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虔誠地盼待著您每次的到來……

 
 
 

日志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2016-04-03 17:42: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同窗汇》
——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数十年相隔没见,却在短短的一周内参加了两次同学聚会。一时沉浸在了“弹指一挥间”及“恰同学少年”的时光里。很想改动一句话,叫:有同窗自八方来,不亦乐乎!
        偶愚钝,早已忘却了大多数同学的名字和相貌,俺的姓和名却能够在席间频频被他(她)们叫起,甚至俄当年在班里的那点儿囧事糗事以及事发当时的音容举止还能被他(她)们一一提起,带出的,是一种莫名的羞愧与感动……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前些天,在整理书架时又翻出了我的日本恩师——白白先生的几本经济与诗词著作来。在日本求学多年,即便是“恩师”博导,其师徒关系感觉倒像似一般的熟人或者是用“亦师亦友”来形容更为贴切。 
         日语表达里也有“恩”这一辞,但跟“恩人”、“报恩”、“恩师”、“恩爱”、“恩情”、“恩仇”、“恩怨”及老一点的“恩赐”、“恩宠”、“恩泽”等带“恩”的词句一样,却不太能看见或是从日本人的嘴里面听得到。有些词句随着时代与国X家民X主化X进程的改变,如:“恩给”、“恩赏”、“恩赦”等已经消亡。跟日本人谈“恩”,几乎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不过,不与日本人讲“恩义”,丝毫不影响你与日本普通百姓的草根交流。
         你懂的,日本是有许多不好的地方,但今日的日本,有更多值得我们中国人去思量、去研习、去效法的东西:不要一提日本,就只有樱花、家电、温泉……一提日本人,就联想A--V女优、山X口组、右X翼政X客……“他身上有污垢,我凭啥要洗澡?!”这是多少年来我们的邪X门儿逻辑,除了继续愚X民惑X民外,是会将民X族引向深渊的。
        在日本人身上,我找回了今天几乎消失殆尽的,从我们先祖那儿传过去的,一种称之为“认真”的精神。

        中国古来就有“君子之交淡如水”一说,与其说这一观念出自中国,毋宁说更适合放在观察战X后日本社会的人际关系上。
        今日大多数的日本人在交往时惟“君子之交”或“相敬如宾”,由于彼此没啥欲和求,也冇爱与恨,谈不上什么“回报”跟“欠情”,更不用说为了谁去“两肋插X刀”,为了谁去“你死我活”。今个儿高兴,大家就约上到居酒屋一同AA喝壶小酒;明个儿想要,就约X炮上情X人旅馆震一震X床,过后彼此挥挥手,第二天该什么关系仍旧什么关系,该干啥还干啥:父子、君臣、邻里、师徒、爷孙、同学、兄妹、情人等等,各自独行,你有你“世界”,我有我“精彩”……正是这样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加上一定程度法治的法律制约,让日本人与人之间免去了许多烦人的人间内耗以及“爱X恨情X仇”的骚扰,凸显出比他国更加“和谐”的社会构造。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同学聚会因为有曾经的班主任老师参与,不能不提到曾经班级里的某“连X长”与某“辅X导员”以及同学里的个别“班干X部”,她(他)们同属“W--G”时代一批人X性被扭X曲,充当过“校革X委”急先锋的,那个时代的典型产物。
        几十年不见的再聚会,某老师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还是“我还没罚够你!”这或许是个不经意的玩笑,却带出了她的今昔性格与为人。联想到她(他)们当年对一些同学的粗X暴对待与人格羞X辱、教育水平的粗劣,以及对极X左路X线的忠实追随,到现在依然能够瞥见一斑。
        记得,“W--G”期间咱们的中学校内也实行过“半军X事化”的管理,除了有校“革X委会”与“共X青X团团X部”等G--CH--D的“公X检X法”外第四种权力架构,各个班级里还有负责执行监X视与整肃学生的“学生X警X卫X连”;有协助和推行“校革X委”指令的的校“辅导员(教师)”;有“连”、“排、“班”等带“长”字的师生“干部”。
        因为开会迟到;因为无意中看了男生某个部位一眼;因为给外校的女同学写了封信;因为彼此打了一架;因为校内恋X爱这等事由就会被拉到两三百人甚至全校的批X判大会场上前进行批X斗“教育”,有的学生还被拉去了劳X教、蹲大X狱……当众低头作自我检讨成了学校时不时进行的日常茶饭事,给台上台下,校里校外的部分学生造成了心灵上的终身X阴X霾。而正是这样当年对资本主义生活作风“深X恶X痛X绝”的“W--G”干将,现大都移民到资本主义国家去过着“万X恶的”资本主义生活了:看不到她(他)们昔日对实行极X左政X治狂X热的一点醒悟,看不到她(他)们对昨日的言行和当年对校园学子横加暴X戾的一丝忏悔与歉意……
        记得,文豪巴金在晚年时曾喊出了要“讲真话”一言。他审X慎地反省了自己在政X治恶X浪袭来时曾参与了诋X毁,诬X告,批X判,讲假话,出X卖亲朋好友的丑X行,赢得了人们的重新关注。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人,应该是有脊梁与良知的生物。
         从中国历史与现实进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大凡风云变幻来临时,最先变节或者当汉X奸的,大多是所谓“有文化”的“读书人”。这些助X纣为X虐的“文化人”大概只是将书里头的“黄金屋”、“颜如玉”、“识时髦”那几页撕下来背熟、嚼碎并作贱了而已。这些个弯曲了脊骨,泯灭了良知的人在风潮过后又换了副嘴脸,至今还在或国人、或同窗、或学生面前人模狗样地欢闹着……
        我时常在想:不知驮着原X罪与丑陋灵X魂的人他(她)也能前往它界和漂渡到天国吗!?

        俺这大半生,遇上了“大饥X荒”;遇上了“大跃X进”;遇上了“大革X命”;遇上了“上山X下乡”;遇上了“还击X作X战”;选择了从政、从艺;选择了留洋读书;选择了学成报国;选择了从教;今天,又成了“优抚对象”……一路摇摇晃晃、趔趔趄趄、筚路蓝缕地走来,从幼儿园大班毕业到研究生院毕业,被其教育和恩惠过的师者不计其数:他(她)们中间有的早已忘却,有的依然怀念,有的深感愧疚……
        俺常常反思并反省自己,特别是当了师者后,我常会拿过去的那些个“反X面教员”作对比:对学生严宽并举,怀柔至上。俄以为,一名教师,倘若没有人文关怀,没有使命感,没有职业良知,没有奉献精神,最好还是别干。我至今很怀念那位教学严谨,温柔博爱的任(顺友)老师;经常想起中规中矩,默默无闻的黄(任明)老师;时常对她深感内疚与自责的,是那位被我等整X蛊使坏,擦干眼泪又继续教课的印尼归侨霍(少田)老师……

        俺们这一代同龄人,是当下所谓“共和国最不幸的一代”。然而,有道是“多难兴邦、殷忧启圣”。中国上下数千年从不缺少天X灾人X祸,这些灾难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各人头上一方天,在当下遍地戾气、风云多变的社会,只须谨辨方向,匡扶信仰,固守自我——你,就有可能是一个毛同志所说的“五种人”与一个大写的人。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有人说,老同学只要退休后无官无职,不分贵贱,冇有高低,就能够彼此平等相待,一团和气了。俺看倒也未必。
        看得到:为官的同学虽然脱下了官X袍乌X纱帽,但因惯性难停,仍旧趾高气昂、高谈阔论;营商的同学把生意经不时表露,仍是调侃家事商事麻将事;“低保”的同学因囊中羞涩,大多不愿意前来;移民的同学仍须忙乎生计,经年也难得归来一聚;不屑的土豪与尴尬的庶民这些同学从不出席;它界的同学阴阳相隔,只能在天国远远地眺望。结果是:能来的隔三岔五频频聚,不愿来与不屑来的总是见不着影儿……这,莫非就是今时今日老同学聚会的众生相?!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原作】同窗汇——与老同学们相会有感 - 飘零公子 - 飘零公子中日语言文化研究塾
 

        真的很感谢诸位老同学,至今还没有忘记并还愿意接纳俺这个当年既不是学霸,又不是体育尖子,调皮捣蛋,个头还不高,加上是小眯眼,又带点自卑的小男生——“大郎”!


                                                            二零一五年岁末于广州

(注:本文采用网上公表写真数枚,谨向上传者深表谢意!)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