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2016-01-27 15:49: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小学童与五仙观》

关键词:同学  五仙观大钟楼  道与茶  中日宗教与茶文化

        有歌谣唱道:“小嘛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他不怕风雨狂……”
        从幼儿园大班毕业后不到一个月就进入到小学,开始了读书郎第一部的学习生涯。再后来,是进入到初、高中教育的第二部;第三部:是社会人加海外求学的高等教育;完后,是今日且活且读生涯学习的第四部。

        前阵子,在历经数十年后首次并再次参加了小范围的老同学聚会,不禁又勾出了对小时往事点滴而零散的记忆——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1860年时的五仙观)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一)

        仿佛还记得,第一天上学,是由住在楼上的邻家女生小萍领着俄去的校园:仙迹池、大钟楼、砖瓦结构古建筑改成的课室、操场、篮球架、石头做的兵乓球桌……一切都显得那么地新鲜、奇趣和陌生。好象还记得,俄第一天上课时因为憋尿不敢告诉老师,结果全尿在了裤裆里(如果没记错,还有把巴巴屙在了裤筒里的另一位男同学)……从此以后,自初小到高小的六年教育,加上后来的初中高中便全都是自己挎上书包上学堂了。

        俄的小学校址,说是建于明朝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距今约有600多年历史的道X观改建而成。它是后人为了纪念骑着五只仙羊驾临广州,并赠谷穗给广州黎民百姓的五位仙人而建造。观内奉祀的有五仙与五羊塑像。校内有座当年建成,上去便可以俯瞰整个广州城的“岭南第一楼(通明阁)”,还有悬挂着号称“岭南第一钟”的大钟楼及万斤“禁X钟”,还有传说中仙人留下的足印等遗迹。它与中山五路的城隍庙,应元路上的三元宫,西关龙津西泮塘的仁威庙及文昌路上的文昌君庙,黄埔庙头乡的南海神庙,白云山麓的白云仙观等同属广州道X教宫观名所。不过,俄记得小时候的人们大多都忌讳直呼其名,只是把五仙观叫为“大钟楼”。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五仙观祭奠时的道X姑)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中国的儒、道、佛三教中道X教属本土宗教,以“道”为最高信仰。
        道教在中国古代鬼X神X仙人崇拜观念上,以黄、老、庄道家思想为理论根据,承袭战国以来的神X仙方术衍化形成。东汉末年出现了大量的道X教组织,较为著名的有太平道、五斗米道等。道X教的宫观或城隍庙一般供奉的是太上老君与各路神仙;佛教供奉的则是菩萨,佛祖,金刚等。佛教与道X教也有共奉的人神,如“观世音菩萨”。
        五仙观也不例外,供奉的是谷神五仙。

        要进入校门,先要经过一条麻石条板铺成的内街,经过古井旁,上石梯,穿过牌楼。然后,左边是当时曾经问世过世界举重冠军陈镜开的“谭文彪健身房”;正面,是封闭无人杂草丛生的,悬挂着只有祝融光顾时才可以敲击的五仙观大钟钟楼;右面,才是俄的小学门口。由于当时的红色政X权资源匮乏,加上人口激增与政治理念相异,把中西宗教建筑物挪做社会各种生产活动场所来使用是个很普遍的现象。即便在内陆,这种情形至今仍旧可以看到。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开始的一年级授课,是在学校仙迹池旁的木梁瓦当古旧房子里。每节课的课间休息一出教室门就可以看到那个古池子里常常一动不动在晒着背壳的老龟。后来升年级了,教室移到了操场旁的楼房那儿,进出课室,都能够看到五仙观大钟楼那面刷成中国红的高高“城墙”——“仙人下凡,踩了一脚便留下了仙人足迹”与“挂大钟的龙筋在江边洗涤时突然遁水而去”;还有“练就铁鞋轻功后能身轻如燕飞檐走壁一跃独上钟楼,盗换走了大金钟”,以及“‘萝卜头’入侵广州时将大禁钟击落了一角”等几个神奇传说至今还能铭记在脑海里。

        六十年代初,经过新政权军管会的强力整肃及一个真心实意为市民百姓服务并受到了民众拥戴的新政府,广州人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广州开始进入到井然有序的生活轨道中。尽管,那时候还是短食少衣,官府亦未能完全解决一百多万市民的温饱以及房宿问题,但广府的庶民亦能够理解、体谅并且参与到城市的大规模建设里。市井中贩卒游商手艺人走街串巷,市墟上熙熙攘攘:有磨刀的;有补鞋修屐的;有骟鸡阉猫的;有卖柴火的;有箍瓦煲镶瓷碗的;有开脸拔毛的;有卖骚鼠腊田鼠干的;有补铁锅搪瓷碗打铜器的;有剃头掏耳刨鸡眼的;有爆米花卖棉花糖的;有做麺人偶羽毛鸟的;有卖大葵扇通粪坑下水道的……每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总会引得小人们好奇心重重而围观不止。

        从读小学开始,因为家里没人做饭,要么在学校饭堂搭伙,要么到街道食堂打饭,要么去父母单位订餐。这一吃,就断断续续地一直吃到了高中毕业。至今,许多平民化或已消失的老菜名仍然记得,如:老少平安(豆腐蒸肉末);大豆芽菜炒猪肠;麺屎蒸花腩;咸鱼头滚枸杞(叶)汤;咸虾酱炆猪乸菜;豆豉蒸鲮鱼骨;鱼腐酿豆卜;滑蛋蒸鱼肠;酸甜通菜梗……
        所谓“食在广州”。吃食是不计年龄大小,勿分身份贵贱,遑论家境贫富的。小孩们除了正餐外,各种小吃与咸杂食品也是或不可缺的东西。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某领导在“视察”道X观)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

        道X教正式创立于东汉末年。历史上经过葛洪、寇谦之、陆修静、陶洪景、吕祖、三丰祖师、汉中离、丘处机等人的努力与锐意改良,道教已经成为了今天与佛教并列的中国正统宗教之一。据称,全国现有道X教驻观神X职人员(道士)约3万余人;全国登记开放的宫观约有2千余座。道X家宣扬天人合一,无为而治。道X教追求修身养性,讲究顺其自然活好当下,信奉阴X阳因果神X仙X鬼X魅,故多为历代君王或御用或铲除。
        新政权后,道X教的教条与其政治理念大相庭径,自然也成了最早被打倒专政与扑灭的“邪X教”对象。尤其是到了WG,道X家的学说典著书籍遭焚毁收缴;道X教的观、庙、宫、虚等能拆即拆,能挪作它用就改为它用;不管山上山下的道X士、道X姑、巫X婆、测字算卦、占卜运程、风水八卦、周易相术等统统属于封建迷信和骗X子神X棍,属于一律要取缔抓X捕正X法的一类。

        道X教始兴于汉,衰落于明。
        到了清代,皇室尊崇藏传佛教,对道教采取了严厉限制的方针,道X教活动更加凋零,其活动主要限制在民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又沦为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道X教亦受到外来殖民帝国的压迫、丑化和排挤……到了民国,政府取消了正一道首领正一真人的封号,对道X教不设财政支持。另外,在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中,陈独秀、鲁迅、钱玄同等人把道X教作为封X建迷X信的残渣余孽进行了大量的抨击,道X教思想受到了极大的冲击。1928年,国民政府还颁布了神祠废存标准,决定废止老君、三官、吕祖、文昌、城隍等祠庙,道观数量再大幅减少……
        应该说,五仙古观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被占用与荒置,只被称之为“大钟楼”也是历史的延续,事有来因。自己的小学正好遇上那个年代,被移到了道观里面,这也算是中国社会进程缩影中一格颇具特色的图像。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因贪污X渎职买X官X卖X官等X罪被休原广州市X长万X庆X良在位时前往城隍庙拜谒廉官海瑞灵位)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零食与宠物,自然是每一位小朋友的至爱,自己也不例外。
        没有零花钱,就把吃早餐的钱给省下来。因为老是不吃早餐,常常是到了第二、三节课开始就饿到头晕眼花,撑到第四堂课,早已无心向学,懵懵懂懂、昏昏欲睡,三魂六魄随着饭菜的香味飘向了咫尺之遥的学校伙房里……从学校出来,巷口两旁和对面就有许多做小买卖的摊贩——有卖蚕虫和桑叶的;有卖猪红汤的;有卖咸酸的;有卖卟卟榄的;有卖铛铛薄荷糖和姜糖的;有卖蕃薯糖水的;有卖枧水粽咸肉粽的;卖濑粉的……三两分钱就有交易。

        小学的对面还有在WG时期专做毛同志与造X反X派像章的红星徽章厂(现拆了建成越秀城管总部);有民国时代就开铺的大来冰室。它与太平南的太平冰室;宝华路的顺记(椰林)冰室;下九路的皇上皇冰室;永汉路的美利权冰室;南方大厦旁的的彩冰室,加上佛山的华苑冰室;汕头的南海冰室等等都属于岭南人与老广州对舶来品冷饮最美好的回忆。那时候,去冰室饮冰吃雪糕是小孩们最欢呼雀跃的美事。就连当时情侣们去拍拖时上冰室吃顿冰也是件非常时髦和很得体,有面子的事情。难怪博古通今的广东新会人,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学者、文豪、戊戌变法领袖之一的梁启超先生在他42岁定居天津时的书斋也命名为“饮冰室”,以聊慰乡愁。
        在大来,花上八分钱,就可以喝到一杯甜丝丝、凉浸浸、有得饮有得嚼的红豆冰(该店后来改成专吃糯米饭与香肉的阳光冰室,现已倒闭)。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现在的肠粉早已经没了童年的味道) 

        老广好茶,好绿茶,好半发酵的铁观音茶。
        老广好饮早茶,好饮午茶,好饮夜茶。
        我国是茶叶的故乡。绿茶是历史上国人最早饮食的茶类。古人采集野生茶树芽叶晒干收藏,是绿茶加工的始祖,距今至少有3000多年的历史。最近,考古学家在卒于公元前141年汉景帝的随葬品中发现了茶叶,一些看起来像是顶级品质小而未开的茶芽,意味着这些茶叶距今至少保存了2150年。它成为了在中国出土的世界最古老茶叶。

        几千年来,随着中国宗教文化的产生和发展,茶与各宗教间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并结下了不解之缘。宗教文化对茶叶的传播与发展以及对茶文化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道X家与茶的关系是“茶艺”;儒家与茶的关系是“茶礼”,佛教与茶的关系是“茶道”。道、懦、佛对茶文化的共同特点都是追求质朴、自然、清静、忘私、平和。道家的“修人”“修心”与“天人和一”学说为茶人茶道注入了哲学之思想,树立了茶道之灵魂。
        由于道X教独特的研究服食与炼养方式,数以百计的草木类药物被得以发现和认识,包括茶在内大多数的药物功效也得到了证实,促进了茶的发现、利用以及向民间普及。道X家思想与道X教的教理教义不仅为我国茶文化注入了生机和灵气,而且还是饮茶之“道”最直接的来源。道X家与后来的道X教最早与茶文化发生关联与“碰撞”,在早期对茶文化的影响和作用也是最深的。
        或许,正是2000多年前中原霸主入主岭南时,带来了茶文化,让南蛮粤人也从此懂得了茗茶之妙与茗茶之道。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小学附近街道)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日本作为东亚文化一个重要区域,既深受经中国传入佛教和儒家思想的影响,同时也受到中国道教思想的影响。
        中国的茶与之后的茶文化传入东邻日本一千多年来,对日本和朝鲜都产生过巨大的影响。除了最澄、鉴真等高僧赴日讲法传教以及授予当时最先进的科学、农业技术、人文思想、生活文明以及茶与茶文化外,当年的日本僧人荣西也在天台山研习佛法并修学茶艺,回返国时除带回了《天台新章疏》30余部60卷外,并带回去了茶种茶苗。荣西还研究了唐代“茶圣”陆羽所著的《茶经》,写出了日本第一部饮茶专著《吃茶养生记》。该书记录了南宋时期我国流行于江浙一带的制茶过程和点茶法,将茶的种植知识、煮泡技艺以及中国传统的茶道精神带到了日本。因为他使得茶道在日本发扬光大,故也被誉为日本的“茶祖”。

        现代的中国茶道已属于一种高雅但为大众所接受的生活艺术形式,其冲泡过程亦称作为“茶艺”。日本茶道则属于一种带有宗教意味的社交活动形式,更偏向上流社会。茶会时是要在茶社或茶室里穿着正统的和服,并且在整个过程中每个动作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和讲究。
        中国茶道“人化自然”的渴求特别强烈,表现为茶人在品茶时可追求寄情于山水,可抚琴歌舞,可吟诗作画,可观月赏花,可论经对弈,可翠娥捧瓯,可潜心读《易》,可置酒助兴,是一种或自然或艺伎的动与静境界。中国茶道的这种怡悦性使得它有了极其广泛的民众基础,这也正是中国茶道区别于强调“和敬、清寂”的日本茶道其根本标志之一。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拆少见少的广州老西关大屋)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小时候常走的街巷)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从五仙观校门过了米市路口再走几步,是一栋三四层高土木建筑,有着岭南古香古色建筑风格的巧心茶楼(早些年火灾后拆除)。它与状元坊对过太平桥正对面的惠如茶楼(现已毁于一炬)一样,是允许人客带着爱鸟一同前来品茗的。每日清晨,巧心茶楼上人声鼎沸,大堂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笼鸟而百鸟争鸣,引得茶楼外几棵老榕树上的群鸟也一唱一和、鸾凤和鸣。这情景,实属岭南广府人最美的乡土民俗景色之一。

        学校不远的一条巷口还有一家专营早餐的肠粉粥品油器店,店名不记得了,那儿的肠粉实在是好吃的不得了:肠粉的那个白,那个爽,那个韧,拌上用烧蜡汁调出的那个酱油;再带上碗用腐皮白果明火熬了整夜的那个稀饭,那个味道至今也难以忘怀。

        若是先在小学巷口的糖烟酒食杂店称上二两苏打咸饼干,一两甜饼干;再吃一块涂抹上辣椒酱和芥末酱的腌酸萝卜,一条腌酸芥菜或腌酸木瓜,一片腌酸刀豆;接着来碗放有大豆芽、姜丝、葱花、猪油渣,面上漂浮着少许油荤并撒上了胡椒麺的猪红汤;或者是整一碗用臭草、陈皮,片糖熬成绵绵糊状的绿豆沙;有时又换过来,是一碟子浇有甜酱、辣酱、牛腩汁的混酱猪肠粉;如果吃完后再买包有辣,有甜,有甘草味的“飞机”橄榄;一包用新闻纸卷成尖筒状,装有南乳炒的花生米——“卜卜脆南乳肉”,那就更是会美不颠颠地乐翻天去的……
        这些街边小吃与广府美食对一个饥肠辘辘,尚在发育旺盛期的学生小阿哥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的珍味,幸福感立马爆棚。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孔子曰:非礼……)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说到宠物,那个时代自己不能不把金鱼和热带鱼放在首位(屡养屡死;屡死屡养……)。不过,养蚕虫、斗蟋蟀、粘知了、喂草龟、玩笼鸟等,还有自家做的三轮滚珠轴承木板车、气门芯做的啪啪火药纸鞭炮枪、弹杈、风筝、种养水横枝、收集香烟盒等这些在那个时代意气风发的成年人眼里属“破意儿”的家伙,都算作敝帚自珍的大玩物。
        当年,省中医院过道内街的毕公巷有一棵近三四层楼高的老桑树。为了让自己豢养的蚕宝宝每天都能吃到新鲜的桑叶,除了花钱购买外,还会不惜冒着随时会摔下来的危险,爬上高树梢去攀摘桑叶。十来二十年前曾旧地重游:巷还在,房已拆,那棵老桑树已经没了踪影。大概,因为是城市开发抑或粤语中的“桑”与“丧”谐音,早已被南蛮的莽人给砍掉了……
        进入竹篙巷,有间萧笛小作坊。再穿过白薇街,走到蔴行街靠大德路口的一个楼梯底下曾经有家卖蟋蟀小铺。在堆满了装着蟋蟀的竹筒前,只要花上不到一毛钱就能够买到一只叫声响亮,可以打斗的公蟀;用两毛钱就可以买到一只有成人中指般大小,但不会干架的“牛屎蟀”。用一陶钵,垫上一枚白纸,放入几段鲜豆角或麺包屑,再放入一个汽水瓶盖做的“囨囨盖”饮水盆,盖子一盖,夜里光听那虫鸣就能令你心醉神怡。若然,再找到哪一根电灯柱上挂有回收死老鼠的“老鼠箱”,去找只大的老鼠拔下牠嘴上的七八根毛须,做成斗蟋蟀专用的诱导棒,那就更是配备齐全了。
        当然,从同学那儿借来的玩具,也算是自身以外的心爱之物。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日本神X社奉祀的仙X灵之一)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日本鬼之一)
(三)

        小学对面走不远有条内街叫温良里,街口有家上面说过非常好吃的肠粉店。顺着街口进去不远,有一口大概掘自于民清时期的老街公用井。再往前走几步,是一条叫温良新街的街中街。街口进去后第一个拐角的楼房里住着一位男同学(抱歉,名字已不曾记得了)。他在WG初期俺最无助时长时间借给了俺一台小型手风琴,让俺度过了那个年代一段风雨如磐的日子。后听班长说,因为他爹原来是国军,他们一家人被政府清肃回了乡下,交由村里民兵监管劳动改造。跟父母一同被撵出这座城市时,他的小学还没念完。
        拐弯后再往里头走,有俺童年里最值得珍惜的男生招球(化名)——是他教会了俺吹奏口琴;是他带着俺第一次从黄沙码头坐船过海,到石围塘第一次乘搭那站站停,木条板凳的绿皮火车到的佛山;告诉俺途中“榭边下车”(小便下车)的笑谈;第一次游历了禅城中山公园;第一次看到了祖庙古戏台和老街上民国早期建的大戏院以及石湾公仔;让俺第一次尝试到龙江煎堆和南海盲公饼。招同学的亲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阿姨。至今想起来,她的音容笑貌依然还是那么地清晰可辨……小学同窗的六年,他一直是俺可亲可近的好同学和好伙伴。
        真想见到他们,当面再说一声:“谢谢,因为曾经有您!”

        今天恍恍然想起,或许正是这两位同学加上俺过小地阅读了《红楼梦》,无意但却是最早地拨动了俺的人文心弦,让俺日后再也没兴趣谋划朝理工科方向前行。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茶圣”陆羽画像)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古籍里中国古人吃茶与茶艺的画面)

        五仙观附近还住着有不少的男女生。
        记得从甜水巷再过几间铺位,有一爿文具店,穿街骑楼上住着一位用现在的话说“很雷人”名字的,叫雷名芳的男生。仿佛是在二三十年前吧,他家住的那栋楼房就消失了:芳同学不知还安否?
        大德西靠太平路口也是栋跨街骑楼,一家民国就有的理发老铺楼上住着刘国雄同学和家人。如今房屋还在,却是人去楼空。雄仔:您现在都好吧?
        还有,南濠街再拐进去的一位记不得名字了,当时在班里个子长得算高,腰身板子挺拔的那位男同学:您也健在吗?
  
        人若是被看好或遭嫌弃,常常是成为被大伙儿起“花名(小名、别名、诨名)”的原由。
        记得小中学时班里就曾有的花名,如:“渔佬”、“鱼头魂”、“缝裤裆”、“马屎”、“梅菜”……还有将男女同学混搭着来叫的,如:“梁丽永辉”、“林小高潮”……俺曾经呼叫过这些不一定带有恶意的同学“花名”,不知当年有没给他(她)们带来过心灵上的伤害。好几十年过去了,它也应该有如孩提时淘气玩泥沙,都尽在一笑中并早已释然了吧?!

        正当俺戴上红领巾后踌躇满志地要做“革命接班人”时,WG来了。它不仅冲击了一个多灾多难才刚有点起色新兴国家的正常秩序,冲击了社会的纲常伦理,还冲击了俺的家庭生活。或许,也正是因为WG,才给了俺人生中一段最自由、无政府、近乎野放状态和无比快乐的少年时光,曾经有过的“年少不知愁滋味……”

        谈到小学的道观,据《日本书记》等日本史书记载,奈良等地也曾都建造过道教的宫观。
        作为一种中国本土的教化宗教,道X教也于6~7世纪左右传入到日本,并被日本人所开始接受。据史料称,奈良时代(710年~794年)开始,中国道X教思想在日本逐渐流行。到了平安时代(794年~1192年),则进一步扩大了其影响的范围。大量的遣唐使以及留学生来到中国,在我国研习文化、制度与哲理,也学习宗教之一的道X教方术、神X仙思想,并带回去了众多的道X教以及其它宗教的经典(如《太上感应篇》等)。与此同时,亦有中国的道X士、术人前往日本传授中国道X教的方术等。道X教典著、信仰及方术等在日本的传播,对日本的宗教、医学与文学等领域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很多中国道X教的神仙信仰飘扬过海来到日本,如关圣帝君、文昌帝君、泰山府君等。关帝在中国被认为是忠义和勇敢的象征,在日本则被作为城镇与商人的守护神。现在要数横滨的关帝庙较为著名,每年都有较多较大的祭祀仪典活动。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古籍资料里日本人种茶的景象)

        中国道X教虽然在日本得以传播,但由于它的流传并不是系统和完整的——“道X教是地域色彩、民族色彩浓厚的宗教,是与地域的社会活动及传统的民间活动有密切相关的宗教。所以,在异文化的社会里很难全盘接受并扎根下来(奈良行博:《道X教在日本》)。在日本,道X教X组X织并没有真正地形成,仅是留存了一些道X教的习俗。然而,吸收了佛教与道教的“为我”部分内涵与外延,介于佛教与道教之间的日本神道宗教却是稳定地存续与发展开来(据称日本共有8.2万多个神社;神X道的信仰者有1亿多人,数字超过了佛教信仰者),成为了日本的本土宗教。神X社里除了供奉人X灵神X魂外,各种拟人化的神X仙鬼X魅也在供奉之列,这反倒与中国道X观里所供奉的神X灵仙X体如出一辙。现在较著名的神社有“靖国神社”、“明治神宫”、“平安神宫”、“伊势神宫”以及“宫岛神社”等。
        道X士、道X姑(宫观)在地域乡村里起到了天界、冥界与人间的中介作用。神社则是由住持与巫女(“みこ”音蜜蔻)来执行。不过,因为老龄人口和宗教信仰的变化,日本现今的神社绝大多数已处在无人管理的状态。

        中国古来就有“三教合一”之说。因为儒、道、佛所倡导的哲学思想都有其共同之处,那就是中华文明里“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的“八端”与“积德行善”等处世为人的信条。WG过后,首先是佛学宗教与儒家思想开始复苏。估计是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中期伊始,道教、西洋诸教也渐渐恢复,道X士下山与去教堂做礼拜或弥撒也开始能够见到。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难得一喝的日本抹茶与茶点)
(四)

        大概是新生入学的第一堂课,老师便告诉我,我们都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那时候,我觉得我(们)真的是非常地了不起,真的非常地伟大的。再大一点,到了二三年级,我的脖子上也挂上了红领巾。老师又说,“红领巾是红旗(国旗)的一角”,是“先烈的鲜血所染红”。我更觉得我已经肩负起了大任,长大了理所当然地是要去“接革命的班”。

        应该是到了三年级左右吧,WG开始了:“砸烂封资修”,“罢课造反闹革命”……
        学校的桌椅板凳被打烂,堆在操场上成了一座小山。校门关闭,不用上学了。大哥、二哥当上了红卫兵造反派不回家来,住在了河南的6中和仙麟巷的37中学校里。我嘛,也拖上一低两个年级的邻居男孩,跟着一高两个年级的女孩,仨人成立了一个名为“红峰革命造反兵团”的红小兵“造反组织”。大的为“兵团司令”,我当“副司令”,小的为跟班。我们还私刻了一枚“兵团公章”,由我装在一个布兜兜里,掖在裤腰带上日夜保管着。哪个臭小子傻丫头要是来办个《游泳健康证》或要开张证明来买半价车船票什么的,就必须经过我盖大印……朦朦懂懂中体会到了使用“权力”时那种快感与满足感,觉得“这”,或许就是“天降大任”给“革命接班人”的行为。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日本鸡仙)

        不上学啦,中山八泮塘、荔湾西村彩虹桥下、小北下塘、天河机场旁和宝岗农田、石榴岗、长洲岛都是我与小伙伴们摸鱼捞虾粘知了的最爱名所;越秀山、流花湖、象岗山、动物公园、文化公园、西郊、红楼、三元里矿泉、天字码头、沙面白鹅潭、东濠涌和西濠二马路更是我与其他孩儿们最常去玩耍和戏水的地方。

         WG闹的最凶的那年有一天我回学校,一进校门口就看到被打成“臭老九”,我们爱戴的班主任任老师胸前挂了块被专政对象的牌子正拿着大扫帚在清扫着通道。在那个时期,我与老师也只有无言相对。记得,当时老师的眼里流露出来是丝丝的屈辱、无奈与感伤……师生间纵有万语千言都无从表露。这一情形至今也未能忘却。
        把一轩古寺庙变成育人殿堂,又将一所教育学府变成师匠们“强X制X劳X改”的场所……五仙古观,这六七百年建立以来它默默地见证了广州府历尽沧海桑田的变迁与各个时代政治变幻的每一帧影像。

         今天,经厉过风风雨雨的冲刷与形形式式的生活磨砺,我每每在反思并质疑:我等这些曾经的“祖国的花朵”当中,不知有多少朵已经绽放或早已结果!?不知有多少仍是花蕾或早已凋零!?不知有多少枚只是绿芽或已成落叶!?我们这些“革命接班人”,不知有多少人接过了“革命的班”或被后来的“接班人”再接了“班”过去!?只感到很是惭愧,只觉得真真遗憾:那些个光环般美丽耀眼与那些个“大任”、“重托”的绚丽色彩字眼在我的身上早已斑驳褪色,早已离开视线,早已无从触摸,早已弃我远去……至今我仍是一朵没能“开花”的花苞,仍是一片不能舒展的叶芽……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靖国神社里的“鬼子狂”)
(五)

        不知是在哪个年份,俺的小学终于迁了出来,把“大钟楼”周边与“仙迹池”等地盘完全退还给了道X教的五仙观。俗话有讲,叫矫枉过正”:一旦放开,中国社会似乎又向了另一个极端滑了过去……五羊传说,太极养生,穴位推拿,风水选宅,再修道观,复活道场,墓园土葬,香烛纸偶、念经打坐超度亡X灵X道X仙祭祀等也再度流行开来。
        既然中日“道”与“道”有着不能分割的渊源,历史上也曾此盛彼衰,此衰彼盛,反观今天的日本:寺院是佛教的;神社是神X教的;教会是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圣殿是伊斯兰教的。无论是佛教,神教,基督教(天主教),还是伊斯兰教的很多礼仪今天都已经成为了日本社会的民俗礼仪了。例如,每年的12月31日晚间(大霉日)去寺院听钟声(或去敲钟);之后,再到神社求签。结婚仪式也大多选择在神社或是到教堂举行。若然有人去世了,很多又是采用佛教的仪式。清规戒律繁多的日本茶道也能够接纳外国人来研习了。
    
        由于从小喜欢上了口琴,几十年来俺收集了十多二十把口琴,有木质的;有电木胶质的;有塑料质的;有金属质的;最小的有迷你单音六孔的;最大的有加长四十八孔的;有半音独奏用口琴;有回声口琴;有重音口琴;有伴奏用低音口琴;有“国光”、“上海”、“敦煌”等国产知名品牌;有日本的“蜻蜓”、“雅马哈”等名牌;还有德国造的……虽然好多年都没有好好吹奏了,但每每看见它们,就能够回想起童年的那段快乐时光,回想起身在五仙观那“仙童”般的日子来。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改改词:“小时候的天是明朗的天,小时候的儿童好喜欢……”还记得:小时候的天是蔚蓝的;小时候的云是雪白的;小时候的星座是看得全的;小时候是有繁星闪烁银河的;小时候山边和井里的水是可以生喝的;小时候……
        有所谓“洞中方数日世上已千年”一说。学成回国,蒙了:社会上大量的国企民企被失业人员;当年被打到的“寄生虫”阶层——“包租公包租婆”都复活了;封建迷信活动猖X獗;嫖X赌X饮荡吹“五X毒”遍地开花;大量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城里众多的乞丐;以往的公序良俗人们无须再遵守了;浏览媒体,天天都有杀人放火械斗;重大的“人祸”频频发生,而且是没有最大,只有更大;光天化日在市中心我的包包被抢;在人民南手机又被盗,报警时还要被歹人跟了几条街追斩;整个世俗都好象沾满了铜臭味……

        祖国咋了?社会咋了??江东父老们咋了???恍若一觉醒来,突然到了在五仙观学堂上老师说的那个国什么党统治下……黑X暗的,人剥X削人的私有制……万X恶的那个什么社会中。难道,这就是求学离走前邓公“猫论”所想要的社会!?难道,这也是我的父辈,我的战友们流X血牺X牲所换来和所祈盼的“新生活”!?我(们)还是祖国的“花朵”吗!?还让我(们)——“革命接班人”——去接这个“共产主义”的“班”吗!?
        没有人给我答案。大伙儿都觉得现实生活就是那么顺理成章,那么所以然。因为不能理解与苟同,我还被多番说是因为我的脑子在外面读书给读傻了……
        唯独好几十年都不变的,是每晚7:30的中央一套,还是谁谁谁的“重X要指X示精神”;谁谁谁的“重X要讲话”;“全国人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紧密地团结在什么周围……”;“全体人民要在什么的领导下,统一思想,统一行动……”有上行便有下效。参加一个区侨联的会议,开会时秘书也讲:“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席主席(姓席,科级)发表重要讲话……”苦笑着调侃一下:世上已千年,套中方数日。人间无论有钱没钱,无论富裕或贫困,人身自由与言论自由你可以强行剥夺,唯有思想是可以(也应当)进行自由地思维和自由地翱翔的。思想一旦遭到禁X锢或被清X洗,人类社会将无法进步,人类历史进程将面临终结的危险。
        我总整不明白,怎么可能只用一个念想去规范近十四亿人脑子里的那些个东东呢?!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猴年祈愿)

        儒看得失,为仁义礼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道讲得失,是因果修行,无为即有为……
        佛说得失,乃命中注定,缘起缘灭……
        偶以为,小时候所处的时代虽然让偶等失去了许多,但同时却也让偶得到了许多。它犹同冥冥的无意中被浴火重生、凤凰涅盘,让偶等的心智更早地成熟,是非判断力更加地强固,对自然与人类和谐的感悟更为之透彻……

        咱们的小学早已搬迁,曾经借用过多年的“五仙观”这一古建筑终于又言正名顺地物归原主与郑重复名,“大钟楼”已不再是五仙观的唯一代称了。道X观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扩张修缮——它旁边的谭文彪健身房被拆掉了;它前面的古井被填埋了;它旁边曾被挪做区正骨医院用的西洋教堂也被铲除了;它入口处的食杂老店铺也不见了踪影;它紧挨甜水巷边上正在盖着多栋多进间仿古式琉璃砖瓦房。一切都在显示,新体制下的掌权者们正似乎按照自己的铁腕意志来荡涤与改造现存的那些个新旧事物……
        然而,用重建道X观,重整旗鼓,重塑金身,重开民俗等手段就可以回复从前的美好,就可以重拾民众的信仰吗?偶看倒也未必。从中日“道”文化的比较上去作些分析,个中应该有许多值得咱们再次回味、省肃与考量的东西。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横滨关帝庙)

        当年的小学童们都已长大,都已香火有继。对于他们来讲,小学时代与五仙观的“大钟楼”大概只是他们在人生扉页上曾轻轻点过的一个逗号而已,而已。除了先走一步去了它界或是身居他国的以外,同学们又开始相聚在“微裙”里与酒楼饭桌茶几前握手言欢,举杯互敬…… 
        鄙人在赴同学聚会前禁不住底气全无而踌躇再三,总感觉有点惶惶然与自卑感:因为小中十年,甭说臂膀上那一划两划或是三划的牌牌一次都没戴过,还从一年级到六年级连班长、班副甚至是班委员的小乌纱帽也没戴过一天。除了行为上调皮捣蛋没少作检讨,学习上要多平庸能有多平庸的羞涩记忆外,拿不出嘛谈资来去参见主办同窗派对的裙主精英们。只是,想到人生苦短来日并不方长,趁尚且活在二十九岁“多一点点”这个老青葱的年华时,把还能够记得起来的,孩提时那么一丁点的童趣以及伴随着那个风云变幻时代的一些个碎片敲打下了,设法粘挂在比屁民在下还有可能稍微长命一点点的地方……

        马上就到农历丙申新年了。作为广州一介小民,一个在“观内”“呆”了六年,浸淫过“观内”六年“仙气”的童子阿斗,在有生之年真想听到五仙古观“大钟楼”上象姑苏寒山寺贺岁的钟声那样,再次巨钟重鸣。虽然,民间曾有传说这缺角的“禁钟”音律不太吉利,但国人的观念毕竟是跟道家宇宙万物观那样,会在不断改变化着的……
        我在想。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日本阳明学鼻祖中村江藤树画像)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二零一六年元月吉日完稿于羊城“八蛋居”


参考文献:

《道教在日本的传播与影响》孙晓光 / 《中国宗教》期刊2011年第12期
《道教史》卿希泰,唐大潮 / 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版第26~28页
《日本道教研究》2015.06版 / 作者不详

(本稿采用网上公表写真数枚,谨对上传者深表谢意!)

【原作】小学童与五仙观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评论这张
 
阅读(91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