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文】大叔(小说)  

2015-10-12 20:32: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大叔》

(小说)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大叔没俄大,但看上去比俺略显老态。
        他是个来自古徽州那边的补鞋匠,就在俺原来住的小区出口拐角边上摆了个补鞋的小摊位。
        来广东打工的江南人极少,安徽人也不多。
        十多年前,回广州休假那阵子开始我便找他修补鞋子。
        从没问过他姓啥名谁,只是知道大伙儿都称他为“大叔”。至今,邻里街坊也还是管他叫“大叔”。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

        不管刮风下雨和节假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有些年头春节期间回家省过亲外,大叔天天都有开档。说是住在河南的海珠区,每天天一亮就骑着单车驮着材料来到老地方给人补鞋。

        刚接触他那会儿,看岁数约莫四十几上下,初初听口音还以为他是河南人,聊多了,也多少听出点江南人说话时贯有的“咝咝”声。慢慢地才知道,大叔的家乡离江苏、河南、山东省和省的地界儿也都才只有几十里路,祖籍也就是上海人常蔑称的“苏北人”。

        但有了些积攒,十年八年前,大叔给后随他来广州一块儿谋生劳作的妻子在不远的社区菜市场那地儿又开了家补鞋店铺。家内有瓦遮头了,大叔的补鞋档口依旧是摆靠在路边上的,在风里雨里、吃饭喝粥时大叔也总算可以去到媳妇那儿有个避风遮雨和开饭处了。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末,早期赴日留学的这十来年间,日本各地尤其是东京的华人圈到处充斥的都是来自上海和江浙一带的国人。只要有中国人聚会的地方,第一通行的是沪语,其次才是普通话、日语。和他们交往时间长了,无论你跟他们有过什么爱恨情仇,到底也学会了几句憋足的“侬、侬、侬……”的上海话,也算是听惯了江南人的吴侬软语,有时甚至还觉得那充满“咝咝”嗲声嗲气的语调也不那么逆耳了。

        打那时候起,才知道了不少的上海人打小就嫌弃所谓的“苏北人”……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人和人打过交道了,相识久了,有缘分了,所谓有些交情了,多少总会有点眷顾和念想的。
        搬离旧时住的社区后,每当鞋子要修理时俄第一想到的,还是去光顾大叔,有时还会带上点吃的喝的什么的,尽管去一趟颇费周折。价格嘛,大叔那儿也在逐年上涨。有时他忙起来要修的鞋子还得“住院”,要等上好几天。
        不过,也有兴趣的时候,那就是在修理等待中看到有许多各式各样的鞋子,有些式样还是俄忒喜欢的女装鞋子。征得大叔的同意后我会拿到手上端详打量一番,然后再拍几张照……

        就这样,静静地抚摸着那些尺码大小不一的鞋子,感受着美鞋与美鞋主人留下的体温,凭空想象和揣摩出穿那模样鞋子主人的年龄、身高、体重;或许还臆造出配合穿这双鞋子时的服饰、包包,在跟那些个鞋子们叨叨地“对话”。甚至,有时对大叔每天都能接触到许多这般美轮美奂的女鞋与她们的寄主,心里不无旁生出一丝羡慕与忌意来——

        “这一生,俺咋就没有去选修一门类似“皮鞋设计”那样的课程呢……要么,开一家鞋店也行,专做高档女鞋……”

        俄不止一次地这样想过。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记得,有一天为了赶时间,确认去到大叔那儿就可以马上接手并且即时修好取货,我往大叔给俺留下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接通的铃声响了好久后,电话那头才有人问:“谁呀?”一女声,年轻的语气,带“咝咝”的乡音,柔柔绵绵的特好听,令人瞬间产生出好感与好奇来。

        因为是第一次打,我只能说:“请问是大叔的电话吗?”
        “他在开工呐。”
        “是在原来的档口那边吗?”
        “是的。”
        “您是大叔的家人吗?”俄有意地在问,认为或许是大叔的女儿。
        “是呀。”那头没有具体答什么。
        “哦。谢谢!”俺不太好意思再问下去。
        “不谢。”她挂了电话。

        后来,俄才从大叔的嘴里知道,那是大叔的髮妻,比大叔小一二十岁。她跟着大叔在异乡修鞋打拼,天天开铺,靠勤劳温顺睦邻过日子。再后来,才见到了大叔那位双手已磨砺出层层老茧,唯有脸庞、烫卷的长髮和娇媚的声音还多少展示出她是个江南人——大叔的年青伴侣。

 

(三)

        生有一男二女,在相对富裕的珠三角地区也算是孩子略多的家庭了。如果是中低收入的农户,家有三个儿女,生活负担还是蛮重的。人到中年的大叔就生了仨儿。还好,托方方面面的福,加上大叔他两口子的勤奋,现在的俩女儿已经出嫁。长女嫁到了蚌埠;小的在镇上跟一批发药材的商户大儿子结了婚。小女儿夫妻小两口独立后分了出去,又开了一家专做中草药大宗批发生意的店铺。

        听大叔说,女儿们脱农后有了钱,买轿车买楼房养宠物。外孙们一落地,就都准备好了婴儿手推车,进口奶粉,大包大包的纸巾屎尿片,还请了安徽当地的小保姆,小时候看过的电影里城里人有的生活方式,她们想全都试试。

        儿子是老大,在村了和乡里承包了大片的土地,每天穿着皮鞋拎着包包开着车子到各处地头查看巡视签合同,两个孙子由爷爷奶奶帮手带着……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广东人有句俗话,叫“老窦养仔仔养仔”,意思是父亲养大了儿子,儿子会撂下老爹,只去抚养自己的儿子。
        大约七八年前,说是大叔的大儿子带着两个尚且还小的孙子来广州探过父母一次,之后就没再来过了。

        这些年,俺去大叔那儿补鞋,当问起他的儿女们有没有再来广州看他们老两口时,每次大叔都是说:“儿子好忙嘀,种了好多的地。女儿要做生意。”

        “那孙子和外孙呢?”俺问。

        “他们都要读书上学。大孙子已经上初中了。”

         每次说到儿女孙子,大叔总会停下手中的活儿,脸上骤然浮现出几分精神气儿和笑意。不过,我还是从他的腔调跟眼圈里多少窥见到了几分与亲人长期分割的无奈加凄楚。虽然,大叔靠自力的积蓄在老家已经盖起了两栋新宅子……

        一个农民,离开了土地是走不了多远的。不管他做多大买卖的农商,当再大的农园主,从根本上说也还是天地间的一中国农民。小农再忙,能忙得过几乎天天都文山会海的官僚!?官员们再忙,该下班该度假时仍然会玩耍得昏天黑地,忘乎所以;农商再忙,忙得过贪官!?蛀虫们再忙,也有闲空回家返乡祭祖修路盖御府。大叔的儿女总说是生意上忙,由不得才敬远了父母,这大概也是为良心的开脱找藉口罢了。
        这些“儿女们都忙着什么……”的家事,大叔跟俄说过好多次了,俄倒不是那样想的。叩心自问,父母生前俄也不是个孝子,如今再反省也没有后悔药吃了……

 

(四)

        好象是四五年前吧,大概是因为经年在外打工省吃俭用过着卑微的日子,加上日日同一个姿势的劳作而落下了毛病,大叔的腰腿疼开始从酸痛发展到电刺般疼痛,说是得了“骨质增生”。一遇到刮风下雨的日子,他不时地要撂下已接下来的活儿,由当天交货变成翌日,甚至是数天之后。今天俄要去取回补好的鞋子时,才发现大叔没在他的老档口。好生奇怪,俺便多走点路,去到他老伴的补鞋店。
        站在铺门口,就看到大叔卷缩着坐在铺头的一角,身边修鞋的墩子上搁着一碗还冒着热气刚熬好的中药汤汁,嫂子正在忙乎着店里的营生。

        我跟大叔两口子打过招呼,大叔的腿疼还是站不起来,抱歉地说那鞋子还得过几天才能修好……

        人老了,或许都想见见自己的后代们,或许都渴望圆得几分天伦之乐。

         大叔说他现在每回上医院,为不耽误老婆做工都是自个儿一瘸一瘸地拐着去的。一个异乡过客的外地人,在广州大概也没有什么“城市医保”,地方语言也不太流畅,俄真为他忧虑……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特别是这三五年,望着这位越来越驼的腰背,脸色渐渐灰白而显得越来越苍老,眼神也越来越不济的安徽老乡;看到越来越年迈,渐渐脱退去江南女人风韵大叔的妻子,俄为他们这对老夫妇深深地惋惜。不知他们在异地讨生活的既定目标到哪儿才算为止?

        或许,再也用不着多久,大叔会因为身子骨的完全垮塌而在哪一天提前结业,撤店关档。尽管,去找大叔修鞋子的效果与费用早就今非昔比了,但为了这一双在广州不多的苏北籍江南人,这一对相互扶持的劳燕伉俪有一个祥和小康的晚年归宿,延续了多年的人与补鞋匠、人与鞋子的那段姻缘,俺还是愿意每每提着那些个“病了”的鞋子,花上个把钟头专程转两趟车去到大叔那儿帮衬他们。

 

【原文】大叔(小说)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我在为他们返乡重归故里的圆满生活而祝福祈祷!同时也有想过:不知昔日的徽州商人是不是也会像大叔的家族那样,不惜一时地割舍掉亲情去勤勉挣钱的呢……


                                                               二零一五年十月金木犀飘香的季节于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108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