木似的,他们戏称它叫“棺材房”。

他曾经到过一家越南人的家里谈买卖,一块儿吃饭时看到饭桌居然是放在屋里客厅中央的一个坟塚上。主人解释说是他老爹生前传下的遗言,死后一定要将他的墓地安放在家里,他到了阴间后也要时常与家里人一同吃喝玩乐。所以,家人曾都起过誓,不能大逆不孝或违反父辈的遗训。

小殷说那次回来后还恶心了好久。

 

边民家宽度不算大,纵深看不太清。“棺材房”的两边墙无窗,自然采光通风也不够,白天得要开着灯。听小殷翻译说这位朋友在住家马路的对过又正盖了一栋新房。和中国的边民一样:国家穷,大家穷,可边民不穷。因为:贫富差有多大商机就有多大;山水相连就能够走私贩私;跑成一桩大买卖的话就有可能一夜暴富。

俄的祖籍是山西人。喝了杯有几千年茶文化历史的,当今世界出口茶叶产值第五位的越南太原茶,看了几分钟越南的电视节目(好像是越南共青团关联的青年教育节目)后,俄对小殷说:“如果您觉得合适的话您就翻译:您问问他这附近有些什么墓地或是陵园?”小殷想了想,就如是问了那位越南朋友。

他俩的一番简单越语对话后,小殷告诉俄,边民说这附近的山上原来就有不少,现在都已经全部搬迁到了一个离这儿不太远的,叫高禄的地方了。小殷刚说跟俄完,他的那位朋友就说有事要忙,本来还想多聊聊的俄也只好识趣地告别。

上了车,小殷才说,那位北越朋友一听到与中越战争有关的事情时立马表情就不对劲了。怪不得出发前小殷曾提醒过,越南人对那次的越中战争还是很敏感的,行程中尽可能低调些。没想到,七九年的那场战火硝烟都已熄灭快三十五年;中越当年决策交X战的高官们都握手言和“重修于好”也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然而,但是……

 

听小殷的介绍,越南至今仍然是征兵服役制的。每家每户到了适当的年龄都是要按住户的人口比例出丁服役,没有男丁的户民出女子。向导朋友的那位北越中年男子边民非常有可能是名退役越X共军人;而他的父辈或是亲属都很有可能参加过那场抗中战争,甚至或许已经是在战场上玉碎了……

 

    因为司机是谅山省当地的人,没绕什么路,只是问了一两个当地住民就一路驱车就来到了高禄,找到了那处由政X府新修建的,矗立在一座山岗上,以红色为基调的,栖息着近五百名,大多数为七九中越之役战X殁的,越X共烈士赤魂栖息地的烈士陵园。


                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 / 正月初八成稿于广州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凭祥也有着大多数中越边境都非常相似的农贸市场或边贸集市)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同登街市的小摊上卖的几乎都是中国货)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的旅游签证,有效期为单次进出,一个月)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与中国连接的铁路轨道出于战略安全上的考虑使用的是自定的1200毫米,而中国的是国际标准的1435毫米。这就出现了从中越口岸开始到首都河内的,越南的宽窄三轨铁道)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走小轨的越南铁路客货运输)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中越战争彻底结束的十年后,1989年01月01日南宁—河内又一趟中越国际列车开通)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深夜到达越南口岸同登等待海关审查入境的中越国际列车上的乘客)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河内火车站候车室一景)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同登政X府机X关外的宣传看板)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当年的激X战区的同登火车站外)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望着同登的老房子,寻找当年依稀曾相识的感觉)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同登党X政机X关的建筑物)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同登的自由市场。这些物品如果真的是从中X共军X队内部流出来的物资的话……)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身价颇高的越南斗鸡)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尚不需要太多城管的越南小买卖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在同登小城看到了高处有街灯,颇感欣慰)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同登灵寺)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越南人做的,卖给越南人吃的法式麺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人爱玩鸟)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这样瘦窄两边无窗的房子在北越随处可见)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边民的住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边民家正在放送的越南共青团教育电视节目)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同登边民的新豪宅)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去过南京的中山陵才懂得了什么叫“高山仰止”;来到越南,来到北越同登的烈士陵园就会有更深的体会了)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北越高禄烈士陵园的先烈祭祀亭) 

北越归来——寻找昔日战场赤魂栖息地(五)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座纪念碑与旁边并排的一个烈士墓碑上资料显示名字虽然相差一个字,年龄相差一岁,不是同年同月生却是同年同月死,莫非是兄弟,是亲戚!?)

(未完待续,谅!本稿收入数枚网上公表的资料图片,谨此鸣谢上传的网友!)







  评论这张
 
阅读(3859)|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