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2015-08-26 23:44: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男人,或者说是中国男人,十九尚嫰,三十嫌老。俄以为,人生上下两面煎烤得六七分程度,不老不嫩熟鲜肉的二十九正正好。

        俺自个儿很少过生日,大概,一来是嫌麻烦,二也是想死死守住那一点点小小的隐私,甚至是家人的出生日也不太记得起来了,故也极少为友朋做生日。除了银行、血液中心或是挚友们等每年发来的信息提醒,连自己也几乎忘了那个来到世上的日子了。印象中他人的生日就是收些花束、互换小礼物、唱个歌后吹蜡烛,然后,齐齐切蛋糕、大家伙儿再饱餐一顿……就在忘了有过多少次生日之际,一条温馨短信告诉我,我那不知过了第几次的“廿九岁”生日到了;捐血相隔时间期满,可以再次献了。依旧是没想什么,吃完早餐换好服饰就往献血中心去了。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这次去的是番禺市桥,继前不久的佛山禅城后再次为番禺的父老乡亲捐出了400cc热血。
        想起了血气方刚的十九时,孩儿少年的少先队、红小兵、红卫兵以及共青团都加入过了,按照自己成年后的人生规划——“当兵、入党、事业”三步走,毅然决然地报名去了服兵役。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有人当了一辈子的兵也没摸过几次枪,而俄却在入伍后的第三年就出境打了一场大战恶战。没被打死,又侥幸地活了下来,回到了祖国,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自然,部队“大熔炉”的摸爬打滚并且搭上了尊严、汗水、血性甚至性命,自我设定的人生第二目标也自然而然地达成了。

        或许是靠大家的无私奉献,番禺血站大楼内的普通厕所里从洗手池、便座到尿兜全部使用的都是日本品牌的T0T0(东陶),毕竟是红十字会系统的,富的很呐。反过来,佛山献血“爱的小屋”就低调的多,连椅子也是跛脚的……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当下,捐精数滴就能得到五千;捐血四百却给把缩骨遮(折叠伞),让人难以名状和啼笑皆非。献血说是无偿,但捐献后会给点小礼物。全国各地捐血后给得最多的一般是折叠雨伞,所以家里摆了有一大堆的伞。这次番禺得的是一条洗脸用的小毛巾;佛山给的是一喝水的塑料杯;广州上次带走的是一张普通的电影票。也真是,这年头,谁会单身寡佬地一个人去影院看电影呢?!俺总劝说让他们给献血者发一枚那怕是小小的,只需一块几毛成本的献血纪念章作为精神奖励。每每,血站的工作人员都是不经意地笑笑而已——看俺整一个瞎嚷嚷的傻帽似的。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前些天,通知俺去市血液中心领取一项省的个人无偿献血特等奖。献血多少年了头一糟发奖金,经过了繁杂的手续,给了三百元,冇奖状。问咋回事?答:上头没给我们做奖状的经费。我无语,心想:“一张奖状白纸的批发价也就是几毛钱。买回来打印几行字,再盖个戳也算不上什么大工程,高成本。唉……”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民间有精血同源一说。只有热血洋溢,才能精气过人。人,总归是要有点血性和精神气儿的,尤其是一名当过兵,打过仗的荣誉军人。为了让自个儿少点路见不平“呱呱叫”,平时,俄总是喜欢喝些凉血的茶水和吃些降火的食物,但骨子里与血管中的精血总归是热乎乎的。若是这厢嫌咱“二十九”老了,不中了,不再要咱的涓涓热血了,咱就跑去深圳,或是国外那厢去,那里的人们是不太在意像咱这般年岁的人捐血嘀。反正,咱年年还是“廿九”……还好,这些年,从咱血管里捐流到世界各地的鲜血已有一万好几千毫升鸟……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零一五年秋风夹流火的八月于广州 
                                            
【原文】写在廿九岁时的血气血性与热血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评论这张
 
阅读(174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